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在江科心臟上刮痧啊!

張欣蘭懵了,「老公,什麼意思啊?股份不是早就分清了嗎?那別墅怎麼是那女人的,你不是跟我說是你買的嗎……」

幾個問題問得江科聒噪,他沉着臉一巴掌扇到張欣蘭身上。

這一巴掌用了力,張欣蘭穿的又是高跟鞋,踉蹌了幾下跌坐在地上。

「媽!」江雅涵忙去扶母親。

「愚蠢!都是你們非要來葬禮!」

他知道張欣蘭和江雅涵是想找茬的,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誰知道一向溫順的江子矜會突然性情大轉?

幾人來的風光,走的時候渾身狼狽。

「你先回去吧,我想靜靜。」

白景澤嘆了口氣,「有事給我打電話。」

天空淅淅瀝瀝的下起雨,涼風夾着雨水滴在臉上,江子矜仰頭看向灰沉的天空,神色晦暗。

下雨了。

媽媽,你放心,我都會處理好的。

所有欺辱過她們母女的,她都會一一處理。

無論江家還是霍家。

江子矜站在墓邊看着骨灰下葬,封墓。

雨水打**衣服,冰冷的貼着身體,卻不及江子矜心裏冷。

擦得油光鋥亮的棕色皮踩着泥土由遠及近,霍燼夜舉着黑傘,胸前一朵白花,氣勢內斂。

看着空蕩蕩的墓園以及濕淋淋的站在雨中的江子矜,蹙了蹙眉頭。

「怎麼不通知我?」

通知他有用?

若非霍燼夜和夏彤悅的阻止,她也不至於晚了幾秒,連母親最後一眼都沒見到。

滾燙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湧出,與臉上的雨水一同順着臉頰滑落。

江子矜直勾勾的看着霍燼夜,黑眸閃爍着晶亮的光。

「霍燼夜,我們離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