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她瞬間僵在原地。

放她鴿子不去醫院看望母親,就是在哄夏彤悅?

「怎麼了?」白景澤察覺到江子矜的不對勁,順着她的目光就看到坐在角落的一男一女。

兩人面對面坐着,氣氛溫馨甜蜜,但凡是個有眼力見的都能看出,是情侶。

白景澤是知道江子矜結婚的……

他眸子閃爍了下,突然拽住江子矜纖細的手腕。

「我突然想吃火鍋,我們換家店吧,你能吃辣嗎?」

同一時間,夏彤悅看向了門外。

目光觸及江子矜,愣了下,隨即唇瓣上揚,故作驚訝道:「夜哥哥,那人跟子矜姐姐長得好像。」

霍燼夜抬頭看向門外,就見江子矜和一個男人親密的拉着手出去。

他神色一黯,一眼認出,那男人,是之前他在照片見過的。

不等夏彤悅幸災樂禍,坐在她對面的男人就起身大步出去。

在江子矜上車之前拽住了她。

男人深不見底的黑眸中蘊含著怒意。

「他是誰?」

他力道很大,篡的江子矜手腕疼。

她沒理會他,掙扎了下,甩不開,索性不再掙扎。

「和霍總有關係?」

江子矜面無表情,彷彿霍燼夜只是一個陌生人。

霍燼夜無名怒火氣的他爆炸,男人咬牙切齒的瞪着江子矜,像是要將她挫骨揚灰。

「江子矜!」

「夜哥哥!」夏彤悅喘着氣從後邊跑來,恬靜的小臉上帶着疑惑,「這是……」

目光落在江子矜身上的時候,夏彤悅錯愕的眨巴了下眼睛。

「子矜姐姐,你怎麼在這裡,這是……」

她將無辜的小白蓮形象演繹的淋漓盡致。

江子矜看到夏彤悅就煩,臉色冰冷,挑釁的對上霍燼夜的黑眸,「不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霍燼夜不耐煩的蹙眉,「彤彤是我的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