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傅司爵坐下,顧染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坐下他的腿上,整個人依斜在傅司爵的懷裡。

「阿爵吃早餐了嗎?」

傅司爵搖了搖頭,因為昨晚那一覺,傅司爵的心裏也是多了一絲期待,所以特地推掉了雅苑那邊準備的早餐,一直等着主樓這邊的動靜。

顧染見狀,幫傅司爵盛了一碗粥,又給他添了一點爽口小菜,把碗放在了傅司爵的面前。

「我們一起吃。」

說罷,顧染看了看兩人現在的姿勢,嗯,舉止親密,但絕對不方便兩人用餐,想了想,便要從傅司爵懷裡下來,可她只微微一動,腰際傳來一道力,傅司爵的手緊緊的護在她的身側。

「那個,這樣你吃飯不方便。」

這麼一解釋,顧染明顯感覺傅司爵鬆了口氣,她大抵猜到了什麼,微微一笑,又在傅司爵的嘴角輕啄一口,然後湊到他耳邊低聲說道。

「阿爵哥哥,昨晚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不逃了,以後,我一直陪着你,永遠永遠。」

傅司爵忽然覺得鼻頭一酸,沉寂的心漸漸有了溫度,那灰暗的世界彷彿投進了一束光,讓他看到了希望。

「染染,我能信你嗎?」

看着傅司爵小心謹慎的表情,顧染心裏暗嘆,她是把這男人傷慘了啊,她都這麼主動的靠近了,他怎麼還不相信呢。

顧染直接摟住了傅司爵,說道。

「阿爵哥哥,我喜歡你,再信我一次,好嗎?我真的不跑了,就算你趕我走,我也不會離開你了。」

顧染輕言細語,她感謝老天爺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這一次,她會一直一直的陪在這個男人身旁,她會守住這個男人,守住男人在意的一切,她會讓上一世傷害她和傅司爵的人全都付出代價,她要讓那些人死無葬身之地。

「好,我信你,染染,記住,這次是你自己選擇留在我身邊,如果讓我知道你在騙我,我會打斷你的腿,就算是困住你的人,我也無所謂。」

聽到這有些惡毒的話,顧染一點都不生氣,這男人,總是口是心非。

打斷她的腿嗎,估計是沒有機會了,至於困住她的人,嗯……她還想讓這個男人困住她的心。

不過現在說出來恐怕這男人也不會信,反正他們有一輩子的時間去糾纏,就讓時間見證一切吧。

兩個人就這樣旁若無人的相互餵食,你為他一口,他為你一口的,看的一旁的小雅眼睛直抽抽,不停的揉眼睛,總覺得自己是不是眼睛出現了問題。

而就在這時,餐廳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與之而來的還有一道男人焦急的聲音。

「爵爺,我們的貨……」

後面的話還沒說完,男人看到餐廳里舉止親密的兩人,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

男人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朝着餐桌前的兩人看了過去,嘴巴微張,眼睛瞪大,臉上更是閃過一種恐怖詭異的表情。

「什麼事?毛毛躁躁的,忘了這裡的規矩了嗎?」

傅司爵好好的心情被人打擾,能有好臉色才怪,看着眼前呆若木雞的男人,眉頭微蹙,語氣清冷的開了口。

男人立馬回神,眼眸低垂,不敢再去看眼前的兩人,但也沒有再開口說話。

傅司爵看出了男人眼底的緊急,收回目光,伸手揉了揉懷裡小女人毛茸茸的小腦袋,聲音也立馬變得溫柔親昵。

「染染,我去處理點事情,你先吃,好不好?」

顧染很懂事,她是知道身邊這個男人有着很多不為人知的身份,看那個助理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出了一些不能讓她聽到的事情。

顧染點了點頭,不過在從傅司爵身上下來的時候,說了句話。

「阿爵,能不能給我買個手機?」

顧染的手機在半個月前一次逃跑被抓回來後,就被傅司爵沒收了,同時斷了她和外界所有的聯繫方式。

現在這時代,每個手機幾乎寸步難行,既然決定要和傅司爵好好過下去,那有些身份她也該重新握在手裡。

聽到顧染的要求,傅司爵的臉色微變,原本放鬆下來的情緒再次緊張了起來,看向顧染的眼神也多了几絲警惕。

顧染哪能不知道這男人在擔心什麼,又一次親了傅司爵的嘴角,微笑說道。

「阿爵哥哥,我不會亂來了,我既然答應留在這裡一直陪着你,就一定不會逃跑了,相信我,好不好?」

傅司爵根本招架不住這麼軟萌乖順的顧染,幾句輕言軟語,他便繳械投降,什麼擔心,什麼緊張,他都不在意了。

「好,一會兒我讓人把手機給你送來,還有別的事嗎?」

顧染想了想,搖頭道。

「沒了,你去忙吧。」

說完,顧染這次徹底從傅司爵的身上下來,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傅司爵沒有多停留,寵溺的揉了揉顧染的腦袋,然後起身便和一旁的男人離開了餐廳,直接走出了主樓。

「爵爺,顧小姐她……你真的相信她的話嗎?」

男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傅司爵的身後,他是傅司爵身邊最信任的人,這段時間看着自家爵爺被一個女人折騰的身心俱疲。

他們這些做下屬的都看不下去,幾乎都勸着傅司爵放走那個女人,可顧染就是傅司爵的禁忌,但凡勸說的人,都受了罰,他這個特助也不例外,後背還有沒徹底消散的鞭痕呢。

「閉嘴,單佐,記住,染染是這裡的女主人,也是我傅司爵唯一的女人,我希望你們能尊重她。」

傅司爵語氣清冷,說完,冷眸眯了眼身側的單佐,單佐身形一僵,隱隱感覺後背一疼,想起前段時間那三鞭,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對不起,爵爺,我們只是擔心你。」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次我就當沒聽到,下不為例,說吧,那批貨怎麼了?」

單佐立馬轉到了正事上。

「有人想要黑進我們的內部系統,竊取那批貨的核心資料,單佑那邊有些招架不住了。」

聽到單佐的話,傅司爵的腳步加快了些許,不一會兒,兩人直接進了雅苑,直上二樓書房。

傅司爵打開桌上的筆記本電腦,點開一個黑白網頁,輸了一大串的代碼,然後進入了一個代號為L的網站。

一旁的單佐同時撥打了一個視頻電話,不一會兒,手機上出現一張面容冷峻的臉龐。

「爵爺,兄弟們快頂不住了,對方似乎聘請了黑客榜上前十的幾名高手聯合攻擊我們的系統。」

傅司爵目光銳利,目不斜視,只是冷靜淡漠的說了幾個字。

「三十秒。」

然後,就見修長的十指齊飛,快的都快出現重影,噠噠噠的在鍵盤上一陣敲擊,二十八秒,電腦屏幕上出現三處紅點,傅司爵迅速截取。

在他準備捕捉最後一個IP的時候,對方及時察覺,迅速退出,並且立刻清楚痕迹,傅司爵眉心微蹙,眼底閃過一絲冷芒,不錯,遇到了個高手。

傅司爵也沒戀戰,只是對手機那邊的單佑說道。

「把截取到的那三個身份發到暗網,自有人去處理。」

一旁的單佐,視頻那段的單佑同時為那三名黑客點了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