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逃婚

第10章 從天而降的男人

電話掛斷以後,路漫漫很快就收到了一條微信。

楊甯給她發了一個地址定位過來,約她在附近見面。

猶豫了一會兒,路漫漫還是讓司機調轉了方向。

十五分鐘後,她到達了觀星廣場。

由於天氣寒冷的原因,往日熱鬧的廣場顯得有些空曠。

楊甯身着一件雪白色的毛絨大衣亭亭立在摘星樓前,遠遠望去,她光芒灼灼,宛若一顆墜落在人間的星辰。

寒風微起,墨色長發在她身後飛舞。她輕輕一笑,整個世界瞬間都黯然失色。

「甯甯!」

看到她,路漫漫高興地喊了一聲。

「臭丫頭,你可算來了!」

楊甯罵了她一句,卻對她張開了雙臂。

路漫漫撲過去,像只小猴子在她懷裡蹭。碰到她的手,她感覺冰涼冰涼的。

「天這麼冷,咱們上樓找家甜品店坐下再聊吧!」

「好!」

楊甯笑着捏了捏路漫漫的臉,兩人才手挽着手往樓上走。

摘星樓第五層,一家名叫『甜甜酒窩』的甜品屋。

路漫漫和楊甯坐下以後,兩人各自點了一杯熱騰騰的熱飲。

雙手捧着杯子取暖,路漫漫好奇的看向楊甯問:「甯甯,剛才你在電話里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我不能嫁給燕嘯騏呢?」

為了阻止她,楊甯甚至連支持她搶親的話都說出來了,路漫漫不得不重視,這燕嘯騏到底是何許人也?

「漫漫,你怎麼會和那個男人有牽連?」楊甯優雅的用小勺子攪動咖啡,蹙着柳煙眉看她。

「他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路漫漫吧唧一口下肚,含齒不清的問。

「我差點忘了!這些年你都生活在渝都,自然是沒有聽過燕嘯騏的大名。你不知道,他在我們蜀州,那可是榜上有名的花花公子!」

「噗——」

路漫漫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剛喝進口的熱飲噴出來,水星子差點濺到楊甯身上。

「榜上有名?咱們蜀州花花公子很多嗎?」

嫌棄的看了路漫漫一眼,楊甯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桌上的水珠兒。

「還笑!你知道他把別人害得有多慘嗎?之前我不是跟你提過,我們公司我有個勁敵,那隻『小百靈』?他上個月還跟人家打得火熱呢,結果不到一周就換女人了。現在那隻鳥整天失魂落魄的,嗓子都哭啞了,完全沒辦法錄唱片。我們老闆大怒,一生氣,直接和她解約了!」

「啊?這麼慘?」路漫漫聽了,替對方惋惜一嘆,可隨即她就笑眯了眼,「不過這麼一來你不就沒競爭對手了?太好了!甯甯,以你的實力,只要稍加打造,一定會成為音樂界里的一顆閃耀之星。來,為我們華語樂壇未來的天后乾杯!」

說完,她豪爽的舉起了手裡的杯子。

看她這副德行,楊甯沒好氣的睨了她一眼。

她輕輕叩了叩桌子,嚴肅的對路漫漫說道:「你這丫頭,就愛貧嘴!正經點兒行不行?我跟你說的這些都是事實!路漫漫,燕嘯騏這個人你碰不得,更不能嫁!明白嗎?」

「不能碰啊……」路漫漫咕噥。

可她不僅碰了,還跟他睡了一晚!這可怎麼辦?

「對,不能!」楊甯認真的肯定,「那個臭男人就是仗着自己家世好,有長相,整天到處惹風流債!你要是和他結婚,小三小四起碼能繞地球一圈,滅都滅不過來,到時候你就天天在家坐着哭吧!」

「哈哈!有這麼誇張嗎?」路漫漫沒有被嚇到,反倒笑了起來。

她腦海里忍不住浮現出那個男人的樣子,心道:他真是這樣的人嗎?

「一點都不誇張!他可是花花榜上第一名!你要是嫁給他啊,有你好受的!還不趕緊說說,你跟他之間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就奔着結婚去了?」楊甯瞪着路漫漫詰問。

美人含怒,格外有風情。

路漫漫看得賞心悅目,竟連陰鬱的心情似乎也明朗了許多。

她眉眼彎了彎,笑着回答道:「我能跟他怎麼了?不就是我爸,非得讓我嫁給他!」

關於酒店的事情,路漫漫沒打算告訴楊甯。

昨晚那一夜對她來講純粹就是個意外,絕不可能再發生第二次!

「路叔叔?他為什麼要把你嫁給他啊?」楊甯不知道燕路兩家有何淵源,甚是疑惑。

「哎……這個說來就話長了。我們先不聊他了,說說你吧,你怎麼知道白靜璇和司霆哥哥吵架了?他怎麼知道我回來了?」她特意囑咐過小昱,白靜璇更不可能說。那麼,趙司霆是怎麼知道她回來了?

「……」

說好了說她,結果立馬就扯到趙司霆身上去,楊甯很鬱悶,有種想拍路漫漫腦瓜子的衝動。

「都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情關心他們的閑事?你還是先想想自己吧!別看路叔叔疼你,一向都慣着你。可一旦他認定的事情,從來就沒有改變的,這一點你可是比誰都要清楚!」

「嗷!」

聞言,路漫漫哀嚎,作死狀趴在了桌上。

正惆悵着,父親的電話打了進來。

看到來電顯示,路漫漫嚇得扔掉手機。

她看向楊甯,着急問道:「甯甯,怎麼辦,怎麼辦?我爸打電話來了,他肯定是問我結婚手續辦好沒,我該怎麼說?」

「……」沉吟片刻,楊甯回答:「依我看,你還是先去渝都吧!」

路漫漫一怔,隔了幾秒鐘她才反問:「你的意思是……讓我逃婚?」

楊甯點頭:「沒錯!你先暫時離開蜀州。至於路叔叔那裡,我來幫你周旋。叔叔一定是不知道燕嘯騏的真面目,我去告訴他實情。他那麼疼愛你,若知道燕嘯騏是個不靠譜的男人,他肯定不會再逼你嫁給他!」

「你說得對!」路漫漫贊同道:「可我就這麼逃走了,燕嘯騏沒等到我,給我爸打電話先參我一本怎麼辦?」

到時候父親先入為主,不相信楊甯的話,那豈不是很糟糕?

「別怕,我現在立刻去你家!至於你,馬上去機場!總之,不要和你爸正面起衝突。」

「好!」

商定完畢,二人立馬開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