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知是被酒精摧毀還是被湧上來的**摧毀,沈宇郴幽暗的眼眸和涼薄的嘴唇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忽然一片黑影投下來還有濃烈和嗆鼻的酒氣,讓林妮一怔,睜開眼睛看到忽然放大的臉。
「啊!」
「砰砰乓乓——」伴隨着桌子翻地的聲音,林妮直接跌倒在地,「沈宇郴,你在幹嘛?」
林妮坐在地上,美目圓瞠,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然而這在沈宇郴眼裡只剩下林妮胸口搖曳的弧度,讓沈宇郴口中更為乾燥。
「幹嘛?
林妮,和我做一次就讓你這麼受不了?
放心,我會給你雙倍的價格!」
沈宇郴慢慢靠近坐在地上顫抖着的林妮。
「沈宇郴,你這個混蛋,滾開!」
到這一刻林妮心裏越來越慌,不管周圍有什麼東西,林妮只要拿起來就往沈宇郴身上招呼。
「林妮,林妮……」沈宇郴直接撲上去,撕咬着林妮因為掙扎而暴露在空氣里如玉的肌膚。
獨屬於林妮身上淡淡的甜香更加刺激沈宇郴身上泛濫的**。
「砰。」
「我操,誰?!」
沈宇郴摸了摸滲出血跡的嘴角,眼裡有着好事被打攪的冷冽。
第30章一定要遠離那個地方林妮慌張的從地上爬起來,收了收已經滑到腰間的衣服,緊咬貝齒,眼裡漫過水光。
「呵,我當誰呢?」
沈宇郴看着面前臉色鐵青的霍池秋不屑一笑。
林妮似乎看到了隱藏在沈宇郴內心深處的性格。
「砰——」又是一拳,直接招呼到沈宇郴臉上,哪怕沈宇郴做好防禦架勢還是招架不住霍池秋猛烈的進攻。
「給你三秒鐘,滾!
以後別讓我在公司里看見你!」
不帶一絲感情波瀾的聲音,彷彿帶着寒渣,讓縮在桌子後的林妮都忍不住一顫。
「沒到最後一步,誰勝誰負還說不準呢,我的大哥!」
沈宇郴也絲毫不退讓,臉上哪怕掛着彩,周身的氣質和野性也絲毫和霍池秋不逞想讓。
林妮自從聽見沈宇郴口中的大哥,耳邊再也聽不清任何東西。
大哥,大哥……林妮扶着桌子定了定心神,哪怕強忍住哭泣的衝動,眼淚還是不要命的一串串往下掉,無聲的哭泣最讓人心酸。
這一幕落在霍池秋眼裡,心臟一緊。
還沒反應過來,林妮直接撞開走過來的霍池秋往公司門外瘋狂的跑出去,跌倒了,沙礫嵌進肉里,安小律周熙絲毫也感覺不到,爬起來繼續跑。
她不知道上哪裡去,只知道她一定要遠離那個地方。
林妮橫衝直撞,猛然間抬頭,刺眼的白光,和刺耳的鳴笛聲把林妮釘在地上,腳下քʍ像是被粘了強力膠,一步也挪不動。
「啪——」終於,世界安靜了……林妮嘴角漫開一抹笑,身下的血像彼岸盛開的最妖艷的曼陀羅華,窒息的誘惑。
「林妮——」霍池秋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心臟像是直接被人捅開一刀子,血淋淋的,疼。
「林妮……安……然,醒醒,不要睡,不要睡……」霍池秋抱起地上生命不斷流逝的林妮,往不遠處的醫院裏狂奔。
「林妮,我警告你,不準睡,你的命是我霍池秋的!」
林妮迷濛間看到霍池秋的聲音,最後再也撐不住直接昏死過去。
「醫生,醫生——救人——」霍池秋身上染着林妮的血,眼神猩紅,讓周遭的醫護人員嚇了一大跳。
「還不趕緊救人,人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讓整家醫院給她陪葬!」
男人的嘶吼聲音回蕩在醫院裏。
院長下來z看見是霍池秋,心頭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