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大雪紛飛的寒夜裡,我撿了個人。
準確來說是個目測185+的年輕帥哥。
看到他的第一秒,我還以為是我回來路上灌了自己的那幾口酒讓我眼花,出了幻覺。
我心想,壞了,現在的酒量只能坐小孩那桌了。
很難相信就出門買了幾瓶洋酒的功夫,會有人莫名其妙暈倒在我家門口。
上前輕踹了他兩腳,他動了一下。
不是幻覺,活的。
一個大男人躺在那裡,把我家門口堵死了。
我彎下腰扯着他的領子往外拖了拖。
沒辦法,他太擋路了。
我掏出鑰匙,開門,一氣呵成。
進門的那一刻,耳畔彷彿響起了溫柔的語調「答應我,我們桑桑要做個善良的人。」
腳步微頓,無奈嘆氣,腳尖輕轉。
我再次扯着他的領子把他拖進了門。
0我把他拖進門之後,就丟在了門口。
自顧自喝着剛買回來的酒,一杯又一杯。
自從哥哥去世後,我有點酗酒的傾向,所以家裡從不備酒。
但我今天又見到了宋不言。
害死我哥的罪魁禍首,偏偏在我哥的祭日出現。
當我試圖用源源不斷的酒精麻木仇恨、痛苦和無盡的思念時,躺在我家門口的人緩緩坐了起來。
我抬眼,酒精使我的眼神多了幾分迷離。
而他的眼睛,平靜無波,乾乾淨淨。
偏偏是一雙桃花眼,不該這麼乾淨。
一時間,四目相對,相顧無言。
「請問,可以給我一點吃的嗎?」
他蒼白着臉率先開口,聲音中是清澈的少年感,又冷洌的像雪。
哦,原來他是餓暈了。
我心中嗤笑,起身去廚房打開冰箱,隨手抓了一個三明治扔給他。
他靠着門,一口又一口。
我坐在沙發上,一杯又一杯。
氣氛安靜又詭異的和諧。
「請問,我怎麼報答你?」
他乾巴巴地吃完了一個三明治,站起來開口問道。
我慢慢喝完一杯,抬眼打量着他。
除了那張令人驚艷的臉,他身上單薄的衛衣和洗得發白的牛仔褲,無一不證明他家境困窘。
我不說話,他就站在那裡,看起來乖巧又溫順。
「那你以身相許吧。」
我眼帶笑意地盯着他那雙乾淨的桃花眼開口。
看着他有些慌亂地避開了視線,悄悄紅了耳尖,囁嚅着不知如何回答。
「我開玩笑的。」
我話音剛落就看到少年偷偷鬆了口氣。
「你剛剛吃三明治也沒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