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她調查過江子矜,原以為這女人會很懦弱,可沒想到她如此難纏!

夏彤悅很快調整好情緒,「我懷孕了,阿夜的孩子。」

昨天在醫院,江子矜見過的。

「霍家的孩子不會流落在外,我會提供最好的醫療條件給夏小姐,孩子出生後我會視為己出……」

江子矜一句句話出口,夏彤悅臉色幾近扭曲。

「江子矜!」

一個霸佔了霍燼夜的女人,還想搶走她夏彤悅的孩子?

做夢!

「告辭。」江子矜看了眼手機時間,起身離開。

背後傳來夏彤悅的咆哮聲。

「阿夜他是不可能喜歡你的!只有我才能生下他的孩子,你就等着離婚吧!」

江子矜背影一僵,加快步伐。

出了咖啡館,緊繃的神經線才鬆懈。

離婚才好。

離婚了她就能解脫了。

大腦一陣眩暈感襲來,身體失重般的朝地上摔去。

身體落地的最後一秒,耳邊傳來急切的男聲。

「小心!」

白景澤擔憂的抱着江子矜,女人身上滾燙,他摸了下額頭,發燒了。

「小姐,你醒醒,你一個人嗎?」

晃不醒人,白景澤匆忙將江子矜放到車裡,前往醫院。

咖啡館裏,夏彤悅望着車子逐漸消失在視線中,低頭看向手機上的照片,冷笑。

江子矜有胃病,出門沒吃早飯,加上昨晚凍着,才胃病發燒一起發作。

她在醫院打了點滴去看了母親後才回去。

拖着酸痛身子開門,對上男人陰騭的黑臉。

心裏咯噔一下。

下一秒,霍燼夜篡着江子矜的手腕將她拽進門內甩到牆上,高大的身體壓了下來。

「江子矜,你還真是有種啊!」

「不讓我碰你,是留着給那個小白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