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套邏輯,畢竟陳茹和聞東榮就是比我大伯和大伯母強,作為他們的女兒,我理所當然要繼承兩人的智商和能力,哪能連聞凱都不如呢?
偏偏聞凱沒辜負父母的期盼和聞奶奶的偏疼,今年高考,聞凱考上了一所985大學。
然後我的噩夢就開始了,一邊是優秀的堂兄,一邊是中考失利的我。
陳茹和聞東榮一度讓我覺得,我做什麼都是錯的,活着都是浪費空氣。
感覺到親媽陳茹情緒上頭,我輕輕分辯了一句:其實我這次考得還不錯。
陳茹完全不想聽,直接拿話把我的分辯岔開了。
還是老一套,我沒多少失落,因為上輩子我就已經習慣了。
我媽只會信她自己的判斷,在中考成績公布前,不管我說什麼,她都不會信。
我也不想浪費那個口水了,乾脆閉着眼睛假寐。
城市不大,從醫院一會兒就到了我家。
我一家住在聞東榮單位的家屬樓里,這房子是1999年蓋的,後來我們家雖然買了別的房子,卻一直沒搬家,直到2019年我聽說爸媽也沒搬離這裡。
二十年房齡的老小區有什麼好留戀的,各種配套設施都比不上新小區,我覺得父母不是戀舊,他們是真的覺得住在這裡意味着有身份!
聞東榮不在家,聞家依然非常熱鬧。
客廳里擠滿了人,全是聞家的親戚。
看見我回來,都湊上前關心我,連大堂哥聞凱也在。
今天是周六,大人們不上班正常,聞凱這個准考生不該在呀!
我疑惑的問了句:凱哥、你今天不上課啊?
聞凱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說道:今天上午學校給我們開考前動員大會,下午就放我們耍半天,晚上還是要回學校上自習。
你的身體有沒有好點,我一直想去醫院看你,你也曉得,我們班主任不批這種假條!
聞凱說的是真話。
小城市要和大城市那些地方拼師資等教學資源肯定拼不過,學校只能拼管理,聞凱和我念的是同一所中學,聞凱在高中部,我在初中部。
我自然知道學校管的有多嚴,特別是聞凱這樣的馬上要高考的,堂妹生病這種理由,真的請不到假。
我笑着說道:我知道、凱哥你是關心我的,心意我領了哈。
我說完、聞凱也忍不住笑了。
父母那輩在暗暗較勁,牽扯不到我和聞凱身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