◈ 

第1章

尖銳的魔刀,狠狠地刺入他心臟最薄弱之處,讓他痛苦萬分。
「如果你真要這麼做,我會直接死在你面前。」
蘇含月開口說道。
用孩子的命換她的命,她無法接受這麼活着,如果不能改變傅常寧的想法,那就讓她以死向自己的孩子贖罪。
聞言,傅常寧身體顫抖,手上的封印停在半空,遲遲不敢放下去。
半晌,封印逐漸消失不見。
蘇含月見此,緊繃的身體頓時放鬆下來,整個身體再無一絲力氣,直接軟癱下去,傅常寧迅速接住蘇含月的身體,緊緊抱在懷中。
「對不起,原諒我好嗎?」
傅常寧聲音暗啞,在蘇含月的耳邊一遍遍的道歉,淚水從眼眶之中一滴滴滑落,落在蘇含月的肩膀上。
第四十四章九天之水倒流蘇含月躺在傅常寧懷中一動不動,聽着傅常寧道歉,一句話也不說。
不一會兒,她感覺肩膀處濕潤,手指微動,眼神中似乎有無法抹去的憂傷,還有一些後怕。
若不是她突然醒了過來,此時恐怕孩子恐怕已經……想到這裡,她睜開傅常寧的懷抱,傅常寧剛剛定住她的法術不知何時已經失效,她撐着身體用力站起來,慢慢的走到床邊。
蘇含月躺在床上,雙手緊緊抱住肚子,不說一句話,眼睛睜到最大,不肯閉上,也不眨一次眼睛。
傅常寧走過來,見她如此,心如刀割,知道她已經不肯相信自己。
他閉了閉眼,開口說道:「我不會再如此。」
蘇含月彷彿沒有聽見一般,還是一動不動,眼睛也不眨一下,還是緊緊的抱着自己的肚子。
傅常寧上前抱住蘇含月,手臂顫抖。
「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
蘇含月置若罔聞,然而在傅常寧的手伸向她肚子的那一刻,她突然動了,用力推開傅常寧的手,拿過旁邊的被子,緊緊把肚子包裹在裏面,把傅常寧的手隔絕在外。
躲在床腳,眼中充滿警惕的看着他。
傅常寧的手僵在半空,看到蘇含月對自己如此防備,心如刀絞。
良久,傅常寧看着她輕輕開口:「我離開,你好好休息,放心,我不會再封印他了。」
說完直接消失在房間裏面。
看着傅常寧消失在面前,蘇含月還是一副防備的樣子,保持姿勢一動不動。
一個時辰之後,她微微動了動,慢慢躺在床上,雙腿彎曲,兩手抱住自己彎曲的雙腿,整個人縮在一團,眼睛盯着外面,不肯閉眼。
……人間。
「為什麼最近一直下雨啊?」
「沒錯,已經連下半月了,再這麼下下去,怕是要出大事啊。」
「是啊,一直下雨,地里的作物都被泡發了。」
百姓紛紛在討論今日的接連下雨,平日就算下雨也不會下這麼久,還連日傾盆大雨。
河道之中的水位已經漲得老高,往兩旁的田地溢出去。
湖泊中也蓄滿了水。
整個人間到處是這副淅淅瀝瀝的樣子,就像天破了一個窟窿一樣。
封熙站在一個巨大湖泊的上空,看着往外流出湖水的湖口處,那裡原本往外流出的湖水,有一部分竟然詭異的開始倒流回湖中。
此時天下還在下着雨,封熙一臉嚴肅,半晌,他離開此地。
再次出現時已經在另一個湖泊上空,往下看去,跟上一個湖泊一樣,有一部分流出的湖水正在倒流回去。
此湖泊處於上方,水往下流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可是現在……封熙眼中閃過擔憂,他又來到就近的一條河流,河邊此時正有一位老者。
封熙顯現在老人背後,開口問道:「老人家,下這麼大雨,你為什麼不回家?」
老者聽到聲音,往後看去,只見一個氣宇軒昂之人打着一把傘站在那裡。
老人回道:「我是在這裡看看河水的水位,下了半個月的雨了,我怕河水漲高,淹了我的莊稼。」
說完把手往河邊一指。
封熙看過去,只見老者手指的地方正是河邊一處田地,離河很近,隨時可能被淹沒。
「你看這河水如何?
可有怪異之處?」
封熙轉過頭繼續問道。
老人看着奔流不息的河水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