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雪卉陶塵澤全文第14章  

何雪卉陶塵澤全文第15章  

陶塵澤還在熟睡,何雪卉輕手輕腳想要起床。
身旁的男人伸手攬住她,嗓音沙啞:「再睡會。」
何雪卉就這麼被他抱進了懷裡。
男人溫熱的鼻息撲在她的頭頂,耳旁是他有力的心跳聲。
何雪卉還記得陶塵澤拒絕手術時的冷淡,如今的狀況讓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陶塵澤感覺到懷中人的戰慄,手臂微微收緊,鼻音濃重:「冷嗎?」
「不冷,我想喝水。」
何雪卉隨意找了個借口,就要掙脫他的懷抱起身。
哪知陶塵澤立刻收回手,率先下了床,倒了杯水送到了她嘴邊。
這是什麼情況?
何雪卉愣愣地接過水杯。
這個人真的是陶塵澤嗎?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穿着白色的家居服,頭髮柔順地搭在額前,睡眼惺忪。
顯得格外溫柔。
看到何雪卉獃獃的樣子,陶塵澤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話語中笑意明顯:「怎麼了?
一大早就發獃。」
何雪卉低頭喝水,斂眸蓋住眼中情緒:「沒事,做了個噩夢。」
這話應付住了陶塵澤,他沒再追問,轉身走了出去。
1何雪卉這才有空好好打量周圍環境,這裡不是自己家,看這極簡的裝潢風格,這裡應該是陶塵澤的家。
她下床,走進衛生間。
情侶牙刷映入眼帘,何雪卉猶豫着拿起了粉色的那一支。
出來時,餐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
陶塵澤一邊摘下身上的圍裙,一邊往房間走去:「有急症患者,我先去醫院,你自己慢慢吃了再來。」
他很快洗漱完換好了衣服,戴上了那副金絲眼鏡,這幅樣子才讓何雪卉覺得,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的確是陶塵澤本人。
門被輕輕關上。
房子里只剩了何雪卉一個人,她仍然有些恍惚。
何雪卉摸着剛剛被陶塵澤輕輕親過的臉頰,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腦海中空白的這一年,都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現在的她和陶塵澤,究竟是什麼關係?
何雪卉將腦子裡的疑問暫且放下,收拾好情緒來到了醫院。
她得找張笑笑問問。
醫院裏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見到她都熱情地打着招呼。
「向主任早。」
何雪卉保持着禮貌的微笑,一一回復。
「早。」
辦公室還是原來那個,她現在仍然是普外科的副主任。
習慣性地換好白大褂,就有小護士匆匆來找她去查房。
一通忙下來,她也把現在手上的病人情況了解得差不多。
終於得空,何雪卉打算去找張笑笑。
剛走到護士站就又看到護士台上擺了一堆點心,包裝袋上印着【玉溪莊園】字樣的logo。
「依依?
你看什麼呢?」
張笑笑剛教完新來的護士,回來就看到何雪卉站在護士台前面發怔。
她伸手在何雪卉眼前揮了揮。
後者終於回過神來,指着護士台上的點心問:「這是……誰送的?」
張笑笑一臉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蘇曉雪啊,她不是經常送嗎?」
何雪卉捏了捏發汗的手心,猶豫開口:「她和陶塵澤什麼關係?」
張笑笑更震驚,恨不得立馬把她拉去做一個腦部檢查:「她是陳主任未婚妻啊,依依你今天是怎麼了?」
何雪卉腦中轟然一聲,蘇曉雪現在還是陶塵澤的未婚妻,那她又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