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陳先生,對不起,多有得罪,多有得罪,還請您千萬不要怪罪!」

此刻吳漢青嚇得後背都被汗水浸透了!

開玩笑啊!

狼牙會長,那是全市商人都要巴結的存在!

狼牙在電話中說得很明白,陳天龍是他大哥!

得罪狼牙,常青墓園不保。

得罪了狼牙的大哥,恐怕他辛苦打拚了一輩子的吳氏殯葬公司都要關門吧?

而見吳漢青如此恭敬,紀秋水臉上的驚色更濃了!

陳天龍這五年到底做什麼去了!

他不僅戰鬥力超群,而且……吳漢青竟然對他這麼恭敬?

「帶上這群人趕緊滾蛋,我老婆還要祭拜爺爺呢。」

「是!」

吳漢青不敢多言,連忙招手喊來幾個躲在旁邊不敢說話的工作人員,將李文浩拖走。

那些早已爬起來的打手們,更是一刻也不敢多留!

「李文浩的下場,知道怎麼安排吧?」

陳天龍冷不丁冒出一句。

吳漢青嚇了一跳,連忙道:「知道,知道,這小子敢挖人祖墳,我會讓他接下來幾年在監獄裏度過的!」

「嗯。」

陳天龍這才揮了揮手,牽起紀秋水的手,向紀家老爺子的墳前走去。

直到整個墓園清靜下來,紀秋水這才回過神。

她震驚地看向陳天龍,道:「你這五年到底幹什麼去了,你怎麼……那麼厲害?」

陳天龍微微一笑,道:「當兵去了。」

「……」

紀秋水一臉驚訝。

就算當兵,戰鬥力也不會這麼恐怖吧?

「那……吳漢青呢?」紀秋水又問道。

陳天龍挑了挑眉,道:「我……以前執行任務救過他。」

「哦……」

紀秋水點了點頭,有些感慨。

她還以為陳天龍是個什麼大人物呢,連吳漢青都要聽他的,原來吳漢青只是欠了他一個人情。

如今人情還了,吳漢青和陳天龍也就沒什麼瓜葛了。

一念及此,紀秋水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接着,她將目光投向爺爺的墓碑,心情緩緩沉重起來。

幼時和爺爺在一起的全部記憶,像電影一樣從腦海中掠過。

她眼眶紅紅的。

陳天龍拍了拍她的後背,讓她在這兒和爺爺說會心裏話,自己則去車後備箱取了水果和花籃送過來。

紀秋水真的很愛她的爺爺,在墳前一跪就是很久。

陳天龍在旁邊一直陪着紀秋水,直陪到天色昏沉。

如果不是一通電話打來,�歐顏司夜辰��秋水恐怕要入夜才肯走。

「喂,媽,怎麼了?」

紀秋水擦乾眼淚,接通電話,接着,臉上便流露出一抹憂色。

「什麼!」

「好,知道了,我這就趕過來!」

掛斷電話後,紀秋水衝著陳天龍道:「爸媽在金桂酒店和大伯一家發生了爭執,咱們快過去看看。」

五年前,正是大伯一家攛掇老太君將紀秋水一家逐出家門。

幾年來,大伯一家和他們一家爭執不斷,鬧了不少彆扭,所以紀秋水滿面愁容,很是擔憂。

「好,我陪你。」

陳天龍點了點頭,接着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煞氣!

他這次回來,為的就是保護紀秋水不受傷害。

大伯一家屢屢刁難,如今也是時候幫秋水反擊了!

……

晚上六點半,金桂大酒店外面。

當陳天龍二人趕到的時候,劉桂蘭夫婦正在酒店外面掐着腰,氣得滿臉通紅。

台階上,站着紀海洋一家人。

「媽!」

紀秋水一下車,便快步來到劉桂蘭身邊,蹙眉道:「媽,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和爸不是來參加酒會嗎,怎麼鬧起來了?」

今天江南市新任商會會長狼牙上任,在金桂大酒店舉辦招標酒會。

這一點在墓地打電話的時候,紀秋水就已經知道了。

「我們鬧?」

劉桂蘭咬着牙,跳腳罵道:「他們邀請我們來參加招標酒會,結果到了酒店門口,才說想進酒店需要持有狼牙會長發出去的龍形徽章!我和你爸哪有這象徵受邀資格的龍形徽章?他們不是擺明了羞辱我和你爸嗎?」

「就是故意羞辱你們,怎麼了?」

紀海洋身後,一個中年人輕蔑一笑。

這中年人正是紀海洋兄妹的父親,紀秋水的大伯——紀岩。

紀岩指了指紀海柔身邊的年輕男人,得意地道:「同樣是女婿,我女婿宋勝,年紀輕輕就開了一家勝海商貿公司,所以才有資格獲得龍形徽章,領着我們一家人進去!」

「你女婿呢?卻只是個消失了五年的廢物流浪漢罷了!」

「有本事,讓你們的好女婿,也得到狼牙會長的認可,得到徽章啊!」

紀岩說完,紀海洋兄妹立馬抱起胳膊,滿臉得意驕傲。

「紀秋水,我說過,今晚酒會,會讓你們一家顏面掃地,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