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中午午休,姜歲初還是拿着書出了教室。

姜歲初原本是打算以後都換個地方看書的,只是眼下除了小樹林她也找不到其他地方。陸祉年今天不在學校,也不怕會遇到他。

從教學樓出來,姜歲初繞過小賣部,發現旁邊有一條栽滿石榴樹的過道,石榴樹延伸至小樹林。

這個季節石榴已經快成熟了,一個個掛在枝頭。學校也是當作觀賞植物栽種,沒有精心打理過,果子都裂開了,能看見裏面紅白色果肉。

她很少從這邊走,都不知道這邊還有一排石榴樹。

春天開花了一定很好看,姜歲初心想。

她腳步一頓,看到一隻貓有些歡欣地跑進了樹林。

姜歲初抱着書輕聲追了過去,小貓腳步輕快的跳上林間的石板路,一路向上跑到樹林中間的涼亭里。

像是故意引她過去。

姜歲初跑了幾步,有些輕喘。

「你是誰家的小可愛呀,怎麼能亂跑呢。」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小貓的頭。

小貓是一隻黃白花紋的小土貓,身上有些臟,應該是流浪貓。

喵喵~~

小貓虛弱的叫了聲,伸出舌頭舔了舔鬍鬚。

姜歲初看了眼它癟癟的肚子,摸了摸,「是不是餓了?姐姐去給你買火腿腸好不好。」

喵~

小貓像是能聽懂一樣,興奮的回應了她。

她笑笑,起身將書放到石桌上,「那你乖乖在這等姐姐哦。」

等她買完東西回來時發現涼亭里多了一個人,他坐在石凳上,手臂放在桌上,小臂剛好壓住她的語文書。旁邊放着半瓶礦泉水。

原本蹲在石凳上的小貓此時正趴在桌子上,乖順的舔着他的手心裏的水。

姜歲初腳步生生頓住。

聽見腳步聲,陸祉年回過頭看見她一點也不意外,視線向下,看見她手裡拿着兩根火腿腸。

姜歲初的手下意識的緊了緊,在他的注視下無聲的吸了口氣走過去。

他不是請假了嗎?怎麼會在這?

「你不是請假了嗎?怎麼…」

姜歲初心裏這樣想着,嘴裏也這樣問出了聲,說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多麼愚蠢的事情。

怎麼這一遇到他腦子就不好使了呢。

姜歲初有些懊惱,在心裏狠狠的鄙視自己一番。

果然,陸祉年一動不動,眼睛微微眯着看着她:「這麼關注我?」

語氣似乎有些愉悅。

姜歲初『啊』了聲,連忙擺手,「不是的。是中午和唐蜜吃飯,聽她和唐梓聊天說到的。」

陸祉年倒是沒有繼續開她玩笑,手心裏的水已經被小貓舔乾淨了。他拿起礦泉水沖洗了一下手,「你認識唐蜜?」

「剛認識。」姜歲初實話實說。

看着他白皙修長的手指,有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她有些無地自容。

一個男生的手怎麼能這麼好看。

陸祉年甩了甩手上的水,「你就是她新認識的好朋友?」

新認識的好朋友。

唐蜜就是這樣跟他們介紹自己的嗎。

姜歲初點了下頭:「應該是吧。」

姜歲初剝開手裡的火腿腸,掰成兩半喂小貓。反正都已經問出口了,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唐梓說你的狗生病了。」

陸祉年看着她,聲音淡淡的嗯了聲。

「嚴重嗎?」

「沒什麼大問題,就是年紀大了。」他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緊蹙的眉間已經出賣了他的心思。

小貓吃的很快,不一會半根火腿腸都吃完了,姜歲初又拿起另一半喂它。

「你養了很久了嗎?」

她一直在專心喂貓,沒有注意到陸祉年的視線一直放在她身上。

他說:「快十年了。」

十年。

姜歲初愣了一下,她離開雲市到現在也差不多十年。她離開時陸祉年家還沒有養寵物,也就是說是在她離開那年養的。

為什麼呢。

她記得小時候他是不喜歡小貓小狗的。

輕風吹過,姜歲初好像聞到了一絲淡淡的煙草味。她愣了下,抬眼看向他,卻一眼撞入他深沉的目光中。

她心口一緊,快速眨了下眼穩住心神,有些不確定地問他:「…你抽煙了?」

陸祉年眸光微動,抬眼看她:「嗆到你了?」

他沒有否認。

他很少抽煙,只是這幾天貝貝情況實在有些不太好,心情有些煩躁。

「…沒有。」她搖了下頭,說:「只是沒想到你居然會抽煙。」

他輕哂一聲,「你很了解我?」

姜歲初眼皮顫動,勉強自若淡笑着說:「只是感覺。」

「哦——」陸祉年挑眉看她,「那你除了感覺我不會抽煙,還感覺到了什麼?」

姜歲初看他一眼,他看上去有些疲憊,眼皮耷拉着沒什麼精神。

「感覺你現在有點不開心。」

他不開心的表情和小時候沒多大區別,神情懨懨,對人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是因為..貝貝嗎?」

狗的壽命不長,十年對狗狗來說已經算是高壽。

她想可能是因為養了這麼多年的狗生病了,所以心情不好。

陸祉年的右手手臂還壓在她的語文書上,目光沉沉看着她,呼出一口沉鬱的氣。

「不全是。」他說。

手裡的最後一點火腿腸被吃光,吃飽喝足的小貓倒是個瀟洒的,在桌子上滾了一圈,縱身一跳跳進了三角梅的花叢里撲着蝴蝶玩。

姜歲初捻了捻手指上的殘渣,有些黏糊糊的不舒服。另一隻手去摸一摸兜里有沒有紙巾時,一隻骨節修長的手捏着半瓶水遞了過來。

陸祉年擰開瓶蓋,「沖一下。」

「謝謝。」

他舉着水瓶幫她倒水,姜歲初垂眸細細搓洗手指。

她想到小時候,每次她摸完小貓小狗他都會一臉嫌棄的拉着她去洗手。

一時間,沒有人說話,只有水滴在地上的聲音。

陸祉年忽的出聲,「你叫什麼?」

姜歲初的手指驀的頓住,抬眸怔怔地看向他。

陸祉年看着她沒了動作的手指,幾不可查的扯了下嘴角,將水瓶放到石桌上。

看着她,兩相沉默。

他抬了下耷拉的眼皮,一雙黑眸懶洋洋的看向她。

她目光閃爍,沉默不語。

「不想說?」

姜歲初抿了抿嘴角,遲緩的點了下頭。

「為什麼?」

他持續發問。

她臉色有些不自然,別開臉去看已經跑遠的小貓。

「不熟。」

聽到她的回答,陸祉年嘲諷般的嗤笑了聲。他看着她的側臉,看着她撲簌的眼睫,繃緊了下頜線。

「行。」

他冷嘲着點了下頭,隨後站起身。

他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垂眸看了眼依舊不敢看他的某人,然後視線滑到桌上的語文書。

他低沉的嗓音在頭頂響起,像是在和她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貝貝是一隻流浪狗的孩子。」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姜歲初有些懵,抬頭看向他。

他垂眸目光淺淡的看着她,薄唇緊抿,右頰酒窩綳出淺淺一道痕。

有些冷漠疏離。

「它的媽媽叫小寶。」他眼角下垂,不放過她臉上任何一絲表情。看見她瞳孔驟然一縮,他才又淡淡地開口:「我想這你應該很熟悉。」

姜歲初半側身子冷不防地暗自緊繃住,空氣都好似在這一刻漸漸凝滯,四肢百骸無一不在感受這種陌生的無所適從,甚至不能思考,不能動彈。

家屬大院後面有一個廢棄的籃球場,是大院孩子的秘密基地。姜歲初小時候很皮,天天跟在陸祉年和裴爍屁股後面到處亂跑,小寶就是他們在籃球場玩捉迷藏的時候發現的。那時小寶已經懷孕了,拖着大大的肚子躲在廢棄的籃球場里。她要把它帶回家,爸爸媽媽不讓,她就又哭又鬧。後面還是門衛爺爺看不下去了,把小寶養在門衛室,說算半個警衛員。

小寶的名字是門衛爺爺讓姜歲初取的,那時她不過是一個幼兒園小朋友,學識有限,取名也就圖個可愛好記。

後面她每天都去門衛室找小寶玩,爸爸見她是真的喜歡,於是鬆口答應她小寶生了可以領養一隻。作為生日禮物。

當時她高興的不得了,第一時間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陸祉年。還給他說她已經給小狗狗想好了名字。

貝貝。

陸祉年問她為什麼叫貝貝。

她說:因為它是小寶的寶貝。

後來,小寶還沒有生,她生日也沒到就已經離開雲市了。

難道陸祉年領養了小寶的崽崽,還用了她取的名字。

不知過了多久,等姜歲初回過神來陸祉年早已經離開。

起風了。天色暗淡,樹枝擺動,石桌上的書頁被風吹開,書頁嘩啦啦的翻動。

姜歲初伸出去拿書的手頓在半空。

書的扉頁上寫着她的名字。

剛陸祉年的手臂就是放在這本書上的,他應該是看到了,所以才會說這些話。

他是在生氣吧,氣她騙了他。

——「我是說以前,以前我們是不是認識?」

——「應該不認識,我以前從來沒有來過雲市。」

她拿起書,抬頭看了眼天,烏雲密布,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