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影:開局獲得雷電之力第2章 對峙在線免費閱讀

火影:開局獲得雷電之力第3章 六年後在線免費閱讀

強烈的金色光芒照亮原本被烏雲籠罩着的木葉,而劈下來的雷光不僅沒有立即消散,反而在一直持續着,就彷彿一道金色的光柱從天而降,而如此天地異象出現在木葉自然引起了許多人的矚目,不少人正飛快朝着此地趕來。

第一個來的自然是旗木朔茂,匆忙趕來的旗木朔茂看到這一景象都要嚇壞了,自己大嫂剛剛託付給自己的孩子這就發生了意外,這他怎麼對的住他大嫂和大哥。

然而還沒等他多想,那道持續了二十多秒的雷光終於開始消散,那空中原本沐浴雷光的嬰兒也終於緩緩落下。

見狀,旗木朔茂趕忙飛身,在空中接住了小晴空。而看到這個小嬰兒不僅毫髮無損,而且大眼睛撲閃撲閃着似乎在看什麼,旗木朔茂不安的心也終於平復了些許。

在旗木朔茂雙腳剛剛落在一處房頂時,他突然感覺不對勁,轉頭看向四周,發現自己已經被數十個戴着面具的忍者包圍了。

旗木朔茂眼尖的發現那一群面具人身後不遠處有還有一個身穿長袍的人,旗木朔茂頓時面色一沉道:「團藏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

來人正是火影輔佐志村團藏,他見自己被發現,也沒想躲,直接從人群後面緩緩走上前來,此時的他剛入中年,身穿象徵身份的白袍,下巴上有一個標誌性的叉形疤痕,他目光陰蟄的看向旗木朔茂手中的嬰兒說道:「朔茂,將這個孩子交出來,他可能是木葉的威脅。」

旗木朔茂眼神死死瞪着志村團藏:「團藏大人,這玩笑可不好笑,一個剛出生的嬰兒怎麼可能會威脅道木葉。」

「剛剛的異象你也看到了吧,一個剛出生嬰兒被如此強烈的雷劈了幾十秒卻還在你懷裡平安無事,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普通嬰兒。」志村團藏緩緩說道。

「那又如何,這隻能證明這孩子的不凡,完全不能佐證他會威脅木葉。」旗木朔茂高聲答道。

「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聽到團藏的話,旗木朔茂還以為危險解觸,才緩了口氣,就聽到團藏再次說道:「一切在木葉里所有不可控的強大力量哪怕只是潛在的,都是木葉的威脅,我身為木葉的火影輔佐,必須將他牢牢控制在手中。」

聽到團藏這話原本打算放鬆的旗木朔茂,神經再一次緊繃了起來,看來他與這位輔佐大人是沒得談了。

「我哪怕拼上我這條命,也會保護這孩子!」旗木朔茂眼鏡已經布滿血絲,視死如歸的衝著志村團藏喊道。

「哼,剛剛成為精英上忍的你拼上性命又如何」團藏不屑的冷哼道。

現如今的旗木朔茂還只是木葉裏面一名實力較強的忍者,還不是未來那個叱吒風雲的木葉白牙,因此團藏認為他並不是自己這幾十名手下的對手。

就在團藏打算下令動手的時候,一道莊嚴的女聲傳來。

「住手,團藏!」

一個身穿和服長袍,紅色的長髮被綁成兩個丸子,額頭上有一個紅色的菱形印記,頭戴一個金黃色的冠帽來到女人來到這裡,這個女人周身散發著女皇般的氣勢,讓人忍不住顫抖。

來人正是初代火影千手柱間之妻,木葉當代九尾人柱力漩渦水戶。

哪怕是總是自恃位高權重的志村團藏,在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乖乖行禮:「見過水戶大人。」

旋渦水戶沉聲質問道:「團藏你們這是打算幹什麼,對同村忍者出手可是重罪!」

對於旋渦水戶那來自上位者的審視,志村團藏的眼眸閃過一絲怨毒,但還是被他隱藏的很好,然後回應道:「水戶大人,剛剛的天地異象與那個剛出生嬰兒有關,我認為應該將其管控起來,否則他有可能會成為危害木葉的存在。」

見到志村團藏如此說,一旁的旗木朔茂趕忙說道:「水戶大人,這是我大哥夫妻二人的遺孤,是木葉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威脅到木葉的安危。」

雙方各執一詞,想要讓漩渦水戶站在自己這邊。然而旋渦水戶卻沒有說話,而似乎在等待着什麼,終於團藏的後方趕來了一道身影,才緩緩開口道:「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不在木葉呢,猴子。」

來人穿着火影長袍,正是木葉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此刻的他有些尷尬,因為旋渦水戶這話就是說他來的太慢了,他只能道歉道:「抱歉水戶大人,剛剛正在處理公務,所以來晚了點。」

旋渦水戶擺了擺手:「罷了,現在我們同村的忍者要自相殘殺,身為火影的你把這事處理好吧。」

「是,水戶大人。」隨後猿飛日斬看向對峙的雙方。

在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後他也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團藏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哥們,他一撅屁股猿飛日斬就知道他要放什麼屁,他一猜就知道肯定是團藏要旗木朔茂交人,旗木朔茂不願意,團藏就要動手,如果是平常的話,他倒也不是不能略微偏袒一下團藏。

但是現在旋渦水戶這個木葉當前最強者在這站着呢,可不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搞小動作啊。而且這個旗木朔茂二十齣頭就已經是木葉的精英上忍,未來必定不可限量,還有他懷裡的能引動天地異象嬰兒一看未來就不凡,如果能得到他倆的好感,那不是一次拉攏倆人?

心中有了主意,猿飛日斬開口說道:「團藏,退下吧,我木葉的忍者可以流血,但不能是因為自己村子忍者的刀。」

團藏似乎還想掙扎一下,說道:「可是日斬,這個孩子他可能成為……」

「夠了!」團藏還沒說完,就直接被猿飛日斬打斷了,他心裏暗罵團藏這個不懂得察言觀色的傻瓜,沒看到水戶大人看團藏的眼神都已經是帶着刀子了嘛,居然還敢在水戶大人忍耐的邊緣蹦迪,找死嗎這不是。

「團藏,這孩子是我木葉忍者的孩子,是我木葉的一份子,他的力量就是木葉的力量,不會成為木葉的威脅的!」

「可……」團藏似乎還想說什麼。

見此,猿飛日斬終於忍不了,直接放大招道:「團藏,我才是我火影!」

見到事不可為,團藏也放棄了,留了一句「日斬,你會後悔的!」便帶着他的部下走了。而一直在旁邊盯着的旋渦水戶看到事情解決,臉上的表情也終於是有所緩和。

「多謝水戶大人,火影大人。」旗木朔茂向著旋渦水戶和猿飛日斬分別深深的鞠了一躬,在他看來自己能得救,多虧了這兩位。

旋渦水戶說道:「不必這樣,妾身只是做了一個木葉的長輩該做的。」隨後她又看向猿飛日斬意有所指的說道:「猴子,既然扉間把村子交給你那我也相信你,但我不希望以後看到因為一隻蛀蟲而壞了木葉這棵大樹的根,你明白我的意思嗎猴子。」

「明白明白,我一定盡職盡責,請水戶大人放心!」猿飛日斬趕忙答道,這就差沒明說要他管好團藏了。

聽到猿飛日斬的保證,旋渦水戶也滿意的離去了。

「朔茂啊,委屈你了,團藏這傢伙太過分了,我回去一定好好處罰他!」猿飛日斬又開始了一波拉攏人心的操作。

「不委屈,不委屈,團藏大人雖然做法不妥,但他也是一心為了木葉,沒必要為難團藏大人的。」旗木朔茂趕忙答道,這明顯是領導要自己給他一個台階,可不能不能不給啊。

看到面前這個小伙這麼懂人情世故,猿飛日斬也是滿意的笑了笑,隨後又開口問道:「這孩子叫什麼呀。」

旗木朔茂答道:「火影大人,這孩子叫晴空,旗木晴空,是我大哥的孩子,不過這孩子命苦,我大哥不久前剛走,我大嫂也剛剛也因為難產而亡。」說著說著,旗木朔茂情緒似乎也有些低落。

「朔茂,雖然這孩子失去了父母,但他還有你這個叔叔,還有我這個火影,還有木葉的大家,我們都會守護這孩子的成長的,這孩子是我們未來希望,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啊。」

一通拉攏人心,把旗木朔茂感動的不要不要的,旗木說直接表示會誓死效忠火影,效忠木葉。

猿飛日斬對着身旁的一名暗部忍者吩咐道:「全面封鎖今天的消息,今天事對村民就宣稱作是雷暴天氣,至於那些大家族……」

猿飛日斬看向一群正在遠處圍觀的日向,宇智波,豬鹿蝶等大族,就是一陣頭疼,畢竟人家已經知道了,總不能讓人失憶吧。

「讓他們不要傳播就行。」猿飛日斬只得道。

而後猿飛日斬離去,眾人也是紛紛散去。

而此時,旗木朔茂懷中的小晴空正在一陣頭腦風暴中。

啥玩意,旗木朔茂、志村團藏、旋渦水戶、猿飛日斬,這些不是火影里的人物嗎?我這是穿越到火影裏面了?自己好像還是旗木一族的人來着。

不過穿越還不是最離譜的,最離譜的是自己剛剛被雷劈了幾十秒,不僅沒死,渾身舒坦的不行,而且剛剛那一道雷好像不斷的往自己身體里傳輸着一些東西,似乎是一種特別的能量,而這些能量在晴空的腹部,凝聚成了一個閃爍着金色雷光的小球,晴空能夠明顯感知到,自己體內的這個金色小球有着非常恐怖的威能。

「這東西對我來說究竟是福是禍啊。」面對這種未知的東西,晴空還是有點迷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