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了一聲抬起了小臉,「這是我的事,就不勞你霍總操心了。」
霍硯辭又成功被噎住。
「我早說過,你最好是快點簽字離婚,現在開始後悔了吧。」
喬時念還故意刺激着他。
霍硯辭一想到喬時念會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再也控制不住心頭怒意,一把便將她壓到沙發,發了狠地吻她!
蠻橫的力度讓喬時念連反抗都無門。
狗男人霍硯辭,就只會用這招了是吧!
喬時念氣極,索性咬住了他的舌尖!
分明有血腥味在口腔蔓延,霍硯辭卻不肯鬆開她,仍死死地吻着她,奪走她的每一寸呼吸。
他的手也在她的身體四處惹火作亂。
喬時念明顯的感覺到霍硯辭的某處起了變化,再這樣糾纏下去,恐怕就收不了場了!
喬時念又氣又慪,偏偏還抗衡不了。
幾次被霍硯辭強吻,喬時念也有經驗了,她忍氣吞聲地放棄了抵抗,嗚咽着發出難受的聲音。
果不其然,幾秒後霍硯辭鬆開了她的唇。
但他並沒有打算放過她,單手捏着她的臉頰,「喬時念,我說了,你再提一次離婚我就讓你疼一次。」
喬時念實在忍受不了他又捏她臉,而且他的手掌幾分鐘前還捏過她的腳!
「你放開我!」
「先說清楚,你跟莫修遠之間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去醫院看他,為什麼總和他吃飯!」
霍硯辭執着於這個問題。
知道男人都要面子,特別是霍硯辭這種自大自負的男人,就更忍受不了自己老婆愛別人這種事了。
她要還敢挑釁他,估計後果會有點慘。
喬時念才經歷過一場驚嚇,這會兒實在沒力氣再跟霍硯辭斗。
「他是我老闆行了吧。」
喬時念喘息着道。
反正她要加入遠征,霍硯辭遲早知道,說了就說了。
「你要去遠征?」
霍硯辭頓時有點咬牙切齒,「我讓你在霍氏任挑一個職位,你不選,卻要去遠徵集團!」
喬時念的呼吸總算平緩了下來,她哼道:「可我除了投資總監的位置,其它職位都不稀罕!」
霍硯辭被喬時念嗆住,他壓着怒火問,「白依依哪得罪了你,你為什麼就非看她不順眼?」
一提到白依依,喬時念就恨不得撕了她,「她哪兒都得罪了我!」
「是些什麼地方,告訴我。」
霍硯辭堅持。
害她進精神病院,派人折磨她致胃癌,弄垮喬家,害外公坐輪椅,這些都是前世發生的事,目前不可能查得出什麼。
唯一就是程婉欣,她確實被白依依收買,這件事可以查到。
「程婉欣和她是一夥的,你說去查,查了么?」
喬時念冷聲。
霍硯辭微頓了下,「我最近忙,還沒來得及。」
「什麼忙,這就是借口!
你壓根就不信我的話,在你心中,就認定是我在污衊白依依!」
喬時念說著推了下霍硯辭推不開,氣得又用腳踹他,霍硯辭到底顧及着她扭到的腳踝,鬆開了對她的壓制。
「霍硯辭,但凡遇到白依依的事,你都會選擇信她而不信我,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給我個痛快?
畢竟離了對誰都是種解脫!」
說完,喬時念跳着進了卧室,從里鎖上了房門。
除了頭天晚上,之後的這些天霍硯辭可能是怕吵她,都睡在了客廳沙發。
眼下倒是也能互不影響。
霍硯辭看着關閉得死死的房門,默了半晌,壓住心頭的煩悶,給陸辰南打了電話。
「我晚點發個人的資料給你,你查一下她跟白依依的關係。」
這種事情,陸辰南自然爽快答應。
「辭哥,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居然找我查起了人,你手下的能人不夠用?」
霍硯辭道,「讓你查就查,怎麼那麼多廢話。」
「得嘞,保證完成任務!」
陸辰南問道,「辭哥,我聽說嫂子和你一起去了M國,你們現在是不是甜如蜜呢,嫂子還在為上次山莊的事生你氣么?」
霍硯辭揉了下額頭,「白依依的葯被換,她都進醫院洗了胃,喬時念作為當事人之一,我找她問前因後果,這種行為很過分?」
陸辰南知道白依依在山莊差點藥物中毒,也知道喬時念因這事不悅去了湖省幾天,但他不知道具體的原因。
沒從辭哥嘴裏問出來就算了,傅田田竟也不知詳情,害他鬱悶了好幾天。
眼下辭哥主動提了,陸辰南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可以知曉真相的好機會。
「你問前因後果當然沒有錯,但你是在什麼情況之下,用什麼語氣問的呢?」
「這很重要?」
「當然重要!」
陸辰南開始了他對女人的分析,「同樣一件事,話說得婉轉好聽,女人不僅不會生氣,說不定還會體貼你的難處。
反之,就一切都反之。」
霍硯辭沒有立即出聲。
喬時念那天在醫院走後,直接就回了龍騰別墅,連他電話都給拉黑了。
隔天又沒有任何徵兆地去了湖省,連續幾天沒有任何消息,他去了湖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