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的喊着晏晏,晏晏眼淚猝不及防的掉了下來,我抬手去擦。
怎麼死人還會掉眼淚呢。
林晏氣喘吁吁的推開了他,紅着臉說要先去洗澡。
等她進了浴室,我看見沈寂打開了和我的聊天框,最後一條消息是我發的。
啊寂,今天回來吃飯嘛?
我有好消息告訴你哦!
他皺了皺眉,漫不經心回我。
不回,公司有事,不用等我。
我笑了,心口痛到有些麻木,我突然想起來這段時間他總是說公司有事要忙。
原來他的忙是這種忙。
沈寂,我以後都不會在等你了。
林晏出來後,沈寂又翻身去了浴室,在他進去的最後一秒,林晏拍下他的背影編輯短訊發給了我。
卿酒,結婚四年又怎樣,我說過,只要我想,沈寂就永遠會是我的。
可惜我永遠不會回復了,一個死人,怎麼還會和活人搶東西呢。
更何況還是我從來都沒有得到過的東西。
林晏剛回國時,我正和沈寂在家看電影,電影放到一半,沈寂的手機響了。
聽見電話鈴聲,我心下一涼,這是沈寂專門為林晏設置的,是獨特的,是不同於他人的。
我小心翼翼抬眼看他,他的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公司電話,我出去接一下。
他站起身朝外走去,如果他的腳步不是那麼急促,我大概真的會覺得林晏的存在改變不了什麼。
我躡手躡腳的緊跟其後,聽見他溫柔的對林晏說我也想你了。
這話讓我有些猝不及防,手裡的遙控器也應聲落地,發出的聲響讓沈寂回了頭。
他的臉上還帶着點點笑意,在看見我時卻突然僵住。
我有些難過的看向他,心裏酸澀的不像話,林晏出國四年,我和沈寂結婚四年。
我原本以為四年無微不至的照顧陪伴,是可以讓他忘記林晏的。
我紅了眼,拚命壓着眼淚不讓它掉下來。
我出去一趟,這個星期的電影放到下個星期一起看吧。
說完他拿起外套準備出門,電影還在放,聲音清晰又大聲。
我抬起頭,終究還是沒忍住今天休息日,不去不行嗎沈寂嘆了口氣,破天荒的吻上我的額頭,接着頭也不回走出了的家門。
額頭上還殘留着點點溫熱。
眼淚不受控制的滴答滴答掉在地上。
每個星期和我看一場電影是我求來的。
是我小心翼翼和沈寂提了一次又一次求來的。
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