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神呂布,殺穿漫威第1章 閻王爺,我的義父,一路走好!在線免費閱讀

鬼神呂布,殺穿漫威第2章 警探你別查我,對你不好在線免費閱讀

大腦存放處。(請不要討論呂布到底是忠是奸;也請不要對部分私設吹毛求疵;更不要對部分勉強的劇情推進怒噴作者。如果接受不了,請出門左轉,咱和平分手,互不傷害。願意跟隨呂布的視角爽游漫威電影世界的,請跟我來。)

【ps:如果不知道呂布義父梗的……

我是不會解釋的!咱就是這麼任性!

( • ̀ω•́ )✧】

建安三年(198年),

呂布被曹操殺於白門樓前。

地府。

閻王高高在上,俯視着階下呂布的魂魄。

「呂布呂奉先,世人皆道你輕狡反覆,唯利是視。但本王卻知汝乃大漢之忠臣也!」

「汝殺丁原,乃丁原造反,汝依皇帝旨意行事;」

「汝殺董卓,實乃董卓禍亂朝綱,藐視漢帝!」

「加之汝居并州時,護民於異族鐵蹄之下,實有功德;」

「如今汝命歸黃泉,寡人慾聘汝為鬼差,不入輪迴,可享長生,汝可願意?」

呂布淚流滿面,他一直被世人誤解,如今被閻王道破實情,心中的委屈噴薄而出,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閻王懂我!

呂布躬身:「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王也!布定當竭力以報大王之恩,如大王不棄,布願認大王為義父!」

閻王看着階下的帥哥,心中滿意。

——呂布的顏值是很能打的,人中呂布,馬中赤兔豈是浪得虛名?

這麼一個威武雄壯的大帥哥認自己當爹,就算是閻王想來也是歡喜非常的吧!

「甚好,甚好,吾兒快快請起!」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閻王認子的下一刻,他就感到渾身疼痛,

「這是……這是天……啊——啊——」

一聲哀嚎後,閻王肥胖的身軀竟轟然炸開,

灰飛煙滅,魂飛魄散!

階下的呂布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在閻王消散的地方,一團金色光球懸浮在那兒,上下躍動,

那光球似有靈智,在空中逗留片刻,竟嗖的一聲直直射入了呂布的眉心。

一陣劇痛襲來,呂布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

……

呂布再睜眼時,

頭頂是熟悉的藍天白雲;

兩側是陌生的紅磚高樓。

鼻子里一股酸餿的氣味直衝腦門,

呂布趕緊一個翻身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身旁有一個四四方方的大鐵盒子,半人多高,斑駁的銹跡幾乎要替代了它原本綠色的油漆,

鐵盒子被黑色袋子裝的滿滿的,裝不下的黑袋子就被人隨意的扔在鐵盒子旁邊,

這些黑色袋子里也不知道裝了些什麼,那難聞的氣味就是從中而來,和軍營帳篷里,士卒身上的汗臭和腳臭相仿。

而自己剛才就躺在這些黑袋子當中!

胸口一陣劇痛傳來,他低頭一看,自己身上正穿着黑色的奇裝異服,心口有鮮血汩汩而出,

背後同樣有痛感和血流的溫熱,呂布常年在沙場廝混,自然知道自己的胸口被不知什麼東西貫穿了,甚至擊碎了心臟!

自己這是又要死一次?

就在這時,從他眉心的金光里,湧出一股力量,順着經脈來到心臟處,竟開始自行修復心臟,

不一會兒,呂布便重新感到了自己強勁的心跳,

只是那金光漸漸黯淡,幾乎微不可見,再無餘力修復其他傷勢。

「damn!This yellow monkey is not dead yet!!」【該死!這黃皮猴子還沒死!】

這是呂布聽不懂的語言。

他循聲看去,就看到兩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小青年,正指着他咋咋呼呼。

這兩人皮膚極白,甚至比貂蟬還要白上幾分,不僅發色奇怪,連眼睛都是藍色的。

呂布疑惑,地府里的鬼差方才他也見過,並不是這等模樣,

「你二人可是鬼差?」

小青年的回答很直接,他舉起手中黑色物件,扣動機擴,「嘭」的一響,有火光從那黑色東西里高速射出,

呂布大驚!

「當」的一聲,小青年射偏了,射中了呂布身旁的綠色大鐵盒子!

呂布看去,那明顯是鐵質的盒子外壁上,被擊穿了一個小窟窿!

好霸道的暗器!

呂布心驚,他勇貫三軍,能開八石弓,方能穿透鐵甲,

這小小暗器,竟能有如此威力!

只是他不知道,這東西叫做手槍,在這個時代並不是什麼稀罕物件。

小青年一擊不中,重新瞄準,想要再次攻擊,

呂布渾身汗毛炸起,雙目緊盯那黑洞洞的槍口,貓腰向對方衝去。

「kill him! kill the yellow monkey!」【殺了他!殺了那黃皮猴子!】

另一名小青年也拔出了腰間的手槍,和同伴形成了交叉火力。

若一名普通人遇到這種情況,大概難逃一死,可呂布是誰?

三國第一猛將!

他的反應何其迅速?

他的身法何其精妙?

他的經驗何其豐富?

被當世多名一流武將圍攻,都能打得有來有回的絕世猛人!

他或許沒有子彈快,但是只要在對方扣動扳機時,避開槍口就行!

只見呂布腳踩七星步,身如溪邊柳!

「砰砰砰砰!」

兩個小青年打空了彈夾,可是呂布卻一槍都沒有挨到!

做出了如此驚世駭俗的一幕,呂布卻面露不滿。

嘖!這身體怎麼這麼遲鈍!是因為到了陰間自己的身體退化了嗎?

「咔噠,咔噠,」

小年輕還在扣動扳機,呂布高明的身法把他們給驚着了,竟忘記裝彈——不過也有可能是這種街頭小混混平日里不帶彈夾的緣故。

呂布自然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這是「暗箭」用完了嗎?

好的很,現在是我的回合!

呂布矮身而上,三兩步來到兩人面前,

一肘擊中一人咽喉,

反身一腳踹上另一人的太陽穴,

「噗通,噗通」兩聲響,街頭混混立刻命喪當場。

呂布揚了揚眉毛,

就這?

他營里隨便一個小卒都比這兩貨要強!

瞥了一眼地上這倆廢物,呂布準備先離開此地,他急着要搞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可突然間,從那兩人屍體上飄出兩團幽藍色的光點,倏的一下飛入了他的身體,

下一刻,心口背後的傷勢迅速復原,他甚至覺得身體輕了幾分!

腦海中突然多出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信息,

這裡不是陰間,而是美利堅;

這裡有斯塔克工業,還有黑幫大佬金並;

方才散發著惡臭的綠色鐵皮盒子叫做垃圾桶,那黑色的袋子則是垃圾袋……

另外,呂布還知道了之前那種暗器叫做手槍,屬於熱武器,是這個時代、這個國家的常見兵器,

而兩個小混混淺薄的槍支使用技巧,也瞬間被呂布掌握。

吸收亡者靈魂,強化己身,掠取技能?

所以這是閻王義父留給自己的遺產嗎?

感謝義父的饋贈!

「克洛斯!你沒事吧!」

「克洛斯·呂!我們把警察叫來了!」

一位穿着短褲背心(實際是籃球服)、黑色皮膚的男子衝進了小巷,

在他身後,還跟着一位金色頭髮的年輕女士,雖然談不上美麗,不過她一身的書香氣質,倒讓呂布想起了他在洛陽時,見到的蔡邕的女兒。

克洛斯·呂,是在叫我嗎?

在這勞什子英語中,克洛斯倒是有「布」的意思,所以克洛斯·呂,以咱們大漢之民的叫法,倒還真是呂布!

所以,他們是在叫我。

可我完全不認識這人,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