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p>

「子矜姐姐,你身體不舒服嗎?怎麼不跟夜哥哥說……」

不跟霍燼夜說卻是讓白景澤陪着來?!

「讓開!」

江子矜沒空跟夏彤悅廢話,一把推開她朝樓上跑去。

夏彤悅身子晃了晃險些跌倒,被一雙大手扶住,順勢靠到霍燼夜懷裡。

江子矜用盡全身的力氣跑到母親病房,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抱歉江小姐,我們儘力了……」

大腦嗡的一聲炸開,江子矜無意識的往裡走去。

陳秀麗靜靜的躺在手術台上,瘦的臉龐凹陷下去,只余死氣。

她的世界塌了。

白景澤後邊跟上來的時候就看到江子矜哭的撕心裂肺,幾近昏厥。

他張了張嘴,想上前勸說,又不知說什麼,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白景澤眼睜睜看着,江子矜哭完後,強撐着身子去辦理各種手續,將屍體送到殯儀館火化,心情複雜。

……

葬禮的日子江子矜沒跟霍家說,但她母親在A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她不說霍家也會知道。

至於來不來,是霍燼夜的事情。

天空沉悶的壓下來,壓的人呼吸難受。

母親生前結交的人不多,都是創業中認識的,和父親斷了關係後,跟那些人也大部分斷了聯繫,因此葬禮上來的人並不多。

江子矜一身孝服不着粉黛,脊背挺得筆直,眼下厚重的黑眼圈透露着疲倦,卻依舊擋不住她的美。

「人死不能復生,節哀。」

江子矜側頭看到江科,這個親手將她推進霍家火坑的男人。

他一身黑色西裝,胸口別了一朵白花,身旁跟着兩個女人。

小三張欣蘭和江子矜同父異母的妹妹江雅涵。

兩人妝容艷麗,塗著紅唇,張欣蘭一身艷紅色長裙,嘴角噙着笑。

江雅涵穿着粉色泡泡裙,嬉皮笑臉道:「姐姐,還有我和爸媽呢,你別太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