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子矜!」

男人突然暴怒,胳膊高高揚起,手臂上的青筋冒起,燈光反射下映照的冷硬的面容陰騭恐怖。

「怎麼?霍總還想打我?」江子矜一顆心搖搖欲墜。

結婚三年她一直知道霍燼夜是個什麼樣的人。

原以為他不過冷漠了些,可如今她才發現,這男人不是冷漠,是只對她!

他是沒有心的。

有心,也不是給她江子矜。

明明早已知道,可每次面對霍燼夜,江子矜的心還是會痛。

她身軀瑟瑟發抖,小腿都在打顫,不知是怕還是氣。

霍燼夜對上江子矜倔強的小臉便煩躁。

在江子矜驚恐的目光中,男人驀地拽住她將她拖到浴室甩進浴缸。

「臟死了!」

花灑被開到最大,浸**江子矜的衣服。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米色的長裙,被打濕後露出誘人的曲線。

霍燼夜口乾舌燥,喉結滾動了下,發瘋似的去撕扯江子矜的衣服。

大手將白皙的皮膚搓的通紅,火辣辣的痛。

江子矜縮着身體絕望的閉上眼。

又要來了嗎?

霍燼夜扯下領帶,剛要進行下一步動作,瞥見江子矜那逆來順受的模樣,心中突然升起一陣煩躁。

「江子矜!你可真是賤啊!」

他將花灑甩到浴缸里大步離開。

花灑與浴缸碰撞,險些砸到江子矜的臉。

外邊的腳步聲漸漸小去,江子矜才虛脫的躺在浴缸里大口的喘氣。

身體軟成一團,使不出絲毫力氣。

她泡在冰冷的水裡,只想就此沉溺。

突然,手機急促的響起。

是醫院的電話。

「江小姐,你母親情況不太好,你趕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