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雷總說人話行嗎?」
我還有什麼任務?
只要組織下命令,我雷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懂雷麟的人很少,他身邊最親密的女人都不懂,但趙紅旗絕對算一個。
請求歸隊?
這傢伙玩的正嗨呢,他願意歸隊就奇怪了,除非琢磨着回去炸學校,否則絕不願意。
老大,咱們去哪?」
「盧陽市。」
聽到盧陽市三個字,雷麟已猜到接下來的任務是什麼了一一桃水縣就在盧陽市!
數小時之後,盧陽法醫鑒定科。
趙紅旗與雷麟站在三樓窗口,看着法醫從三具屍體內掏出一袋袋毒品。
「屍體運毒。
”雷麟說道。
趙紅旗一言不發,隔空沖三具屍體敬禮。
看到他的動作,雷麟的眼睛狠狠眯起,瞬間站的筆挺,抬手沖屍體敬禮。
”今年已經犧牲了19位英雄,生前無名,死後無碑!」
「雷麟,接下來你的任務是一一 ”趙紅旗轉過身盯着他的雙眼道:「打入桃水縣,為接下來的緝毒行動打開一條路。」
「老大,你是不是特想看毒販怎麼用我的屍體運毒?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活我接了。」
雷麟沒法拒絕,當他知道魔都大佬的布局之後,就清楚這個活遲早是他的!
第237章兩人秘密進入鑒定中心,又秘密開車出來,接着趙紅旗秘密把雷麟送到徽安。
雷麟,謝了!
「趙紅旗道謝。
別謝我,你自己悠着點。」
雷麟咬着香煙無奈道:「這裡毒梟的情況我已經跟你彙報過了,你該清楚最終的指向是誰。」
「清楚,但我喜歡代表正義向邪惡宣戰。」
趙紅旗說的輕鬆,但心裏比誰都明白這是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隨時都有可能躺倒在半路上。
「你代表正義,讓我賣命?
我草,大哥你能不能學學說話?
就算不學說話也學學怎麼聊天好不好?」
這是雷麟最不爽的地方,明明有八百個心眼子,但天天裝成耿直的漢子,說個話都能氣死人。
”好歹我是領導,總得說點冠冕堂皇的」「閉嘴!」
雷麟指着他的鼻子高聲道:「自己悠着點,搞清楚招惹的是誰,別他媽哪天被剝皮了,到時候別指望老子幫你照顧老婆孩子。」
「如果不是你太出色,我能同時再分管緝毒這一塊嗎?
盼着我點好吧,要是哪天真的被剝皮了,老婆孩子不用你照顧,她們早就去下面等我了。」
趙紅旗說道。
這番話把雷麟堵的沒詞了,他就納悶對方專門負責掃黑除惡,怎麼突然插手緝毒了。
原來是因為我太優秀了!
我趙紅旗喜歡代表正義向邪惡宣戰,不管邪惡的力量有多大,哈哈哈…「滾!」
雷麟滿臉的嫌棄,趁着夜色下車,看着對方駕車離去,很是無奈的搖搖頭。
「左一句正義,一句正義,弄的老子都想維護世界和平了!」
狗日的趙紅旗呀,你還真是我在這個世界第一個佩服的人呀千萬好好活着,別在我之前躺下,否則都沒人證明老子的身份了,草!」
嘴裏罵著,心裏無限感慨。
他必須得承認趙紅旗是個好警察,而且是那種真的會為了正義犧牲一切的好警察。
徽安地區毒梟的事牽扯到誰,雷麟全都彙報了。
沒想到這位老大還真的敢接手,這種勇氣、這種魄力,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算我把你拉下水了,只要你能順利退休,我雷麟給你安排一百個妹子,讓你做老頭中的戰鬥機!」
卧底黑幫,是上下級。
當雷麟接受這個任務的時候,才真正跟趙紅旗捆綁在一起:他死了,趙紅旗全家活不了;趙紅旗死了,自己也得跟着他全家一起走。
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第二天早晨七點,雷麟早早來到辦公室。
今天康敏要來,不是一個人,而是帶隊過來,對野人溝金礦進行整體評估。
畢竟涉及的貸款金額太大,需要各方面的確認,以及各個環節的核實等等。
早晨八點半,康敏一行十來個人走進環球投資。
「歡迎歡迎!」
雷麟滿臉笑容,對康敏一行人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
尤其看到這位官太太穿着筆挺的襯衫西褲,用身材將其撐出情趣裝效果的時候,差點都想扔出個項圈。
看看對方是否會在這麼多人的目光下,宣布已被他雷麟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從身心征服。
第238章您好,雷總。」
康敏露出不**份的微笑,伸手跟雷麟輕輕握了一下,保持本身作為銀行領導的威嚴。
嘖嘖這小白貓呀,真是越來越讓人喜歡了。
「您好康行長,一路辛苦。」
雷麟笑道。
「雷總,我向你介紹下,這位是信貸部劉主任」「劉主任你好!」
「這位是風險管理部曹主任。」
「曹主任你好!」
介紹一遍之後,把人帶到會議室。
「諸位遠道而來,先喝杯茶休息休息。」
中午我在香江飯店設宴,屆時為各位領導接風洗塵,呵呵。」
這個安排還是不錯的,上午大家就在這裡喝喝茶聊聊天,中午吃吃飯飯喝喝酒。
下午干點活,到了晚上再吃點喝點,然後該安排娛樂項目就給安排上。
「感謝雷總,但工作第一。」
康敏滿臉嚴肅道:「請雷總把相關資料拿過來,我們現在就進行評估。」
「好的,康行長果然雷厲風行,呵呵。」
雷麟讓人把所有的資料拿過來,又留下兩個人專門在這裡伺候着,並隨時解答各種疑問。
「雷總,對於這次信貸項目,我還存在一些問題。」
康敏說道。
「到去我辦公室談?」
雷麟笑道。
「好。
「康敏點頭。
「鸚鵡,帶着資料到我辦公室。」
裏面的人都聽到了,沒什麼太大的反應,畢竟領導不可能跟他們一起工作。
走進辦公室,雷麟坐在老闆椅上,康敏坐在沙發上,鸚鵡抱着一疊資料走進來。
把門反鎖。」
「是,雷總。」
鸚鵡有些疑惑,但還是走過去把門反鎖上。
坐在那裡的康敏看看雷麟,又看看鸚鵡,臉上全是不解,不知道為什麼要把秘書留在這裡。
鸚鵡,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康行長,她的丈夫是陳大佬,兒子你認識的,陳瑞。」
聽到對方的身份,鸚鵡微笑沖其點頭。
「原來是陳夫人,您好。」
”你好,鸚鵡。」
康敏臉上的不解更甚,她很想讓雷麟把秘書支走,但這會又沒法說。
「鸚鵡,準備記錄教案。」
「啊?」
鸚鵡滿臉驚訝。
因為現在教案的記錄很緩慢,得看雷總有沒有靈感,而雷總每次有靈感的時候,都是跟韓水仙在一起的時候。
「啪!」
雷麟朝地上扔了個圈。
新的,黑色的,昨天剛買的。
小麟你」康敏身體劇烈顫抖,皮膚瞬間浮現一層玫瑰紅。
她的臉上全是掙扎,因為旁邊還有別人,不管是內心還是思想,都在瘋狂糾結。
「小白貓?」
隨着雷麟說出這三個字,康敏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渴望,如往常一樣過去。
這一幕看呆了鸚鵡。
這位康敏何等身份呀,她的兒子還在公司,竟然被雷總變成了…鸚鵡的認知碎了!
當開始記錄教案的時候,才發現韓水仙算什麼,眼前的一幕讓她認識碎裂的同時,三觀也隨之崩潰第239章這兩天鸚鵡很忙,因為寫下的教案比之前半個月還要多,同時還得磨練出強大的忍耐力。
她以為遲早有一天會見怪不怪,現在才清楚是自己淺薄了。
你老公貪污了多少錢?」
不知道…但每一筆都有記錄,在銀行的保險柜里…用的是別人的名字…」不錯不錯,賞!」
不僅是教案,雷麟問起了陳老狗貪污受賄跟以權謀私,以及其它的種種犯罪。
康敏也把她經手的、知道的全給說了出來,真的是沒有一點點保留。
「讓陳瑞進來。
”雷麟說道。
不、不要!」
康敏急聲道:「求你了小麟,千萬別讓我兒子進來,否則…」反應很激烈,也許這是她最後的底線。
「不聽話了?」
「求你了小麟,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別讓我兒子來行嗎?
嗚嗚嗚…「那就多給講講陳老狗的情婦,你應該都知道吧?」
”知道,我現在就告訴您會議室的工作結束,這邊也結束了。
康敏恢復成本來的模樣,變成高高在上的官太太,生人勿近。
「啪嗒!」
雷麟點上根煙,愜意的抽起來。
「雷總,我去衛生間。」
鸚鵡低頭說道。
「還去?
一下午你都去6次了,是不是腎不好呀?
來來來,讓雷總幫你檢查檢查,嘿嘿。」
不用,我只是」「鸚鵡,你還不信我嗎?」
「我、我」就在鸚鵡心慌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敲門聲響起,接着陳公子的腦袋探進來。
藉助這個功夫,她趕緊離開。
哥,我媽呢?」
陳公子小心的走進來,臉上堆滿了笑。
突然,他用力抽抽鼻子,眼中露出恍然大悟。
哥,就說您是我的偶像吧?
嘿嘿,您這屋裡的味好重呀,是不是敢跟鸚鵡姐那個…」「不用解釋,都是男人,都知道咋回事。」
「但不得說哥你真是我的偶像,我覺得跟您學一百年都未必能學到您的活,嘿嘿。」
雷麟吐出口煙霧笑了。
他必須是陳公子的偶像,怎麼說都做了人家的便宜爹,想不承認都不行。
「哥,我媽沒說我吧?」
陳公子小聲道:「這個月我偷偷轉移了3000多萬,我媽要是知道的話,怕是真得揍我呀。」
放心,天塌下來有我頂着。」
再說了,轉移3000多萬怎麼了?
你是為你媽着想,又不是干其它事,難道最後送給別人?」
這是個好小子,短短一個月就拉來3000多萬投資,確切的說是陳公子提前把該屬於自己的錢搞到手。
雷麟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