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利群和錢睿的協議

第十章、單刀赴會,現場直播

  郁冬走後,我就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班主任問什麼我都不說話,後來班主任也懶得問了,呆了一上午就讓我回去了。
  想來,我幾天沒有上學,我媽應該是給我請假了!
  不知道為什麼,中午郁冬沒有來找我報仇,劉超他們也沒有在來找過我,只是偶爾碰面的時候,他們也只是看看我就走了。
  我也沒有多想,既然他們不來惹我麻煩,我樂的清閑。
  只是,鬱悶每天早晨依然給申秋送飯,傻子也看的出來郁冬喜歡申秋,只是申秋貌似並不喜歡他,每次送來的早餐,申秋都給扔了。
  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糾纏上的,我也不想問,跟我也沒什麼關係。
  時間一晃而過,一眨眼半個多月過去了。
  那天錢睿來上學了,我們並沒有說話,就像一個陌生人一樣,好像從來沒有認識過。
  安靜來的很突然,又讓我慶幸,只是這種慶幸並沒有持續多久,一切只是暗流涌動,暴風雨來臨的前兆罷了。
  那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樣,放學準備回我媽家,不巧的是鐵牛來找了我。
  學生宿舍。
  「王希,來了!」
  我看着幾個不陌生的面孔,平日里出雙入對,為首的是高三的張海峰,也不是省心的主,跟利群是對頭,雖然我沒見他們有過衝突,聽劉超他們談起以前的事說兩個人沒少打架,到現在也是半斤八兩。
  「張海峰?」我脫口而出。
  鐵牛拍了拍我說:「叫峰哥!」
  我感受着鐵牛的手勁,嚇了一跳,這小子不愧叫鐵牛,勁還真大。
  「沒關係,坐吧兄弟。」張海峰大方的說著把床上的煙仍在桌子上說:「自己拿自己抽,別拘束。」
  我不知道張海峰找我幹什麼,但是事情絕對不簡單,我早就對這些人,這些事沒了興趣,峰哥也好,山哥也罷,不打交道跟我都沒什麼關係。
  「把我叫來不只是抽煙的吧,有什麼事兒就直說了吧,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我說。
  「痛快!其實我一直都想單獨找你聊聊,只是以前你跟着劉超,咱們是對立面,我一直都挺看好你,覺得你跟劉超那個兩面三刀的小人可惜了,現在看來,他的確是,你們之間的事我多少也清楚點,包括你知道的和你不知道的。」
  我皺了皺眉,等着下文,只是張海峰沒有繼續說下去,這時鐵牛拿起煙遞給了我說:「來吧,希哥,慢慢聊!」
  我接過煙,看着壯碩的鐵牛問:「你叫我什麼?」
  「希哥!」
  「怎麼不習慣啊?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在關注着你,從你跟劉超反目開始,我們一直有三種聲音,第一,你被欺負的抬不起頭,第二,轉學,可惜我們都錯了,只有峰哥堅定的說你沒那麼弱,一直都最近,你讓利群吃了癟。」鐵牛說道。
  「呵呵……沒想到峰哥這麼看得起我,抬舉了,過去的事了,還提幹嘛,我也不想跟他們有什麼牽扯!」
  張海峰站起身悠悠的說:「兄弟啊,你混了這麼久,說不混就不混了嗎?你覺得利群,劉超,那些只認錢不認人的人真能放過你?」
  「什麼意思?」
  「上次我讓鐵牛提醒過你,可惜,你又信了他們,現在把你叫過來就是想親自提醒你。」我看着張海峰篤定的眼神,心裏莫名的一慌。
  「錢睿是你姐吧,當然,不是親姐!你們之間遠遠沒有結束,利群是什麼人我太清楚了,劉超那個傻嗶屁顛屁顛的把自己喜歡的人送了出去,還以為利群會感恩戴德!」
  「峰哥,你到底什麼意思,麻煩你說清楚點。」我心裏一下就慌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以為我已經無牽無掛了,可是一說起錢睿我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
  「利群和錢睿私下裡達成了什麼協議,具體是什麼我不知道,我覺得有兩種可能,第一:因為錢睿骨折的事,錢睿要報仇,所以接近利群,畢竟她也是個有仇必報的女孩,你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第二:她想借利群的手繼續打擊你,如果是第二點我還真是挺感興趣,王希,你是怎麼讓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對你恨之入骨?說來,這也是一種本事。」
  我的後背升起一絲冷汗,張海峰這個人太不可思議了,他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呢?
  怪不得他和利群鬥了這麼久還是平分秋色,是有些本事,難道真像他所說,不管是哪種可能,我都不能置之不理,錢睿想去找利群報仇無非是引火自焚,可是如果想借利群的手打擊我,我該怎麼辦呢?
  錢睿啊錢睿,難道你真就這麼恨我嗎?
  「峰哥,我想既然你叫我過來,應該有應對的辦法把?峰哥要是幫我,我欠你一個大人情,以後我一定還。」
  張海峰笑了笑說:「人情就算了,說是幫你其實也是幫我自己,我跟利群是死對頭,這你也知道,我張海峰明人不做暗事,我告訴你這些也是想跟你合作,大家各取所需,沒有什麼人情不人情的。」
  聽到這話我確實有些意外,跟張海峰一比,劉超他們的確是小人無疑。
  「峰哥,我跟錢睿雖然有矛盾,她恨我,我無話可說,但是現在不管那種原因,我都不想她受到傷害,你就說我需要做什麼吧。」我爽快的說。
  張海峰豎了豎拇指說:「我確實沒看錯你,是個有擔當的人,至於你和錢睿有什麼矛盾我不感興趣,但是你這話我愛聽。」
  「我得到了消息,利群會在今天下午放學帶着錢睿去KTV唱歌,然後……」說到這裡,張海峰的眼中居然有了一絲恨意,他咬着嘴唇說:「以我對利群的了解,他肯定打算把錢睿灌醉,然後上了她……」
  「那我能做什麼?」我無奈的說道,對利群,張海峰這種層次的人,遠遠不是我這種憑着一時下手狠,就能對付的了的。
  「利群多半會在錢睿晚上喝的酒中下那種葯,到時他們在KTV做事的時候,你找你爸過來,我相信如果你爸看見了這一切,利群即便是個富二代,也吃不了兜着走。」
  「下藥?」我故意避重就輕的問道。
  讓我更驚訝的是,他竟然讓我叫我爸,說明他知道我爸是做什麼的,自從上了高中,我爸從來沒送我上過學,他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對,利群經常那麼干,畢竟不可能所有他看上的女孩子都輕而易舉的被他灌醉的,所以他為了今天就品嘗到錢睿的味道,他肯定會下的!!我想這應該是他們協議中的一部分,只是利群這個人向來陰險,說話從來是說一套做一套,不可能跟錢睿表明。」
  我點了點頭問道:「峰哥,除了這個,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們自己報警不行嗎?」
  「自己報警?別逗了,利群去的地方都是自己有關係的,即便被帶走了,他爹花兩個錢就弄出來了,我的意思你不會不明白把?」張海峰反問道。
  「我明白,只是……」我有些難為情,那天之後我沒有跟我爸說過一句話,我爸打電話來也讓我媽給罵回去了,讓我找他,我做不到!更何況能不能及時出現還另說呢。
  看我不說話,張海峰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又對我說了一句:「話,我是給你帶到了,具體的你做不做,就看你了,反正我保證一點,如果這次能讓利群進去,你在學校里以後我罩着,沒了利群,他劉超就是個屁!」
  「你考慮考慮吧,走了哥幾個,去吃飯!」
  他的話說完就招呼着幾人離開,看他們走我也不能一個人留在這,也跟着走了出去,道別的時候張海峰也沒有挽留我的意思,我不禁感覺到他還真是個有意思的人,至少,不虛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