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第3章 我不是我在線免費閱讀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第4章 死了一個同學在線免費閱讀

「小夥子,你在找我嗎?」

忽地,蒼老的聲音在左側傳來,回過頭,大爺穿着中山裝。

正咧着只剩下兩顆牙的嘴,帽子歪歪扭扭的戴在頭上。

手不知道摸了什麼東西,不停的在帶有褶子的衣服上擦着。

昏暗的燈光下,被衣服擦過的地方,一片褐紅色的指印悄然浮現。

「小夥子,看你挺面熟,哪個單元的?」

曼小川腦子昏沉沉的,下意識的想告訴哪個單元,腦海里突兀的傳出一個畫面。

【不要相信任何人……否則……】

警察局裡的對話,被捅的那一瞬間,情景再現的方式在腦海里走馬觀燈。

感覺腦子都快炸了,跌強的搖着頭,朝相反的方向一步步挪去。

如果說,這個世界他作為外來者,會被殺死。

現在他沒死,眼裡的倒計時卻變了。

倒計時歸零會怎麼樣?

是真正的死亡嘛?

還是有別的含義?

他現在是個什麼狀態!

曼小川有些不敢賭,不敢賭倒計時歸零的後果。

隨着小跑,身上感覺有個東西在口袋裡跳動。

摸了下,掏出來個黑色的手機……

不是扔在公交站了嘛?

上面亮着的光,還有不停的震動,深深的勾住他想要扔的衝動。

「看一眼,就看一眼!」

放慢腳步的一瞬間,身子被猛地撞了一下。

「啊~有人搶劫!」

抬頭,一名穿着jk雙馬尾的弱小妹子倒在地上,伴隨着驚呼,周圍竄出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

齊刷刷的將曼小川圍在中間,其中領頭的沖他伸了伸手。

「光天化日之下,在大馬路上搶我妹,人證物證都在,怎麼解決?」

曼小川掃視了一圈眾人,盤算了下一打八的可能性,以他的體型貌似沒有任何勝算。

再加上腦子裡不停閃的警察局裡否定他一切的對話,深吸一口氣。

掏出錢包,直接扔到對方懷裡,正好可以驗證下,是不是都是假的。

「就這些,多了沒有。」

領頭的比划了個大拇指,伸手拽起地上的jk:「不錯,挺識相。」

趁着人群散開的功夫,曼小川朝着另一個方向快速的走了過去。

手機的震動強烈引起他的好奇心,顫抖的點開群聊,顯示99+消息中多出來一個@他的話。

【曼小川,還活着嗎?速度來金鼎大廈集合,這個世界不對勁,我們都死了!】

【我草,你們知道我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什麼?自己的遺照在靈車上,周圍都是穿着白色衣服的人。】

【我說是他們兒子,還打了我一頓,說他們兒子早死了!】

【你們在路上嘛?】

都死了?

路上?

上一次不是說的在家裡嗎?

掃了眼周圍他確實在路上,剛想要回一條。

一股鑽心的疼在後腦勺綻開,猛烈的撞擊,讓他跌蹌了幾步,倒在了地上。

「媽的,敢給我們假錢!」

喂喂~刺耳的警笛聲在遠處傳來,餘光間,前方出現兩名警察。

一名男性,一名女性。

宋羽!

腦子裡全是宋羽捅他的那一下,雙手撐着地,手腳並用的朝另一側爬去。

只有一個想法,不能讓宋羽抓住。

沒爬兩步,腳踝一緊,冰涼的觸感席捲全身。

兩隻胳膊被用力抓緊,嗅着宋羽身上淡淡的洗髮水味道。

張了張嘴:「你們憑什麼抓我,挨打是我。」

話音剛落,從遠處走來一名姑娘,拿着手機,沖兩名警官擺了擺手:

「您好,我報的警,剛剛在這邊跑步,聽到有個小姑娘喊搶劫,所以報了警。」

曼小川努力的掙脫倆人的手,瞪大眼睛看着說謊的姑娘。

「我明明正常走,被撞了下,他們劫我!你……」

話音剛落,曼小川像是看見了鬼!

報警的姑娘竟然是上次報警的那位鄰居。

蒼白的臉,沒有一絲表情,也沒有任何生氣,像紙人一樣隨風飄蕩。

「是他搶劫嘛?你看清楚了。」

鄰居點了點頭:「看清了。」

曼小川被拖着塞進警車,回過頭,透過後面的窗戶,鄰居站在路邊,沖他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熟悉的局子,熟悉的燈光,熟悉的宋羽,桌子上熟悉的那行字。

曼小川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思索着到底是個怎麼回事。

宋羽官同樣低着頭書寫,時不時抬起頭問兩句。

「你怎麼證明沒有搶劫……」

上一次問的是怎麼證明自己。

努力想着即將想不起來的記憶,當初回答的好像是證件才陷入後面的境地。

突然間想到以前上課時書本里有一句話,證明有,比證明沒有更難。

曼小川決定反其道而行,拿下主動權。

「能證明我挨打,被搶了。」

宋羽詫異的看了眼曼小川,話鋒一轉,繼續延續下面的問題。

「你怎麼證明你挨打被搶了。」

曼小川一拳砸在桌子上,心裏不停的念叨着冷靜!冷靜!

長舒一口氣:「我腦後有傷,這能證明我挨打了,身上的東西都沒了。證明我被搶了。」

宋羽抬頭的目光對上曼小川,足足十幾秒後,輕聲笑了出來。

「呵,籍貫!居住地,證件。」

曼小川猛地握緊拳頭,這句話他沒有聽過!上一次一定沒有問過!

壓制住內心的興奮,繼續延續剛剛的套路。

「證件被搶走了。」

「怎麼證明證件是被搶走的,而不是沒有。」

曼小川呆住了,他怕說錯一句會回到怎麼證明你是你自己的話題上。

餘光之間再次瞥到桌子上的那句話。

【不要相信任何人……否則……】

「怎麼證明你是警察?」曼小川說出的說出這句話,身子躺在靠椅上。

閉上眼,等待着宋羽的發難,半分鐘過去了。

宋羽坐在那像是卡了bug一樣,自言自語,全是自我論證的話語。

猛地抬頭,捏了捏身上的衣服,指了指頭盔:

「這就是我的證明,該你拉!快點!怎麼證明你的證件被搶走了?」

曼小川咽了咽口水,他竟然在宋羽的臉上看到了急迫,甚至還有些興奮。

尤其是那熟悉的舔嘴唇動作,他下意識的扣住桌角。

上一次出現這個表情動作的時候,就是被捅的時候。

穩住心神,快速的呼吸着,仔細尋找破局的方法。

與其在辯論證明關係,不如直接破局,這是當時老師在課堂上講過的。

辯論沒有意義的時候,強行破局,才是最正確的方式。

曼小川深吸一口氣:「我……沒被搶,是我給的。」

完美!不給他說出證明的話,曼小川看着宋羽那獃滯了的眼神,懸着的心,放了下來。

「那你怎麼證明,你是你自己?」

來了!果然!

曼小川已經掌握住了規律,這個地方就是在讓他證明。那不證明,就能破局。

剛剛辯證的時候,兩次打斷了宋羽的問話,想到這這裡曼小川緩緩的吐出一句話。

「我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