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手都離開了,白譽堂才抱着夜鳶兒一點點往崖下降。
雨,又淋淋漓漓地來了。
白譽堂抓着的藤蔓濕滑,他手臂勾着夜鳶兒的腰,兩邊都不好着力。
好在,這場雨將她身上的香味沖淡了許多,他理智漸漸回籠。
「夜鳶兒姑娘,你要抱緊我。」
耳邊,傳來白譽堂低沉的聲音。
這場雨也漸漸沖刷了夜鳶兒體內的迷藥,她力氣恢復了不少,為了不拖白譽堂的後腿,她主動摟上他的脖子,身子往他身上蹭去,雙腿緊緊纏住他的腰。
危急時刻,兩人也顧不上男女有別,還是保命最重要。
只是這樣的動作,無疑讓兩人貼得更近,一個剛勁有力,一個嬌軟無雙,彷彿是最完美的契合。
夜鳶兒心無雜念,一心只奔着保命。
白譽堂卻渾身一震,那慈和如水的眼眸里,彷彿投入一塊巨石,激起陣陣漣漪,波瀾不斷。
明明,雨水已經洗掉了她身上的味道,可為何,他對她的那種貪念非但沒有消散,反倒更加強烈了起來。
白譽堂垂首,就這樣望着懷裡的人,鼻尖正好貼着她的,彼此的呼吸交纏,髮絲上的雨珠一點點匯聚成股,不住地往下淌。
他就這麼近地看着她,看清楚她眼底那個濕發貼着臉頰略顯狼狽的自己。
「白大哥,你怎麼了?」
懷中的人兒忽然微仰起頭,略顯疑惑地望着他,說話時,他呼吸着她的呼吸,那股泛着淡淡清香的味道,不同於方才那股詭異的香味,卻也讓他漸漸迷失了心智。
怎麼會這麼喜歡她呢?
喜歡到無時無刻都想要同她在一起。
哪怕是這種危急時刻,他也只想要同她在一起。
真是要了命了!
白譽堂不由得苦笑,也就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能光明正大的抱着她,如此的貼近她。
濃翹的睫毛微顫,雨水順着夜鳶兒的臉頰滑落,她望着白譽堂道:「白大哥,是不是我太重了?
要不,還是我自己抓着藤蔓吧。」
白譽堂這才回過神來,雙手用力地挽住藤蔓,動作顯然被方才輕鬆了許多。
他道:「不是,我只是想歇歇。」
夜鳶兒就問:「那現在歇好了嗎?」
白譽堂道:「歇好了,這次你真的要抱緊我了,我們要下去了。
若你鬆手,我可能會跟着你一起掉下去。」
他的話讓夜鳶兒心裏發緊,不由得將他抱得更緊了,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夜鳶兒雙手環抱着他的脖子,軟糯糯地道:「白大哥,我抱好了,我不會連累你的,你放心。」
很快,兩人抵達到了崖底。
天黑路滑,天空還在下着雨,白譽堂只能帶着夜鳶兒就近找了個簡陋的山洞避雨,等明日一早再打算。
此時,兩人渾身都濕透了,白譽堂在山洞的岩石壁上扯了些乾枯的藤蔓升了一團火。
雨,不知何時停了,漆黑的夜空竟出現了點點繁星。
火苗將漆黑的山洞照得溫暖又明亮。
夜鳶兒自己的衣服已經被那幾個婦人丟了,眼下,她穿的衣服是她們特意為她準備的。
單薄的兩件,尚且不怎麼保暖,如今又淋了雨,夜鳶兒就覺得更冷了。
白譽堂將自己的外衫脫下,擰乾了水分,然後鋪在旁邊的石頭上烘烤。
他回過頭來看時,就見着夜鳶兒蹲在火堆旁,瑟縮成一團,雙手抱着自己的膝蓋,冷得瑟瑟發抖。
他挪了挪位置,背過身,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不停灌入冷風的洞口,對夜鳶兒道:「夜鳶兒姑娘,你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