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宋枝宜玩得精疲力盡,恨不得現在回去家裡睡個醉生夢死。
  她們的車子停在機場,宋枝宜現在這樣是肯定不能開車的,只能是徐清杳來開。
  這是徐清杳第一次在美國開車。
  她的開車技術不是很好,宋枝宜很喜歡掌握方向盤的快感,所以她開車的機會很少。
  甚至可以說是幾乎沒有。
  都是宋枝宜在開車。
  從機場開回兩人在波士頓市中心的房子,距離不是很長也不是很短。
  徐清杳一路上都開得戰戰兢兢的。
  車子開回車庫,徐清杳放鬆下來,宋枝宜也悠悠轉醒。
  「出意外了?」
宋枝宜看着不停喘氣的徐清杳。
  不應該的,要是出意外了,她估計就醒了,總不能她暈過去了吧?
  「沒有。」
徐清杳解開安全帶,「你這麼想我們出事嗎?」
  宋枝宜笑眯眯的,「不能這樣誤會我的,我可是很惜命的。」
  徐清杳推開車門下車,發現她的腿都是軟的。
  「宜宜,來扶我一把。」
  宋枝宜趕緊過去扶着徐清杳。
  「你這是怎麼回事?」
  「第一次在美國開車,有點緊張。」
徐清杳說得都不好意思。
  宋枝宜笑得不行。
  「寶貝,你真的好好笑誒。」
  「好笑嗎?」
  「很好笑,開車又不是讓你開飛機。」
  「我多久不開車,你又不是不知道?」
徐清杳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上去捶笑得不行的宋枝宜,「而且來到這邊之後,一直都是你在開車,我就是看着。」
  「你的駕駛證總不能是買來的吧?」
  徐清杳:「是我正兒八經考來的。」
  「那不就得了?」
兩人回到家裡,行李等人送來。
  宋枝宜攤在沙發上,一邊打字一邊說:「人家敢給你駕駛證,那就說明,你有開車的資質。」
  徐清杳:「謝謝,我當你在誇我了。」
  宋枝宜笑得快要發瘋了。
  「寶貝,你要相信我,我雖然一直在笑,但是我是愛你的。」
  徐清杳:……  *  國內放假的時間,哈佛開始上課了。
  班上一共就五個中國人。
  因為上課那天是除夕,所以大家約着下課去吃一頓中餐,就當作是過年了。
  春節是中國獨有的節日,不能要求國外大學跟着國內一樣給放假的。
  徐清杳想着也行。
  下課之後,她給宋枝宜發信息。
  宋枝宜回復很快。
  宋枝宜:我們這算是心有靈犀了。
  徐清杳:你也是和班上的中國同學去吃中餐?
  宋枝宜:對的,要是我們能在一家中餐廳遇到,我們就拼桌。
  徐清杳:應該不會的,我這邊都是不怎麼吃辣的。
  宋枝宜:那你這個無辣不歡的,不得吃得難受?
  徐清杳:一年一次,沒關係啦。
  宋枝宜:行,要是沒有吃飽,回家給你加餐。
  徐清杳:好的。
  徐清杳和同學一起上了的士,前往定好的餐廳。
  席上,被他們五個人稱為大哥的男生,舉杯:「祝大家新的一年順順利利。」
  「順順利利!」
  「祝我論文快點通過,學分快點修完,要不是答應我爸媽要拿到碩士學位才回去,我早就離開美麗國了!」
坐在徐清杳左邊的女生說。
  聽口音像是江南那邊的人。
  「我也是,早就不想待在哈佛了。」
  「我讀這個碩士,完全是因為我爸媽說,等我畢業回去,他們就不管我了。」
  聽着大家的發言,徐清杳不由地笑出聲。
  都說中國人來美國留學的,絕大部分都是家裡富的流油的。
  如今看來是真的,她班上的是真的很有錢。
  「Renee呢?
你為啥來留學啊?」
  話題轉到了徐清杳身上。
  徐清杳想了想,說:「一部分是因為家裡,一部分是因為我想出來試一試。」
  「如果不是我閨蜜,我估計不會來美國讀書,我夢情是英國牛津。」
  班長說:「我也想過去英國的,後面想了想,還是美麗國吧,家裡有生意在英國,搞不好我每月都要見一次家裡人,我會發瘋的。」
  「你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哥啊?」
  「公子看看我,我畢業去你家公司上班行不行啊?」
  班長笑說,「行啊,如果你們看得起我家公司,公司大門為你們敞開。」
  徐清杳拿起手機,點開和楊謙白的對話框。
  徐清杳:新年快樂。
  楊謙白:新年快樂。
  緊跟着是一個紅包。
  徐清杳:嗯?
幹嘛給我發紅包。
  楊謙白:來美國一年就忘記了老傳統?
  徐清杳:所以,那是給我的壓歲錢?
  楊謙白:還不算太笨的。
  徐清杳領取紅包,心裏美滋滋的。
  楊謙白彼時正在開會,看到姑娘信息,疲憊神奇消散些。
  徐清杳:你記得吃晚飯,我在和班上的中國人一起吃年夜飯。
  楊謙白:好,玩得開心。
  楊謙白收起手機,接着投入工作中。
  *  新學期的學習很重,徐清杳每天醒來,就欠導師一篇論文。
  宋枝宜也是如此。
  每天過得水深火熱。
  因為學習太重了,所以徐清杳已經擱置了追求楊謙白的事情。
  愛情確實不能超越前程。
  徐清杳每天都在發瘋地學習,楊謙白許久沒有見到徐清杳,開始不習慣。
  他打開徐清杳的朋友圈,之前她會過幾天更新一次,現在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更新了。
  怎麼回事?
  難道是因為他不給回應,所以姑娘放棄了?
  楊謙白不禁這樣想。
  其實,他是心動的。
  如果不是,他不會每天回復姑娘的信息。
  也不會關注她的生活圈子。
  這下姑娘不再追着他跑,倒是讓他不習慣了。
  楊謙白想,是不是應該給徐清杳點回應,別讓姑娘那麼輕易放棄呢?
  還在瘋狂寫論文的徐清杳,自然是不會知道。
  此時的楊謙白,心裏已經因為她許久不聯繫他而感到心慌了。
  寫論文才是重中之重,其他邊上站!
  包括楊謙白也在邊上站行列。
第278章番外:徐小姐的倒追日記9  等到徐清杳想到楊謙白,已經是一個月之後了。
  這一個月里,她幾乎是發瘋的學習,到了高中都沒有廢寢忘食地步。
  「你結束了?」
  坐在她身後的男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問。
  徐清杳點頭,再是不結束,她就要結束了。
  果然這種頂級名校,一般人真的不能駕馭。
  她一篇論文,寫到她差點死在圖書館。
  那個男生忽然尖叫,「同學們,我們要加油,已經有人結束論文了!」
  班上炸開鍋,都在喊着「OMG」,喊完接着埋頭苦幹。
  徐清杳收拾好東西離開。
  走出教學樓就看到宋枝宜車子停在門口。
  她抱着電腦坐在副駕駛,中控台放杯子的地方,被她放了一個能撐住pad的支架。
  她說不喜歡圖書館的壓抑氛圍,好像是不寫完論文會怎麼樣似的。
  也不喜歡在家裡的寫論文的感覺,因為累了分分鐘會回到房間里睡覺。
  咖啡廳根本不想工作,只有在車上,才會想着寫點東西。
  所以,一個月來,徐清杳在圖書館、教學樓學習,宋枝宜就在副駕駛寫論文。
  聽到有人敲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