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要連續扎七天才能完全康復。」司星辰掃了一眼司成俊,一會用儀器給他檢查的時候,應該就會有結果了。

聽到這裡,原本坐着的醫生幾乎是彈跳着站起來,怒不可視的吼了一句:「可笑之極。」

她把這兒當成什麼地方了?

醫院如此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她來玩過家家嗎?

眼見司成俊身旁的儀器倒是一直沒有顯示直線,表示人還在,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他覺得他不應該畏懼強權,他有義務要讓病人家屬知道真相!

傅風這回倒是機靈,在他才邁開腿之前就攔下了:「孫醫生,你妹妹的病需要多大一筆醫藥費你比誰都清楚,再者我們司小姐是認真的要救治她弟弟,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她不是神棍。」

除了他家少爺,誰都沒資格質疑司小姐。

聽到這裡,孫志誠的手握得死緊,最終只能無奈的鬆開。

「但願你所說的都是真的。」

扔下這些話之後孫志誠負手而去。

做完這些司星辰也在傅風的帶領下離開,並交待傅風一定要讓司成俊在醫院住滿一周才可以出院。

司成俊的再次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她扎一次針的效果,和換骨髓之後的結果居然完全一致,也就是說,再過幾天這個司成俊真的可以出院了!

孫志誠呆若木雞,盯着電腦上檢查出來的結果半晌也回不了神,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反覆確認,這份結果的確是屬於司成俊的。

他本以為的神棍江湖騙子富人遊戲,居然真的是個可以妙手回春的醫者!

捶了捶頭,他為之前輕視司星辰而感到無比懊悔。

在醫院待到第七天,司成俊已經生龍活虎,看着重新恢復健康的兒子,賀梅臉上的笑意越發明顯,司靜雅正安靜坐在一邊削着蘋果:「這次倒真的多虧了星辰妹妹。」

司仲華一想到百分之二十的股權,心裏一陣肉痛,立刻就說道:「多虧她什麼?給弟弟捐骨髓是天經地義的事,她卻要走了我百分之二十的股權!就她這種行為放在古代是要被砍頭的不孝女!」

賀梅聽到之後眉心突突突直跳,冗長一嗓子吼道:「你說什麼?」

司成俊正拿着一把玩具槍,對準病房裡的幾人一陣掃射:「哈哈哈!你們都被打中了,給我立刻躺下!」

此時聽完司仲華給出確切的答案之後,賀梅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

「少爺,你是不知道啊,那個孫志誠盯着化驗結果揉了好久的眼睛,應該是想去眼科看看。」傅風在這一周內,每回都弄暈司成俊再推到手術室交給司星辰扎針,自然也就沒有錯過孫志誠當時那驚訝到不敢置信的場景。

傅凌雲正隨意翻動着書本,聽到傅風繪聲繪色的描述,眼裡掠過一抹笑意。

這個小神棍居然是真的挺有本事。

只不過自己身上的毒依舊沒有起色,難道真要等到越當家的出手才行?

「讓一個養在鄉下17年的親生女兒來給兒子捐骨髓,卻又不想給半點好處,這司家人還真是將精心算計四個字表現得淋漓盡至。」傅凌雲如今無比好奇司星辰這麼多年以來究竟是怎麼長大的,司家居然還能生司星辰這種品性端正的人,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好在司小姐聰明,知道要點司家的股份,雖然說那點東西在少爺您面前完全沒法看。」傅風自從親眼看着司成俊從奄奄一息到活蹦亂跳之後,對司星辰的態度可以說很直觀的改了,「但不管怎麼說這是司小姐憑自己本事掙到的。」

二人討論了這麼久的正主,司星辰此刻正在小花園裡盪鞦韆,玩得好不愜意。

「小三嫂,盪鞦韆呢?」傅凌宵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這才幾天不見,他又換了種發色,這次是誇張的藍色,整個人站在陽光之下,簡直要亮瞎司星辰的眼。

她看一眼傅凌宵,也不準備接話。

長了眼睛的都看得到她在幹嘛。

「你怎麼不多陪陪我三哥啊?」見她不理睬自己,傅凌宵倒是絲毫也不在意,在傅凌雲那兒碰壁碰多了他已經習慣了,他那個三哥對傅家的所有人都是冷冷的。既然這個小三嫂能打敗眾多爺爺替三哥物色的人選留下來,想必是有過人之處的。

「你三哥多大的人了還要我陪?」司星辰腳尖點地,使鞦韆停下來,烏黑的發也調皮的跑到了身前,忽的一抬眼,靈動秀美之極。

傅凌宵這麼一看,突然覺得心跳得有些快。

像戰鼓在擂動。

這小三嫂真是的,好端端的怎麼不盪了,害他冷不丁被嚇了一跳。

「我三哥他其實……挺寂寞的。」傅凌宵擰着眉頭:「從前本來就性格孤僻不喜與人接近,腿成這樣之後就更加怪異了,我有時候十天半個月也不見他說過一句話。」

有時候挺羨慕傅風的,他受命貼身保護傅凌雲。

「你挺關心他的,那就當面告訴他啊。」司星辰見到扭扭捏捏的傅凌宵,臉還脹得有些紅,這樣細看這傅凌宵與傅凌雲其實有着五成相似的長相,只不過傅凌宵是個紈絝子弟,打扮又是殺馬特風格,若不是有這張漂亮的臉蛋頂着,他這全身上下奇怪又炫酷的風格確實是常人難以接受的。

「我不是關心他。」傅凌宵當下就否認。

同時也覺得傅凌雲壓根也就不在意這些,在三哥的心裏,其實是痛恨他和母親的吧。

畢竟三哥的母親生產沒多久就過世了,面對後來者的他與母親,肯定是不待見的。』

「你可是他未婚妻,你多陪着他,府里才不會有人說閑話。」

傅凌宵一臉鄭重其事的告訴她。

他不止一次聽到過府里的工人私下議論,傅凌雲取向不正常,成日與傅風混在一塊兒。

如今有小三嫂的出現,那些工人可以閉上他們的嘴巴了。

傅凌雲假如不是因為突然得了怪病腿不能動,何以至傅府的下人都敢私下議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