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的話如冬日寒風利刃般刺的臉生疼。

江子矜低垂着頭沒說話。

霍燼夜心中煩躁,轉身大步離開。

就這麼厭煩她?

江子矜眸中閃爍着諷刺的光。

她在醫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身體就康復了。

江子矜買了早餐去看母親的時候她剛好醒來,只是身體依舊虛弱。

蠟黃的面容,花白的頭髮,完全看不出她才只有四十多歲。

江子矜心頭一酸,扶着母親坐起來。

「媽,你想吃什麼,我去樓下買。」

「我喝點粥就行。」陳秀麗擠出一抹虛弱的笑,想抬起胳膊接過江子矜遞過來的粥都使不出力氣。

「您別動,我喂您。」

生病之後陳秀麗胃口小了不少,喝了沒幾口就不喝了。

「阿夜呢?在公司忙嗎?」

「嗯。」

提起霍燼夜,江子矜心臟收緊,很痛。

「阿夜是個好孩子,就是不會表達,你們一定要好好的……」

聽着陳秀麗的嘮叨,江子矜呼吸越發沉重,眼眶有些干。

她轉過身揉了揉眼睛,笑道:「媽,你放心吧。」

「你讓阿夜有時間過來一趟,媽有話跟他說。」

「好。」

出了病房,江子矜就紅了眼。

她深呼吸一口氣,給霍燼夜打了電話過去。

男人很快接通。

江子矜愣住。

這是她結算三年第三次給他打電話,之前都是助理接……

「有事?」

男人冷酷的音線讓她醍醐灌頂。

江子矜哆嗦了下,抿了抿嘴,試探道:「你,能不能來一下醫院?我媽想見你……」

話剛說完她又快速道:「沒時間就算……」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