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黑暗的房間里,地板上掉落了開着機的手機,而手機的主人則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就連心跳呼吸聲都沒有了,很好,王芷若因為長期熬夜猝死而亡了。

一條水域四通八達的河面上,停靠着來往的貨船,貨船上的人都在此處碼頭卸貨、交易。

跟往日不同的是,今日的河面上,多了很多裝扮着紅綢彩燈的花舫。這些花舫是宮門選婚的新娘們的嫁船。

待夜色漸漸濃稠,兩岸燈火閃爍的時候,宮門新娘的嫁船也都一一到齊了,大概有二十多的花舫。

此刻,原本熬夜猝死的王芷若,卻魂穿到其中一艘花舫上的新娘身上,只見花轎里的新娘姿勢奇怪的歪斜着,蓋頭的花穗隨着行船搖擺着,一顫一顫的打在她的臉上。

花舫的船夫撐着船,往碼頭靠近。

終於花舫停了下來,靠岸了。花轎外一隻細白的手伸來,示意要轎內的新娘下轎了,可是花轎外的人等了許久,也仍然不見轎子里的人出來。

「姑娘,王姑娘!我們到了,可以下轎了。」

王芷若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啊~(⋟﹏⋞)脖子好疼!!!

什麼情況?!她不是應該在床上玩手機的嗎?

王芷若趕緊摸了一下脖子,入手竟是一片濕滑,湊近鼻尖聞了聞,一股鐵鏽的味道,加上現在脖子上的疼痛感,王芷若確信,這是血。

還不等王芷若思索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呢,眼前的轎簾就被掀開了一角,花轎外的細白的手更是伸近了一些。

「王姑娘,宮門到了,趕緊下轎吧!」

宮門?!皇宮嗎?

外面站在轎前的女孩似乎等急了,看王芷若依舊無動於衷,便直接將王芷若的手牽了過來。

只見白玉般毫無血色的纖纖玉手,搭配上那十指鮮紅的蔻丹,看上去竟妖艷的很。

此刻雖然腦袋還昏昏沉沉的,但是王芷若也知道,現在這個地方絕對不是她活了28年的現代,那既然現在還什麼都不太清楚,就先按兵不動,看看到底是是什麼情況再說。

從船下了之後,一腳踏上了岸上的堅硬石板,此刻王芷若蓋着紅蓋頭,只能看見自己紅色繡鞋的腳面,高高的台階在她眼前延伸。

所有新娘子整齊地排着隊列,由侍女牽引着,陸陸續續往上走。王芷若雖然蓋着紅蓋頭,但是也能感覺到旁邊有很多人在來回走動着。

當王芷若按照牽引着她的人站定地方後,原本四周嘈雜嬉鬧的聲音很快變得安靜了下來,寂靜的可怕。

王芷若原本側耳傾聽着周圍的聲音,突然聽到了其他人的大聲說話聲。

於是,王芷若掀起了蓋頭,發現她的面前站滿了很多紅衣新娘,新娘們的對立面也站滿了披堅執銳的侍衛,數十把弓箭拉滿了弦,箭頭全部瞄準了站着的新娘們,箭頭上閃爍着暗綠色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有毒。

怎麼回事?這是新娘們的獻祭儀式嗎?這是要被殺了嗎?!

一陣寒風從背後吹來,吹得四周的紅燈籠,發出『咕咕咕~~~』的聲音,再加上此刻黑夜裡所有新娘身上刺眼的紅,這場景怎麼看怎麼感覺詭異得很。

王芷若正在害怕的時候,突然站在她面前的一位新娘,柔弱的後退了兩步,跌坐了台階上,頭上的紅蓋頭也隨之飄落在王芷若的腳邊,靠着那微弱的火光,王芷若發現這位新娘好漂亮呀!Σ(//∇//),這也太美了吧,唇紅齒白,嬌艷花朵的面容,比明星還明星呀!尤其是那雙大眼睛,眼睛裏的淚珠要掉不掉的,好不柔弱呀!

王芷若緊盯着眼前的美女新娘看着,這死前能看美女也值了,美好的事物誰不愛呢!

原本低頭慌亂的美女新娘,突然抬起了頭,看着上方,王芷若隨着美女新娘的目光看去,站在遠方高處山崖上的那個戴着面具的男子。

那男子身姿挺拔,身着黑衣,披着毛色鮮亮的黑色披風,旁邊也站着高大的隨侍。

媽耶,王芷若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光看這身高,王芷若就覺得那兩位絕對長的帥呀!

「啊~!!!」隨着人群中一聲慘叫,原先對着新娘的箭,全都飛射了出來,新娘們在弓弦拉動聲和女子凄厲的慘叫聲中,一個個陸陸續續的倒下了。

王芷若原本以為她要被亂箭射死了,誰知道竟然又迷迷糊糊醒了過來,不過這次醒過來的王芷若卻很淡定,因為在她剛剛昏迷的時候,屬於這具身體的記憶,她已經全部知曉了。

這具身體名字也叫王芷若,出身商賈,綢緞莊王家的六女兒,芳齡17歲,家中一直想要一個男孩,父親也就找了很多姨娘,母親為了籠絡父親的心,就一直在生孩子,到了王芷若這第6個女孩之後,家中終於迎來了第7個孩子,不過這次確是一個男孩,而父親為了給這弟弟鋪路,陸陸續續的讓姐姐們嫁給了對他們有利的人家,而現在無鋒猖狂至極,父親為了得到宮門的庇佑,便將還未滿18的王芷若打包出嫁了,可惜長期生活在這樣壓抑的家庭,導致這具身體的王芷若,在來宮門的時候,用簪子劃傷脖子自殺而亡,這才有了現代長期熬夜,突然暴斃的王芷若的到來。

而王芷若根據這具身體的記憶,才得知她穿越過來的地方,竟然就是她最近看過的《雲之羽》電視劇,媽呀,這可是她最近瘋狂迷戀的電視劇,誰讓裏面各個都是人均180的大高個呢!

「別摸了,那些箭頭都是鈍的,只是打在了我們的穴位上,暫時讓我們昏迷了而已。」

王芷若轉頭看向牆角那邊說話的女子,這女子長的也是甚是好看呀!不過這女子並不是對她說的,而是對云為衫說的,說話的這個就是電視劇里的那個炮灰鄭南衣。

沒想到她剛醒過來,劇情就已經開始了,瞧瞧這說的話,可不就是對應了電視劇里的第一集了嗎!

此刻的王芷若虛弱的靠在濕冷的牆面上,根本就不想爬起來動彈,誰讓她現在還是個傷號呢,雖說現在脖子已經不流血了,可是這動一下都好疼呀,她還是安穩的獃著吃瓜吧,反正等會兒宮子羽就要過來帶他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