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袍道士變身帝皇俠很合理吧第9章收回茅山至寶在線免費閱讀

黃袍道士變身帝皇俠很合理吧第10章 師徒見面在線免費閱讀

「喂小子,上面那殭屍是成王的飛僵,不僅飛天遁地會法術,還能吸人陽元,你小心點!」

四目道長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張陽微微頷首,記在了心裏。

飛天遁地會法術,這已經相當於異能獸的水平了。

隨着張陽來到山頂,那殭屍王也緩緩從石碑上站了起來。

屍王看向前方的金色鎧甲,眼中藏着人性化的忌憚。

他能感受到這金色鎧甲的強大,可偏偏對方氣息內斂,這又讓他無法感知出敵人到底有多強大。

但僅憑滅殺手下那些殭屍的程度,還不足以讓他後退。

因為獨自殺死近千的殭屍,他自己也可以做到。

於是乎,這殭屍王出手了。

他撲騰一下飛射而出,一掌拍向張陽。

這一掌,帶着恐怖的威勢。周圍的空氣都因此驟降至0度以下,地上的雜草在頃刻凝上了一層冰霜。

面對殭屍王的進攻,張陽不退反進,縱身一躍。手中極光劍輕輕一揮,劈開殭屍一掌之威,直直衝着殭屍王臂膀斬下。

就猶如砍瓜切菜般輕鬆容易,殭屍王就那麼沒了一條胳膊。

此時此刻,殭屍王才意識到,對手有多恐怖。

「吼!」

殭屍王發出一聲厲嘯,旋即張大嘴巴,用力一吸。

狂暴的吸扯之力噴薄而出,將張陽籠罩在內。

可惜殭屍王這一擊註定是徒勞,任他倒吸多少口冷氣,也無法令張陽腳步被動挪動半點。

「既然你那麼想吃,那我就餵飽你!」

張陽冷哼一聲,手裡的極光劍消失不見。

他雙手畫出一個太極印,金色光芒能量於掌心匯聚壓縮成一個金色光球。

乾坤極光!

下一秒,金色光球迎着殭屍王撞去,直直撞進了殭屍王口中。

殭屍王身體一僵,吸扯之力消失不見。一圈圈金色光芒在殭屍王身體四處遊走,片刻後,金光爆炸,殭屍王灰飛煙滅。

張陽掃視一眼四周,確定沒有威脅後對着地面虛空一抓,一面八卦鏡破土而出,被他抓在手裡。

解除了鎧甲,張陽藉著陰雲散去重現的月光,觀摩起八卦鏡來。

殭屍王死去,這八卦鏡移位,大陣已經破除。

「哎呀,哎呀呀,小子,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四目道長沖了上來,圍着張陽打量個不停。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實在不敢相信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力量。

「你才是東西,喏。」張陽將手裡的八卦鏡仍給四目道長,糾正道:「那是帝皇鎧甲,皇帝的帝,皇帝的皇。」

「哎呀,這可是茅山派至寶!」四目道長手忙腳亂地接過八卦鏡,鬆了一口氣。

下山十五年,總算找回一件至寶了。

這下,總算有臉回一趟師門交代交代了。

收起八卦鏡,四目道長忍耐不住心裏的好奇,纏着張陽問東問西起來。

「喂小子,帝皇鎧甲是什麼東西?」

「你能賣給我幾件嗎?多少錢你說了算。」

「真不考慮考慮,你師叔我很有錢的!」

張陽懶得搭理他,雙手插兜向山下走去。

「嘶!」

剛走沒幾步,張陽痛吸了一口氣,抬手捂着腦袋,面龐抽搐。

「小子你怎麼了?」四目道長一把扶住張陽。

「不,不知道,頭好痛。」

「坐下,我給你看看!」

扶着張陽坐下,眼見這小子臉色都蒼白起來。四目道長連忙取出一副銅錢眼鏡,戴上之後,雙眼籠罩上了一層紅光。

掃視張陽片刻,四目道長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他從身上摸出一張黃紙符,咬破手指畫出符文,而後將紙符貼在了張陽眉心處。

慢慢地,張陽感覺大腦撕裂般的痛感緩緩退去。

幾分鐘後,終於恢復正常的張陽把頭上的紙符扯下,卻發現符上的血液的痕迹正慢慢消失。

他轉頭看向四目道長說,「師叔,這符再給我幾張。」

四目道長二話沒說,擠了擠手指的血又畫出三張符來交給張陽。

「小子,這符一張只能用一次,而且用多了效果會打折的。」

「恐怕你變不了幾次小金人了,否則就會魂飛魄散。」四目道長十分嚴肅地說道。

魂飛魄散?

這麼嚴重!

張陽目光變得複雜起來,思緒翻湧,他想到了很多。

或許,並不是魂飛魄散,而是自己的靈魂會離開這具身體,回到原來的世界。

只是那時候,這具身體是否就徹底死了呢?

歸根到底,還是這具身體沒有五行血脈,難以承受帝皇鎧甲的力量。

四目道長也識趣地沒有再追問帝皇鎧甲的事,兩人離開祖地,開始挨家挨戶地搜尋起村子倖存的人來。

中途遇到幾個半人半屍,都是四目道長出手滅殺,又用符籙火化。

沒多久,兩人遇到了帶着胖子苟富貴的一休大師,四人一起展開了搜尋。

大半天過去,富貴村竟然只剩下了不到三百個活口。

僅僅一晚上,富貴村就死了三分之二的人。

要是他們來得再晚來一天,這富貴村恐怕一個活人也沒有了。

那時候,在陰屍大陣的催動下,裏面的殭屍會越來越厲害,殭屍王也會向著更高的等級進化。

苟富貴最後還是留在了村子裏,不僅找回了自己的家當,還繼承了六個親戚家的遺產。

讓苟富貴欣喜的是,容貌姣好的表嫂倖存了下來。

作為苟家唯一倖存的男丁,苟富貴決定要好好照顧表嫂。

回到道觀,發現周小玲已經做好了午飯,就等着他們回來。

吃飽喝足,張陽將今天發生的事都告訴了周小玲,也說明了馬十一收他們為徒的真實目的。

周小玲在短暫的悲傷後,接受了事實。

張陽也藉機詢問周小玲被馬十一收徒之前的事情,對於自己的過去,周小玲並沒有遺忘,記得十分清楚。

而周小玲之所以會拜師馬十一,也是馬十一曾經到周小玲的家門拜訪牽線所成。

當天夜裡,道觀門口。

「師侄,你真不跟我一同前往茅山?」

「不了,謝師叔好意。」

「好吧,那我們走了。」四目道長嘆了口氣,和一休大師一起離開了道觀。

目送兩人離開,張陽悄悄看了眼滿臉笑容揮手送別的師妹,有些不舍。

他已經拜託了四目道長和一休大師,前往周小玲的家裡報信,讓其家人來接她回家。

至於接下來的日子嘛,除了每天和師妹愉快地相處外,張陽也並不鬆懈。

他開始琢磨學習起茅山道法來,並帶着師妹從最簡單的畫符開始。有四目道長臨走之前撰寫的學習手冊幫助下,兩人學習的進度都很快。

不到三天,他們就成功畫出了鎮屍符和火符。

院子里,陽光明媚。

周小玲十分享受和張陽待在一起的這段日子,輕鬆,愉快,自由。

「師哥,我們為什麼不跟着師叔們走啊,你就不好奇茅山是什麼樣子嗎?」周小玲歪着腦袋問。

「他們一走,恐怕有人就忍不住回來找我們了。」

「誰啊?」

「咱們的孽障師傅,馬十一。」張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