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忽然睜開了眼,銳利的視線擒住她的臉,不愉蹙眉:「我說過,白天不想看到你還在這裡。」
林兮的心跳頓了瞬,咬唇低喃:「對不起,我睡過頭了,下次我一定——」「出去。」
暗啞的驅逐,不留情面。
林兮攥緊掌心,努力壓着心頭的澀痛,鼓足勇氣問:「澤川,我這次……能不吃事後葯嗎?」
冷風裹上她白的發光的肌膚,她一直顫。
「你覺得呢?」
傅澤川掀開被子起身,眼眸警告。
林兮不敢和他對視,十指緊張纏繞:「我已經吃四年的葯,醫生說我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了藥物的副作……」「要我提醒,昨晚是你自己纏着要?」
話落,男人冷睨了她一眼,板著臉走向浴室。
林兮怔看着他,慢慢收緊了泛白的手。
明明是夫妻,她卻過得像是個賣的。
因為傅澤川不允許她被提及,外界沒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可當初結婚,明明是傅澤川開的口。
她喜歡他,第一次見面就喜歡,高考結束那天她把告白信悄悄塞進他的書包,但卻一直沒有了下文。
直到四年前的一次同學聚會,她終於再次見到了他,還聽說他和女朋友分了手。
她鼓起勇氣上前打招呼,誰知他看了她一會兒,竟直接問:「你要不要和我結婚?」
至今……她依舊記得當初眩暈般的激動,但她沒料到,四年婚姻是這麼個形式……穿上衣服,林兮狼狽離開。
剛抵達電梯口,手機忽然響了一聲。
林兮打開一看,卻是系統推送的一條生日祝福。
苦澀一笑,今天是她二十六歲的生日,可自己甚至來不及跟傅澤川提一個字,就被趕出來。
斂去眼底的落寞,抬頭間,正見一個穿着米色大衣的女人迎面從電梯內走出。
看清對方的臉,林兮猛然一震。
許明薇!
傅澤川的前女友!
她不是已經出國了嗎?
相比林兮的錯愕,許明薇就從容多了:「好久不見啊,林小姐。」
「你怎麼在這兒?」
林兮知道,四年前許明薇因為醜聞被傅伯父遏令辭退,永不得入傅氏。
許明薇面上仍笑着,目光卻帶着絲得意:「澤川沒告訴你嗎?
他親自邀請我回來任職傅氏公關總監。」
這話像冷水迎頭澆在林兮身上,不安莫名散開。
許明薇晃了晃手機:「不好意思,澤川着急見我,以後再聊。」
手機屏幕上,只有短短三個字——我想你林兮頓覺有無數根針刺在心臟,密密麻麻的痛順着血液在四肢流動。
她再也呆不下去,逃一般離開。
屋外,天空飄起了雪。
林兮站在路邊,凝着八十八層的傅氏大廈。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一個上午過去了,依舊不見傅澤川出來。
心一點點涼透。
這段從一開始就不對等的婚姻,當初也被母親堅決反對,她卻不聽勸阻,母親一氣之下便和她斷絕了關係……眼眶泛酸,林兮頭一次自問,自己的堅持真的對嗎?
不知不覺,雪花已經落了她滿頭。
她深吸口氣,翻開手機。
除了系統的祝福,依舊沒有任何人的消息。
看着通訊錄備註為「澤川」的置頂號碼,她鬼使神差地按下撥通鍵。
等回過神,林兮慌忙要掛斷,可電話已經接通。
隨後,那邊竟然傳來許明薇的聲音:「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林兮說離婚的事?」
林兮瞳孔一緊,喉嚨頓覺被只大手死死捏住。
下一秒,傅澤川低卻清晰的回答如雷在她大腦震響。
「今晚。」
======第2章======話落,通話中斷。
但傅澤川的短短二字,像把燒紅的刀子絞着林兮的心臟,痛的林兮唇齒相顫。
她攥着手機,手指骨節都泛了白,心頭卻越來越無力。
從許明薇出現的那一刻,她已經有了預感,可她沒想到傅澤川會這麼迫不及地提離婚……風更冷了。
深呼吸一口,她正抬腳離開,可滾進肺里的空氣卻忽然重如千斤,卡在她的喉嚨,令她不能呼吸,不能動彈。
不安攀爬,直到快要窒息而亡的時候——「咳!」
嗆出一口血後,她至於找回身體的控制權。
冷汗順着額角滑落,猶豫了片刻,林兮還是決定去醫院做個檢查。
……等回到家,天已經黑了。
拖着疲憊的身體推開家門,一股夾雜着酒味的煙草氣息撲面而來。
林兮抬頭望去,面露詫色。
穿着浴袍的傅澤川坐在沙發上,指間夾着根快抽完的煙,發梢的水順着他的下顎,沿着喉結滾下。
結婚這些年,傅澤川很少主動找她,每次,都是酒後需求。
即便如此,她依舊期待他過來,但今天……林兮忐忑開口:「你怎麼來了?」
傅澤川吐出一個煙圈,深不見底的雙眸猶如黑洞:「過來。」
他的聲音比以往低沉,更帶着她無法抗拒的吸引和壓迫。
她反應過來時,人已經到了對方的面前,接着就被男人扼住手腕用力一扯,跌坐在他腿上。
熟悉的悸動,一下就令她軟了身體,若是從前,她早就乖巧閉眼,任憑男人施為。
但今天,她無法閉眼,抑着急促的呼吸,忍不住開口:「為什麼讓許明薇去公司?」
話一說完,她便後悔了。
傅澤川最忌諱別人的質問,特別是她。
果不其然,對方臉一沉,冷眼推開了她:「婚前我就說過,我的私事不許過問。」
跌倒在地,地板寒涼。
比起這,林兮覺得傅澤川更涼,像是一塊捂不熱的冰。
從十五歲到二十六歲,從暗戀到婚姻,她怕惹他嫌棄,當著他不敢說一個『愛』字,卻把愛他的事做盡……即便這樣,他依舊無動於衷。
林兮收緊手爬起來,逼着自己不去想,今早自己離開後,他和許明薇待在休息室會做些什麼。
此時此刻,她迫切需要一點維持婚姻的動力,想要他的認可:「當初結婚,你不是說過,婚姻存續期間只要我一個人嗎?」
然而傅澤川什麼都沒說,他起身上樓,一個眼神也沒有再給她。
沒提她的生日,更沒提離婚。
林兮緩慢起身,環顧着偌大的客廳,說不清心頭是什麼滋味。
只覺得冷。
又是一夜未眠。
清晨。
林兮掐着點,披着微亂的長髮來到陽台邊,又一次目送傅澤川的車子遠去。
他竟然也沒有提離婚就走了,到底是怎麼想的?
留在他身邊越久,她反而越來越看不透傅澤川了……站了很久,直到門鈴聲響起,林兮才被拉回思緒。
她草草整理頭髮,下樓去開門。
門外是一個穿着工作服的男人,他禮貌詢問:「抱歉,請問這裡是傅澤川先生的家嗎?」
林兮面露惑色:「你是?」
「傅先生在我們店裡訂了枚戒指,老闆讓我今天送過來。」
說著,對方將手中的禮盒雙手遞來。
林兮低頭看去,心跳驟然一滯。
禮盒上貼着一張心形卡片,上面寫明晃晃寫着——明薇,MarryME!
======第3章======寥寥幾筆,刺的林兮雙眼生疼。
他們結婚,沒有婚禮,沒有鮮花,也……沒有戒指。
看着男人遞來的筆,她強扯開嘴角:「抱歉,他不在家,麻煩你送去傅氏大廈吧。」
說完,在對方疑惑的目光中關上門。
林兮靠在門板上,嗅着屋子裡殘存的煙草味,仰頭忍回眼眶濕潤。
傅澤川,我到底該怎麼愛你,才能留住你?
再難待下去,洗漱後,林兮換了身衣服就出了門。
她慶幸還有份音樂老師的工作,能讓她暫時忘記其他。
只是她才到學校,便被通知去校長辦公室一趟。
而林兮剛進去,就看見傅澤川坐在裏面。
他西裝革履,修長的食指翻動着學生資料,冷凝的眉目滿是拒人於千里的氣勢。
見林兮呆在門口,校長連忙把她拉過來:「林老師,這是傅氏娛樂的傅總,傅氏準備從你的藝術班挑人重點培養成練習生。」
聽了這話,林兮才記起海城高中是由傅氏出資建設,而學校也會定時向傅氏娛樂輸送好苗子。
傅澤川抬頭,疏離的視線沒有捅破兩人關係的意思。
林兮深吸口氣,陪着說話:「傅總放心,我一定會選出符合您要求的……」「林老師的學生是高一新生,恐怕不合適。」
淡漠的否決刺的林兮喉間一哽。
校長訕笑着附和:「是是是,您說的對,林老師,沒什麼事你就先走吧。」
林兮只能勉強撐着離開。
正巧,這時許明薇拿着風衣走進來。
林兮不由回過頭,看着許明薇給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