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林主任就感覺腦殼疼。
一時間不知道問什麼話了。
「行了,你們這些人別杵在這裡,動手的人先留下。」
林主任話音剛落,十班的人沒有一個離開!
他猛然「拍」了一下桌子,「反了天了是不是!」
林主任忍着爆粗口打了一個電話給王永新,畢竟他是十班的班主任,這會兒說什麼都要把人喊過來。
林澤棲遇事兒的時候比沈漾還要拽,雙手一插,領口一松,弔兒郎當的站在辦公室,誰也忽視不了。
主要辣眼睛的是這個姿勢的不是一個,而是一群!
沈漾站在中間,兩側站着林澤棲和羅景文兩個大高個,壓迫感十足。
林主任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等王永新到的時候才感覺到了救星。
王變態也是聽了這事兒,但因為一班的課沒辦法推脫,又是最緊張的關頭。
好不容易李老師沒什麼事情,替王永新上課,把人給叫了回來。
「林主任你辛苦,實在是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王永新笑意盈盈的說了兩句話。
轉而對着十班的時候臉色一下子就冷了,變臉變的飛快。
「不相干的人都給我出去,動手的留下我只說一遍,小心我找你們父母一個個談!」
王永新狠狠的說著。
眼神盯着羅景文還有林澤棲,看着沈漾就心疼。
好好的一個學生都要被帶歪了,像什麼樣子。
「林澤棲有沒有你的事!
快說!」
王永新一吼,就有人身子一顫。
撐場子是可以,但一被審問就讓人頭皮發麻。
林澤棲不說話,就光這麼站着。
「再說一遍啊,別惹我生氣!」
王永新拿出手機就要準備打電話。
沈漾示意了一下身側的兩個人,「你們走吧!」
她抬起頭,朝着後面站的一群人深深看了一眼。
林澤棲點點頭,頭一歪,直接瀟洒的走人,臉上非常的不服氣,「我們就在班級等着,要是結果不滿意,我們可不答應!」
腳步剛一離開大片的人跟着林澤棲出了辦公室的門,態度還算恭順。
如果這個態度用在老師身上多好,偏偏是聽了沈漾的話。
王永新都覺得神奇,沈漾也沒有來多久吧,怎麼就這麼厲害,籠絡人心到這個地步,那個林澤棲可不好擺平。
羅珍站在原地不肯走,側臉有一道明顯的紅痕,說她沒參與都不可能。
但如果剛才和林澤棲他們一塊走也沒有什麼事情吧。
王永新眉頭一皺,羅珍這個人他的印象不深,但一直比較冷漠,不怎麼出頭啊。
沈漾抬眼看了羅珍,面上不高興。
她沒想着十班的人會在廁所門口等她。
也沒有想到羅珍也動了手。
「呵,別看了老師,我也動手了。」
羅珍語氣不遜,一句話讓王永新不知道說什麼。
林主任出門接了一個電話,罵罵咧咧的回來了。
第146章自己打自己,十個人撞她拳頭上「剛才學校那邊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初步計算損壞了五個廁所的門,水池的龍頭也壞了,漏了一地的水,拖把還壞了兩個,地面也有裂痕…」林主任朝着王永新嘰嘰歪歪的說了一大堆。
王永新都懵了,雖然知道這件事影響很大,但不至於到這個地步的損壞吧。
地面都裂了?
他先裂開好吧。
「沈漾真把你能的!」
林主任狠狠的剜了她一眼。
但沒人知道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光從打鬥的痕迹上來看,這幾個人都得處分。
「不…不至於吧。」
王永新不敢相信十一個女生有這麼大的破壞力,還在短期里有那麼大的破壞力。
除了這些當事人知道實情之外,看到場景也就只有十班的所有人,只要十班的人閉口不言就沒人知道他們之後進去看到的場景是什麼樣子的。
「什麼不至於,你太小看她了!」
林主任早就看透了沈漾,這小姑娘的破壞力不容小覷的。
也就王永新把她當個寶!
趁着這個機會把人趕出上京一中最合適不過了,省的她還要惹出更大的亂子。
沈漾一臉的無所謂,眼神都不抬一下,囂張的目中無人。
根本沒把林主任的話放在心上,全當他在放屁。
林主任看着沈漾的樣子,脾氣又上來了,指着沈漾就罵!
「沈漾,破壞學校的公物是要賠的,你這麼囂張不知道影響嗎?
等會讓你父母來教育你!」
林主任惡狠狠的說了一句。
也沒敢多說,就怕沈漾忽然抬眼看他。
林主任都有臉說不出來話,她一個人打了十個人就算了,還把女廁所的門給拆了。
「你知不知道這件有多嚴重,你太無法無天了!」
林主任繼續開口,真的被氣的一口氣提不上來。
要說上次吳中秦元的事情是一次意外,那麼這一次一打十呢?
「你就不能…」林主任欲言又止,湊到沈漾不遠的地方小聲的說了一句,「偷偷的打,讓別人不知道?」
現在好了,非要把事情鬧這麼大!
這話還怪好笑的。
羅珍眉梢一揚,偷偷的打?
這是從林主任嘴裏說出來的話?
那個大公無私的林主任?
真是被氣昏頭了吧。
沈漾抬眼的一瞬,林主任一瞬間就把眼神挪開了,看着沙書慧罵道:「你說說你,不是第一次了吧,上次鬧的轉學,這一次還敢招惹她?
你是腦子壞了嗎?
這麼不知道輕重?」
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沈漾?
「十個打一個?
還被打成那個樣子?」
林主任都沒法說下去。
關鍵這十個人統一口徑,說什麼是她們十個人打的沈漾。
這瞧瞧像話嗎?
啊?
像話嗎?
當他這個主任沒有眼睛看不出來誰身上的傷多是吧。
沙書慧不理林主任的話,就一個勁的哭,現在後悔有什麼用呢,她真的被氣上頭了嘛。
當初被沈漾壓那麼一頭,還以為是沈漾的背景厲害,今天忽然聽到沈漾是一個孤兒,沒有什麼背景,就生氣。
上次她被家裡打的那麼慘才轉班級。
明明都是沈漾的錯,是她囂張在先,是她多管閑事!
白笙明明和她都不認識,就非要插手,不然她也不會弄到現在這個地步。
「所以想怎麼樣?
是不是賠償了學校的東西就能走了?」
沈漾揉着太陽穴,一臉無奈的看向林主任。
「還想走,你當我也好騙啊,這十個人是腦子有病撞你身上把自已撞成這樣的啊?」
林主任氣的抓過沙書慧,指着她臉上的那些痕迹。
「這些是她自已打自已造成的嗎?」
林主任鬆了手,看着沈漾淡漠的神情就無語。
「林…林主任真的是我自已搞的,和她沒有關係。」
沙書慧哭哭啼啼的吸着鼻子。
委屈極了,就像是被威脅的一樣。
林主任瞅了一眼沙書慧那模樣,「……」這是想要幫她都沒有辦法幫,慫貨!
「叫你們父母來!」
林主任一屁股坐在自已的位置上,猛喝一大杯水!
王永新的作用就是來叫走十班的人嗎?
完全插不上嘴,只能在一旁看着。
林主任的話剛落,就聽到一陣敲門聲。
傅容景推了門進來,手上拿着一個單子,看到沈漾那副拽樣眼神閃過一絲厭惡。
自從上次在儲物室和沈漾撕破臉之後他對沈漾就沒有好印象了。
如今看到她在辦公室裏面和林主任劍拔弩張,除了覺得厭惡就沒有其餘的情緒。
「主任,這是過兩天參加奧數競賽的名單,老師讓我拿過來讓您簽字。」
王永新恰好就在班級裏面,喝了一口水之後看向沈漾。
他覺得心疼,好不容易要把那孩子拉回正軌,就差生物競賽了,偏偏搞出這檔子事,要是這個簍子捅大了,這些父母聯合上書說沈漾校園暴力。
到那個時候不僅僅是學校網站上對沈漾這個人的謾罵,會擴展到整個網絡。
他玩不起,也賭不起。
只想讓沈漾安安穩穩的度過這一段時間,只要能正常參加高考就行!
要是沈漾和傅容景一樣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