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賀容時將我扔在風雨之中,我只好一個人回去。
我告訴我自己,我可以的,沒有他,我還是江棲,是那個每天都笑呵呵的女孩子。
大暴雨造成嚴重的短時積水,已經沒過路邊石,除了灰沉沉的水,根本看不到路在哪裡,也無法預知腳下是什麼。
就好像我,下定決心忘了他,遠離他,可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不知道下一步的路該怎麼走。
我小心的蹚着水慢慢的試探着,眼淚不爭氣的流個不停,模糊着我的眼睛。
我又委屈又生氣,為什麼被放棄的總是我,我做錯了什麼,我那樣的喜歡他,把他當成我的神明一樣,他憑什麼這樣對待我!
難道喜歡的結果,只能是卑微嗎?
眼淚不停的流,怎麼也忍不住。
我告訴我自己不要哭,江棲你不要哭。這條路你走了無數次,他在與不在,你都可以靠自己走回去。
可我管不住我被緊緊攥住的心,眼前不斷的浮現他們在雨里奔跑的畫面和歡快的笑聲,熱淚奔涌。
這一刻,我好難過,好委屈,卻無處訴說。
這一刻,我的悲傷,逆流成河。
風太大了,鼓翻了我的小傘。
我一手拖着殘破的雨傘,一手不住的抹拭臉上的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的溫熱液體。
漫天雨幕下,我像一隻被遺棄的小狗,只能獨自面對風雨,傷心的自己舔舐傷口。
風太大了,它阻礙着我的前行。明明只有二十幾分鐘的路,我舉步維艱。向前邁出一步,又會被風雨吹打着後退兩步。
傘成了累贅,我扔掉了。
風雨打得我根本睜不開眼睛,僅憑着感覺朝着家的方向走。
我不斷的安慰自己馬上就可以到家了,再堅持一下,媽媽會等我的,還有爸爸,和滿室溫暖的橘色燈光。
夜色更暗了,路燈穿過各種形狀的建築物,在地上打出奇形怪狀的陰影,彷彿蟄伏在黑暗中的妖怪。
等我發現不對想要收回腳時,已經來不及,漩渦里彷彿有一隻大手拉拽着我。
一陣天旋地轉,我摔坐在地上,被臟污的水包圍,頭頂的雨瀑布一樣澆下來。
我猛然想起,媽媽早上說過,這條街上有個廢棄的線井沒有蓋子,很危險。
想想媽媽說的位置,我確定自己倒霉的掉在了線井裡。
事隔不到半月,我再一次面臨生死攸關。
上一次,我還有青青和小姐妹在身邊。
這一次,只有我一個人,孤伶伶的一個人。
我想我和賀容時之間的幸運在那年中秋就已經截止。
如今的他,是我的劫難,只要和他一起,我就會倒霉。
上次是墜崖,這次是落井,下一次呢?
我不敢想。
水面快速上升,我不得不忍痛扶着井壁站起來。
右腿麻木得不像是我的,左臂外側不知怎麼劃開條長長的口子,暗紅色的血液不住的湧出來,被澆在身上的雨水稀釋,然後淌下去,消失不見。
我靠着井壁,木木的看着不斷上升的液面,深深感受到死神的召喚。
我後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