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霍硯辭冷眼看着站在沙發的喬時念,「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真想離婚就拿出誠意來!」
說著他甩下離婚協議,徑直坐去了辦公桌前。
怪只怪上次沒能一鼓作氣地離掉,導致霍硯辭不再信她。
事情也變得這麼繁瑣。
喬時念有些喪氣地從沙發上下來,拿着協議書準備回房。
「喬時念,別三天兩頭的惹是生非,我並不是次次都有耐心回來看你作。」
霍硯辭冷聲警告。
他這意思是,發生在白依依身上那些破事,是她為了讓他回來而做的妖?
有大病!
「你有沒有耐心關我什麼事?」
喬時念昂起頭挑釁道:「你一天不簽離婚協議,我就一天都不會消停,後悔不死你!」
說完,她懶得管霍硯辭是什麼反應,昂首挺胸地離開!
回到房間喬時念就泄了氣。
該死的霍硯辭,為什麼就不能再信她一次。
滿肚子的牢騷實在沒處發,喬時念給傅田田打去了電話。
「你的意思是,霍硯辭要雙方長輩同意之下才肯簽離婚協議書?」
聽她倒完苦水,傅田田覺得奇怪。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依你形容的、他對你的討厭程度,不管你是不是捉弄他,他都應該很爽快簽字才是?」
「可不是,他腦子有坑。」
喬時念氣。
「念念,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可能性?」
傅田田語氣裡帶了點神秘。
喬時念問:「什麼可能性?」
傅田田說:「霍硯辭對你並不是什麼感情都沒有,他現在不想和你離婚了!」
「怎麼可能!」
喬時念半點都不信,將上次霍硯辭生氣說要折磨夠她的話告訴了傅田田。
「他只是不爽我再三提離婚,想給我添堵。
對,就是這樣。」
喬時念突然想明白了,霍硯辭又傲慢又自大,哪怕心裏一百個願意,嘴上也不會給她痛快。
「奶奶生日後,他肯定會迫不及待地跟我去拿證!」
傅田田被喬時念的自說自話給無語到,「你這麼優秀,又跟他在一個屋檐下生活這麼久,就算是條狗都會——」「對不起,就一個粗俗的比方而已。」
傅田田道了歉後繼續說:「我的意思是,霍硯辭可能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對你產生了感情。」
換成以前,喬時念聽到這話非高興得蹦起來不可。
如今,她內心毫無波瀾,「我優秀我知道,但他眼瞎他不知道。
我就不自作多情了。」
傅田田輕嘆了一聲,「你真不想再堅持一下?」
「我累了。」
喬時念也嘆了一聲,直直地躺在了床上。
「別人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人家的墳墓里至少還埋葬了愛情,我的墳墓里只有一廂情願。」
「怪我自己,非要強扭這個不甜的瓜。」
喬時念剛自嘲完,感覺門邊好似有腳步聲,她坐起瞄了一眼,什麼都沒有。
她還是走去關了門,保險起見,她還上了反鎖。
傅田田在電話那端勸慰道:「倒也不用這麼悲觀,至少你勇敢地嘗試過了,不扭怎麼知道瓜甜不甜。」
「有道理!」
喬時念和傅田田打趣了幾句,問道:「上次你給溫醫生買的禮物他喜歡么?」
傅田田提到自己老公就語帶甜蜜。
「他沒說,但這次去L國出差,他穿上了我買的新衣服,也帶着我送他的鋼筆。」
提到L國,又算算時間線,喬時念突然想到了什麼。
「田田,你不是可以調休嗎,怎麼不陪溫醫生一起去國外?」
「我沒時間。
我婆婆家的保姆有事請假了,我每天得去給他們打掃做飯,晚上還得陪我婆婆做操。」
「保姆請假了就找個臨時工,你去L國找溫醫生吧。」
喬時念說:「你們結婚也沒度蜜月,正好補上。」
傅田田有點心動,卻依舊拒絕,「算了,我簽證都過期了,下次再說吧。」
「簽證可以續,再不濟就找旅遊公司報個團。
多好的機會啊,你難道不想跟溫醫生過二人世界?」
傅田田心動了,「那我試試?」
「馬上就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