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看着教室里三五成群吵吵鬧鬧的同學們,扎着馬尾辮的沈瑜使勁揪了臉一下,疼得呲牙咧嘴。
她真回到高一了,死讀書的年紀。
簡直讓人難以相信,畢竟昨天還在家裡教她結婚四年的老公學習。
按理說要重生也是她老公重生,畢竟他做夢都想重新回到高中,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她高中成績很好,次次第一,高考進了全國數一數二的大學。
她老公就恰恰相反了,經常打架、上課睡覺、倒數第一、高考考了零分。
不要問她為什麼這麼清楚,他們兩人是一個高中,一個班,不過當時不太熟,只是互相耳聞。
八竿子打不着的兩人結婚了,高中同學都說是個意外。
剛正這麼想着,教室門發出「咚」的一聲,嚇了她一跳,抬頭看了過去,少年長到眉毛的頭髮,蓬亂的耷拉着,要是別人那肯定是殺馬特。
偏生他長相帥氣,眉毛不濃不淡又有型,眼睛深邃,鼻樑挺直,嘴型稜角分明,要不是他一副厭世的神情,肯定是好多女生的暗戀對象。
不過班上喜歡他的女生也不少,拿着書偷偷看着他,一臉的花痴樣。
沈瑜看得眉心直抽,重重的又嘆了一口氣,這老公一點都不像老公。
要是高中這樣,十個顧棲尊她都不要。
就在她發神這會,顧棲尊已經走到她後面坐着了,欠打的推了她背一下,帶着磁性的聲音不耐煩道:「挪前面去點,別碰老子的桌子!」
沈瑜吃痛,扭頭瞪着他,脫口而出,「顧棲尊,你是不是欠打?」
她的「豪言壯語」,顧棲尊詫異一下,很快嗤笑了一聲,極其嫌棄道:「就你,我都不屑。」說著不客氣伸直了腿,腿伸到了沈瑜的凳子下面。
沈瑜深吸了一口氣,忍着沒有踩他一腳,踩壞了以後還得伺候他。
瞧瞧,有多討厭。
這也不怪為什麼顧棲尊追了她兩年,她才同意。
高中他這德行簡直在她心裏留下深深的印象。
不過那個時候她不敢惹他,默默忍受了整個高一。
好在高二分科,她就沒跟顧棲尊一塊了,不過經常聽見他的「英雄事迹」。
那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
反正每周檢討大會都有他的名字,以至於她高中畢業後記得最深刻的名字就是顧棲尊。
天天打架,倒數第一的顧棲尊。
她想了想,拿書打了他的腿,「顧棲尊,伸回去!」
雖然不痛,但顧棲尊這脾氣下意識就想抬手打人,不過他不打女生,僵在了半空中。
沈瑜起先縮了一下脖子,隨後揚道:「你打啊!」
相處這麼多年,她還是拿捏到顧棲尊的弱點,他不打女人。
再討厭也不會打。
「你他媽腦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