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露偷偷摸摸地開阿澈的房門,大家也都看到了。」
「這些上不了檯面的手段,真是把我們家的臉都丟乾淨了!」
這些小道消息昨天晚上就傳出去了,此時聽到我說便更加確信了。
再看向沈梔念的眼神,是毫不掩飾的厭惡鄙夷。
本來還站在她邊上的幾個賓客,也紛紛往後退了好幾步。
霎時間爸爸的臉都氣白了,一巴掌就甩在了沈梔念的臉上。
「沈梔念,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從他可以噴火的表情看得出他此時是真的很生氣,氣她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被泄露了出來,讓他在外人面前這麼丟人現眼。
沈梔念此時也不敢狡辯,只能忍着,眼淚嘩嘩地流,粉底液都流沒了。
狼狽又醜陋。
我順勢開口道:「爸爸,你也不用這麼生氣,妹妹年紀小不懂事,我以後好好教教她規矩就行。」
爸爸毫不猶豫地點頭同意,臉色也好看了不少。
這話既給了他台階下,他又和顧言澈交差了,哪會不同意?
「好,還是粒粒懂事識大體,念念交給你我很放心。」
然後又回頭狠狠剜了她一眼:「你給我好好聽姐姐的話。」
沈梔念這次眼淚是真的流了下來,她怕了,可是她不敢不答應。
「爸爸,我會好好聽姐姐的話。」
她的名聲從今天開始徹底毀了,而我的懂事識大體的好名聲也傳出去了,她還落到了我的手裡。
她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折磨人的法子很多,大多都是相通的,折磨肉體和羞辱靈魂。
我請了個圈內很出名的禮儀老師,重金許諾下她欣然前來,還自備戒尺。
沈梔念平時最喜歡的懶覺,沒了,換成了清晨五點起床,晨跑。
她豐富的早餐也換成了寡淡無味的減脂餐,所有的美味都沒了。
形體課,美容課,禮儀課,她只要出了一點錯,老師就會毫不吝嗇她的戒尺。
當然,言語攻擊無時無刻不在發生着。
「沈梔念,你真的是我教過資質最差,身體最僵硬的人,頭髮也毛毛躁躁的,都不做護理嗎?」
「嘖嘖嘖,走路的時候你屁股扭那麼高幹什麼?
以前習慣了?」
「你面相也不好,眼睛小,顴骨高,嘴唇又厚,又土又刻薄……」7短短的半個月,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