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她這麼一說。

沈應成和裴弘青等人的視線都轉移到葉嫣身上。

葉嫣微微蹙眉,確實認真回憶了一下,「是有這件事。你同學就住在那附近,我去帶你回來後,還被她邀請回家吃了頓飯……」

這一次,葉希確實沒胡說撒謊。

妹妹把一個大男人腦袋開瓢進局子。

警察電話打來的時候她都嚇一大跳。

急急忙忙趕過去。

就見男人頭包紮着傷口在那哭訴。

而她的好妹妹還跟同學嘻嘻哈哈地在一旁坐着,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看見她來,葉希還高興地說自己被警察誇了勇於自衛!

「如果是真的,江北區確實值得冒險去一趟。」

沈應成沉眸,看着葉希,「希望你不是在撒謊。」

這句話,算是帶着幾分警告意味。

葉希道:「我是和你們一起去的。要真不對勁,我自己一個人不是也逃不掉?」

易西燃冷笑:「誰知道你想搞什麼花招?」

葉嫣抿了抿唇,看向沈應成:「隊長,這件事小希確實沒撒謊。但具體要怎麼走,還是你來決定。」

她確實不想因為小希一次建議,又鬧出什麼不愉快來。

沈應成看向裴弘青:「你的建議呢?」

裴弘青微微眯眸,雙手環胸靠躺在椅子上,把椅子搖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他涼涼掃了葉希一眼,才回答沈應成:「不算遠。江北區要是找不到我們要的東西,可以轉另一條路去嶺南區。」

沈應成嗯了一聲,「那就改道江北區。」

他迅速在地圖上規劃路線。

易西燃臉色陰沉沉的,又狠狠剜了葉希一眼,「如果這次大家因為你出了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葉希反問:「怎麼,還沒出發你就盼着大家不好了?」

「你!」

「西燃!」

沈應成看了易西燃一眼,沉聲道:「坐好。」

易西燃咬咬牙,只能乖乖坐回椅子上。

但他的眼睛還不閑着。

如果眼神能殺死一個人,葉希現在已經被他大卸八塊死無全屍了!

葉希當沒看見。

看在上輩子易西燃為救她姐而死的份上。

懶得計較!

確定好最後目的地和行進路線。

一行人就收拾好東西上車。

兩輛車。

葉希和葉嫣坐在沈應成開的越野車的後排。

傅若晴副駕駛的位置。

而裴弘青,就坐在葉嫣旁邊。

不過從上車開始,他基本就是閉上眼睛靠在那裡不說話。

傅若晴拿着地圖給沈應成指路。

趁着天亮前行動出發。

最大的好處是,他們白天行動時間會增加。

像現在,五點半。

已經隱約能看見天空露出魚肚白。

他們的車子,距離江北區還有五十公里。

沈應成開得算比較快。

葉希看了眼旁邊的卡車。

易西燃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看到她後,居高臨下地比划了個鄙夷的中指。

葉希嘴角微抽,呵了一聲,「幼稚。」

隨即撇開目光,抬手,同樣送了個易西燃國際友好手勢。

不僅非常友好,還把大拇指朝下比劃。

「媽的!這死鹹魚,是在挑釁我嗎?!」

易西燃氣炸,狠狠拍了一下窗戶。

恨不得現在衝出去把葉希抓出來痛扁一頓。

嚴子明看了眼炸毛的易西燃,默默地想,葉希最大的改變,應該是學會了逗狗。

易西燃這易燃易爆的性子。

確實被她給拿捏得死死的。

沈應成的車速不慢。

這一路上,隨着天空越來越亮。

葉希看到車道下面行走的零散喪屍。

「應成哥,還有十分鐘就能看見大橋。」

傅若晴屏氣凝神看着正前方,繼續說道:「這條橋長兩公里,隱約能聽到喪屍嘶叫的聲音,但是在車裏面。」

說完,她又拿起放在腳下的小包,從裏面取出一個無人飛機,從窗戶位置放出去後,對沈應成道:「應成哥,停車吧。」

「嗯。」

沈應成應了一聲,車子緩緩慢下來。

後面跟着的卡車也逐漸停下。

四周並沒有太多喪屍。

但前方就未必了。

傅若晴要先用無人飛機看看情況。

裴弘青開門下車透氣。

葉嫣沒動。

葉希也沒動。

她目光落在傅若晴的筆記本電腦屏幕上。

上面隱約能看到大橋的情況。

確實有幾輛轎車堵在那邊。

車上有喪屍。

但並不影響他們繼續前進。

傅若晴把看到的情況告訴沈應成,「飛行器的電力不足,也就只能看到這三公里範圍的東西了。」

她說著,有些泄氣。

沈應成拍拍她的肩膀,溫和鼓勵道:「已經很不錯了,繼續加油。」

傅若晴點點頭,笑了一下,「好!」

她是圓臉,又長着兩顆小虎牙。

這麼一笑,瞧着怪可愛。

葉希看了一眼後,便收回目光。

她覺得可愛可沒用。

沈應成壓根就沒再多看傅若晴一眼。

大概就是跟上輩子一樣,他確實不喜歡傅若晴。

或者說只把傅若晴當做妹妹。

哦,是了。

她姐葉嫣,沈應成也當妹妹照顧。

這人大概率是又得打一輩子光棍。

挺好。

葉希走神想着。

葉嫣看了她一眼,「小希,你感覺還好嗎?」

葉希點點頭,「怎麼了姐?」

「沒、沒什麼。」

葉嫣微微蹙眉,心底還是有些擔心。

很快,裴弘青重新上車。

但他身上帶着一些煙味。

明顯剛才下車抽煙去了。

葉希不着痕迹地把車窗打開。

沈應成和傅若晴也回到位置上。

車子繼續啟動。

有個傅若晴剛才放無人飛機的提前偵察。

他們很順利就通過面前的大橋,正式進入江北區。

葉希朝窗外看出去。

實際上嶺南區和江北區確實相隔不遠。

僅僅一條江的距離。

可就這不遠的兩個地方,可以改變他們一車人的命!

越往市區裏面走,就越考驗駕駛員的車技。

因為道路上哪怕沒車,都會時不時躥出來一個喪屍。

車速快了直接撞上去。

噗嗤一下。

血漿噴得滿車前玻璃都是。

阻礙視線。

沈應成車技不錯,並沒有發生類似的情況。

最多就是撞倒喪屍後。

開着車,帶着全車人從喪屍身上碾壓過去。

震感劇烈。

彷彿都能聽到底下喪屍骨頭被碾碎的聲音。

葉嫣看向葉希,又擔心地問了一句,「小希,你感覺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