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夜色旖旎。
江城大道上停着一輛黑色的邁巴赫。
車內旋律旖旎。
許久,女人趴在男人肩頭淺聲喘息着。
男人修長的指尖在女人後腰上來來回回地摸着:「聽說傅家到你們家提親了?」
女人修長的指尖塗著火紅色的豆蔻,在男人胸膛上畫著圈圈:「放心吧!傅家那種不長命的家庭,我爸是捨不得我嫁過去的。」
「那就好,」男人親了親她的臉頰:「再做一次?」
「不要,要進去了。」
陸欣扯了扯身上的裙擺,提着包推開別墅大門進去,剛一進去,就看見沙發上坐着一個身穿翡翠色旗袍的女人,腰肢纖細,長發如瀑,整個人氣質卓然如同剛出水的荷花。
「我不嫁,」符顏調堅決。
「由不得你,」陸敬山嗓音狠厲。
「陸家供你吃喝供你讀書,要不是陸家你過上現如今的生活?陸知,你別知恩不圖報。」
「要麼,你嫁進傅家,要麼,我把你媽的骨灰從陸家墓園裡挖出來撒到海里去,你自己選。」
陸知望着陸敬山,落在膝蓋上的手狠狠握成拳。
渾身恨意翻騰。
「呵————」譏諷聲傳來,陸欣趁着陸敬山離開,走到陸知跟前,撣了撣指甲:「我勸你啊!別掙扎了,乖乖嫁了吧!傅家雖說被詛咒了,男的活不過三十五歲,但指不定你嫁給他好好努力努力,生個一兒半女的,待他死後,還能拿到一筆可觀的贍養費呢?」
陸知抬眸,望着陸欣,眸光中泛着殺氣:「剛在別的男人身下叫完,又到我面前來叫,陸欣,你還真是騷啊。」
「你再跟宋之北多搞幾次,估計家門口的螞蟻都能學着你叫!床了。」
陸欣聯臉色一變,
陸知似是不把她放在眼裡,緩緩起身,居高臨下地望着她:「你也努力,未婚先孕,指不定宋家少夫人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陸欣穩了穩情緒,譏諷她:「我聽說你今晚要去拉贊助啊?加油哦,可別被人睡了。」
「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呢?癩蛤蟆吻青蛙,長的不花玩兒的花,別噁心老娘,」陸知一把推開她,轉身離開。
………
「知知,來了嗎?」陸知從陸家離開,開車準備去應酬。
還沒到地方,林黛就開始催了。
「停車了。」
陸知到地方,林黛急忙迎了過來:「你今晚可要好好發揮啊!資本家跟前,把他們哄好了,我們的才能拿到更多的資源。」
陸知這張臉,孤傲清俊,詭魅肆意。
如果說美人在骨不在皮,她這骨相,能要人命。
「知道了,」陸知大四就進了娛樂圈,本來憑藉這張純天然的臉怎麼著都能出圈的,但圈裡的前輩卻在暗中打壓她,娛樂圈本就是個吃顏值的地方,長得好看的女人背後沒靠山,很難不被人踩踏。
她現在是事業事業沒起色,婚姻婚姻也要完。
包廂里,一群老男人坐在一起聊着葷段子,陸知進去的時候,眾人的交談聲戛然而止。
都說尚禾來了個新人,顏值能甩當紅女星幾條街………還真是名不虛傳。
「這位是?」
「小陸,尚禾的新人,也是咱們接下來那部網劇的女二,」林黛跟大家介紹着。
「來來來,坐我這邊來,」禿頭大佬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陸知硬着頭皮走過去。
剛坐下,咸豬手就落到自己大腿上來了。
陸知假裝起身拿酒瓶給人倒酒,躲開了他的咸豬手。
林黛一直密切關注着陸知的舉動,生怕她忍不住一酒瓶掄到人的臉上。
躲不過,就灌酒唄。
陸知還沒那麼傻,光讓人摸。
不一會兒,一瓶白酒下去了。對方被灌的迷迷糊糊的。
陸知剛想起身,腳下一軟。
詫異的目光落到林黛身上,林黛有些躲閃。
「陸小姐,來來來,我在對面開了個房間,我們上去休息一下。」
陸知甩開了男人的豬蹄子。
望着林黛的目光帶着憤恨,她防着誰,都沒防過林黛……..沒想到。
林黛看着陸知的目光,硬着頭皮走過來將房卡遞給她:「知知啊!明總會好好疼你的,我們的贊助就靠你了。」
陸知一手扶着桌面,一手拉過林黛拖到身前:「你給我下!葯?」
「我也是沒辦法,這次的贊助不成功,我們倆都得失業。」
「滾………」陸知忍着身上的空虛燥熱,一把推開她,搖搖晃晃地朝着門口走去。
「陸小姐……….」男人伸手過來想拉住她。
砰——一酒瓶砸在了男人的腦袋上,陸知兇狠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上,拿酒瓶口指着他:「再靠近我,老娘廢了你的命根子。」
陸知甩下酒瓶離開包廂。
這家私房菜,是江城數一數二的存在,據說背後大佬無人敢得罪。
陸知今天能進這裡來,還是沾了那幾個老色批的光。
「陸知,你瘋了?」林黛追出來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包廂里的那幾位老總也步步緊逼出來。
陸知知道自己處於劣勢,不敢多停留,一把甩開林黛。
「陸知,你別不知好歹————。」
陸知踉蹌往前時,看見前方有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信步而來,想也不想上去抓住胳膊:「我男朋友來接我了。」
陸知拉着男人的胳膊往外去。
剛走到店門口,腳一軟:「幫我。」
…….
車內,陸知強忍着難受,狹窄的空間里,身邊坐着一個男性荷爾蒙爆棚的男人,她很難不下手。
靠在后座閉目養神的賀厲寒感受到手背上的觸感,低眸望去,陸知的指尖爬了上來。
緊接着,女人的薄唇落在他的脖頸上。
男人深沉的眼眸凝着她,險些將她圈進漩渦里。
錢霖一愣,老闆不是不近女色?他剛想開口,后座擋板升了起來。
男人修長的指尖掐着女人的下巴將她緩緩推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陸知渾身顫抖:「知道。」
「我不是你能染指的人,」男人語調如同索命閻王。
陸知的腦子已經被**佔滿,哪裡會考慮那麼多,望着眼前男人撲了上去。
賀厲寒避開了陸知的吻,摁着她的腰坐直身子,修長的指尖如同解藥般探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