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影觀影之圍觀源頭組第1章 第四次忍界大戰在線免費閱讀

火影觀影之圍觀源頭組第2章 繼續四戰,帶土社死在線免費閱讀

「你……見過我的全盛時期?」

「不,所以……」

天空一聲巨響,打斷了無的話。到來的是一塊能被所有人看到巨大的天幕。

【說著可以的宇智波斑一個人衝進了忍者聯軍包圍圈,乾淨利落卻顯得華麗的體術,可抵萬軍的火遁,巨大的天礙震星,一劍平山河的須佐能乎。無一不在展現宇智波斑的強大。】

「我…那個被打飛的是我。」

「啊,那個被踹入沙子里的是我,我…我們要戰鬥的是這樣的怪物嗎?」

「他甚至不會解除穢土轉生。我們根本沒有贏的希望,五位大人都生死不明。我們根本贏不了。」

絕望在忍者聯軍中蔓延,站在宇智波斑面前的忍者聯軍都在天幕中看到了自己的死相。

「冷靜,這不是真的,是陰謀,都冷靜下來。我們要相信影的力量。」

有人在試圖恢復士氣,而被寄予希望的影們死盯着高台上的無和宇智波斑。

汗水從臉頰划過,這可不是努力或者人多就能打敗的敵人啊!

就在大家都要放棄希望時,一道聲音從天幕傳來:「所以,我不是說了無聊嗎!」

只見天幕上一位女子用劍擊碎了五影倒地的畫面。

「我就說,這是假的嘛,你看,可以被擊碎,說不定是幻術什麼的。」

「對對對,我剛剛也是這麼想的。」

「再怎麼樣也不過是木葉初代火影的手下敗將,怎麼可能壓着我們的影打。」

被眾人討論的宇智波斑看着天幕中女子用的劍術陷入了沉思。

「泉奈」那個早早被掩埋在時光長河中的人,那個不管過去多久,都能清晰記得的面容,那個會乖巧喊着『斑哥』的孩子。為什麼…她會泉奈的劍法?

另一邊被面具人攔下的鳴人,看着突然停下攻擊的人柱力,和不再說話的面具人,疑惑地搓出螺旋丸向面具人頭上打去。

「琳……」面具男溫柔地呢喃出這個名字。抓住鳴人襲來的手臂將他丟了出去。

「是嫌我太慢了嗎?你放心,我馬上就讓卡卡西去見你。到時候,你,卡卡西,水門老師,還有玖辛奈大姐……很快了,馬上就可以。」面具人呢喃着意義不明的話,聽到老師名字的鳴人生氣地再次襲來。

「可惡的傢伙,絕不讓你對卡卡西老師出手。」

「太礙眼了,不過無所謂了,只需要一點查克拉,等下就送你和卡卡西一起去見他們。在這個地獄掙扎的贗品們,終於可以迎來屬於他們的真實了。」

「什麼贗品?你才是贗品,可惡,我絕對要打破你的面具。」

面具男看着抓錯重點的鳴人「無論是你還是我,都是一樣的。」

「才不一樣呢,我……」

「乖乖進來吧!」鳴人腳下突然竄出鐵鏈將他捆綁起來拖向面具人,被奇拉比及時阻止。

「礙事的傢伙。」

【「喂,琳你悠着點,現在就用這招,等下誰去阻止宇智波帶土?」橙發男子擋在黑髮女孩面前應對着沖向他們的黑色觸手。「帶土交給卡卡西就可以了,他從小時候開始就最在乎卡卡西了。有卡卡西在沒關係的,先處理掉這個比較重要。」】

聽到琳的話後,面具男肉眼可見的暴躁了。「誰會在乎那個傢伙啊!」一邊低聲反駁着,一邊加大了人柱力的攻擊力度。

就在比和鳴人呈現頹勢時,綠皮野獸突然出現給了面具男一腳。雖然被虛化躲過卻被卡卡西把人救走。

「卡卡西老師,那個面具男好奇怪,居然說什麼要送你去見琳。還說要讓你獲得幸福,明明是掀起四戰的傢伙。」

「誰說了要讓那個垃圾獲得幸福?你不要胡說八道。」

「明明是你自己給人的感覺,真的超奇怪啊你這傢伙,自說自話奇奇怪怪的。」

聽着鳴人的話,看着氣急敗壞和鳴人爭辯的身影「帶土……」

面具人止住到嘴邊的話,平靜地抬頭看向卡卡西:「眼睛和耳朵看來沒一個好使的啊!我不是說自己是宇智波斑了嗎?不要隨便給人加奇怪的身份啊!你這垃圾。」

「不,可是,為什麼?帶土你不是……」

說到一半的話被打斷,面具人一腳將心神不定的卡卡西踹飛「說了我是斑啊!你這個廢物。」

「卡卡西老師?!」

「卡卡西!」凱快步衝到卡卡西身邊「沒事吧!你說那是帶土?」

「我不知道…我現在…」

「卡卡西……現在可不是懷疑自己的時候,想知道真相,就把他的面具摘下來,這才是青春!」

「你說得對!」打起精神振作起來的卡卡西,拿着苦無重新看向面具人。

「真是熱血啊!可惜這些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毫無用處!」面具人操縱着六尾噴出強酸,在鳴人他們跳起躲避時操縱一尾進行沙暴送葬試圖封印他們。

【「帶土!你怎麼傷成這樣?都這樣了還躲在這裡不去醫院!」

天幕上突然播放着小女孩一邊生氣地指責小男孩,一邊卻動作溫柔的檢查着他的傷勢。

「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啊!」

溫柔的指責被小男孩嘻嘻哈哈打斷「我沒關係的啦琳~我可是超強的!嘶…」

逞強的結果就是傷口又有崩開的趨勢。

「真是的,不要逞強啊!我會擔心的。」

「對…對不起啦,是卡卡西那傢伙…」

「卡卡西打的?」

「不是不是,是有一群莫名其妙的傢伙欺負卡卡西。」

「所以帶土是去幫卡卡西了嗎?」

「嗯嗯,他們再也不敢去找卡卡西了,都是帶土大人的功勞。」洋洋得意的帶土被琳用力按住傷口的手刺激的一個激靈。

「琳,你幹嘛啊?」

「啊,抱歉,看到逞強的笨蛋忍不住就想欺負一下。卡卡西比你強都應付不來,你居然不找大人幫忙反而衝上去打架,而且打完架不來找我,也不去醫院,就知道自己躲在角落裏面,躲在角落裡傷口就能好了?」

帶土不服氣地小聲支吾「本來,本來也好的差不多了啊…」被琳再次按住傷口。看着琳散發著黑氣的溫柔笑臉,帶土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直接靜音。

看着琳抬起的手掌帶土瑟縮了一下,卻被溫柔的摸了摸頭「我知道帶土很重視卡卡西,但是下次不可以這麼逞強哦~卡卡西居然還和你一起亂來,真不可思議。」

聽到這個話帶土猛地竄起來:「什麼啊!琳偏心,我就是逞強,卡卡西就是陪我亂來。卡卡西那傢伙才沒那麼可靠呢,他特別過分,居然說自己還沒淪落到要被我這種傢伙安慰什麼的。我一定要打敗卡卡西成為火影,等到那個時候我看他還怎麼拒絕我。」

氣沖沖的帶土看着一臉姨母笑看着自己的琳疑惑道:「琳,你聽我說話了嗎?卡卡西那傢伙可過分了。」

「聽到了,聽到了,帶土果然很重視卡卡西呢。既然已經可以站起來了那我們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什麼?我才沒有!我 最 討 厭 那傢伙了!」

「琳,你聽到了嗎?我說最討厭卡卡西了。」

「好的,好的,最討厭卡卡西了。」】

兩個小孩在朝陽中的笑鬧稍稍緩解了戰場人們的恐懼。卻讓另一邊捕捉八尾九尾的『宇智波斑』頭皮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