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不動了,讓徒弟們卷第9章 抽抽抽 ,抽麻了在線免費閱讀

卷不動了,讓徒弟們卷第10章 大戰黑蛇在線免費閱讀

「有人偷襲,師兄。啊~。」

莫輕舟一鞭子又抽了過來。

另一個剛反應過來。

莫輕舟又是一鞭子打過去。

這樣來回幾次,兩人最後暈了過去。

因為莫輕舟第一次使用,無法太過於精細控制。

鞭子大多都抽在了他兩人臉上。

莫輕舟甩了甩手。

她算是見識到抽神鞭的厲害之處了。

等二人再次醒來。

謝星流那邊也結束了。

元魔獸被揍的不行,在小命和尊嚴面前,他選擇了小命。

自覺讓出了洞府。

委屈的蹲在一邊。

謝星流趕到莫輕舟邊上,看到的便是兩個人豬頭一樣的臉。

親媽過去怕是都認不出來。

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還是上青門二人弟子漸漸醒來 ,發現被鞭子綁着。

一邊掙扎一邊用模糊不清的話語說著。

「快放開唔們,唔們是下青門弟子,唔師

兄可是掌門最喜歡的弟子…」

話還沒說完。

莫輕舟小手一巴掌扇了過去。

「煩死了,羅里吧嗦的。」

莫輕舟最煩這種,比宗門比不過,實力還不行,話還多。

兩人看着莫輕舟兇狠的模樣,根本不敢輕視眼前這個可愛的小姑娘。

兩個人中聰明一點的師兄。

「二位,我們並未做任何傷害你們的事,只是過於害怕元魔獸,在這裡躲着而已。」

你聽聽,多麼好的解釋。

莫輕舟繼續連着給了兩巴掌,還不說實話。

看我小,把我們當傻子是吧。

另外以一位哪見過這種場面。

看向師兄的臉已經成為豬頭,恨意滋生,士可殺不可辱。

直接怒道

「放開我們,這樣侮辱我們算什麼,有本事比一場, 男子漢 ,大丈夫!」

莫輕舟有趣的打量着另外這個豬頭小伙。

看來是抽的太輕了,話還能說的這麼溜。

一頓連環十八抽。

呼~

舒服了。

下青門師兄不忍看着已經臉已經快冒煙的師弟。

「嗚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這位師弟留下了堅強的淚水。

最後師兄看向元魔獸似乎嘲笑得目光。

還是說出了原來的計劃。

引誘元魔獸,惹惱它,讓後來的弟子與元魔獸相殺,二人偷偷補刀。

結果還沒補刀。

就被莫輕舟發現了。

兩人自認為隱藏的挺好。

但是哪裡逃的過系統的法眼。

下青門這位師兄求二人放過他倆,畢竟兩人沒有受到傷害。

莫輕舟與謝星流心神溝通。

「你怎麼看。」

「師叔做主就可以了。」

謝星流被莫輕舟的一番操作迷了眼,本來原本古井不動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絲龜裂。

只見,莫輕舟伸手說,

「東西交出來?」

「仙子什麼東西啊?」

「什麼東西,犯罪未遂,也是犯罪。

將身上的寶貝,靈石交出來,饒你倆一命,並起勢不準有不滿之心,否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如果以後相見有一絲絲恨意,或者不良行為對我二人,暴斃而亡。」

下青門他是不怕,但是日後減少麻煩 ,解決二人也不能由自己動手。

下青門兩人前面什麼犯罪完全明白什麼意思,但是後面算是理解了,完全就是搶劫行為啊 ,還不準有不滿。

要知道修仙起勢,有天罰之力的,說的什麼做不到,真的會暴斃而亡。

見着兩人猶豫,不敢起勢。

莫輕舟對着元魔獸說,

「哎,你也聽到了,一開始是他們二人反反覆復惹你出來的,我倆本來無意打擾,只是想有個躲避之處而已。」

元魔獸心想,打不過這個人類,另外兩個實力不如他,豈不是任由自己揉捏。

立馬齜牙咧嘴,發出嘿嘿聲音。

看着被綁二人,口水直流。

「既然你二人如此,我們就…」

「等等,替我們鬆綁,我們交,還有起勢。」

「那先起勢在鬆綁吧。」

兩人互相看了看對方豬肉般的臉。

同時出聲

「我劉如,在此立勢,不對二人有不滿之心,否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如果以後相見有一絲絲恨意,或者不良行為對我二人,暴斃而亡!」

「我厲寺,在此立勢,不對二人有不滿之心,否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如果以後相見有一絲絲恨意,或者不良行為對我二人,暴斃而亡!」

話畢 ,二人原本不滿的內心,看向兩人私戶沒有任何恨意了 。

莫輕舟滿意得給二人鬆了綁。

接過二人給的儲物袋,隨便打量了一下, 真窮啊就一點看不上的靈石法寶,看來這個下青門也不是厲害。

隨後將兩個儲物袋都扔給了謝星流。

「師叔…」

「這二人還是金丹弟子,真窮啊,我不缺這些東西,你留着吧」。

她可不知道普通宗門弟子,哪有像第一宗門的底蘊,除了宗門發放少量靈石,還有一些獎勵,大多數都是秘境探索,或者搶奪他人而來的。

金丹期和金丹期,不同宗門弟子之間的差距都不一樣。

底蘊都不在一個水平之上。

不過再富有,也不像莫輕舟。

靈石不缺,法寶全身裝備。

謝星流看着莫輕舟的小手,想了想,收了手。

這位師叔跟師父一樣,得順着性子來。

他的好意還是領了吧。

下青門兩人交完東西立刻,期盼的眼神望向莫輕舟。

莫輕舟剛點完頭,兩人如風閃跑了。

真快啊。

一邊的元魔獸不樂意了。

但是又沒有辦法。

經過這一番,到了夜晚。

元魔獸在洞府門口拿着天魔藤撒氣 ,看着越來越多的藤條,累了就往洞里躲,這樣反反覆復的。

謝星流和莫輕舟都沒有搭理它。

最後兩人安靜的修鍊打坐。

莫輕舟最後還是從儲物戒找出一顆上好的療傷丹。

白日隱藏的挺好,但是逃不過莫輕舟的小眼。

謝星流沒想到小師叔,掏出一顆療傷丹放於他手中,捂着嘴,指指外面元魔獸不甘的怒吼。

比個手勢讓他服下。

莫輕舟見到他的狀態恢復的差不多。

才開口

「謝星流,明日我們去找找天魔珠吧,都來這裡了,其他弟子也不知道在何地 ,找完再看看能碰到其他弟子嘛。」

「好的, 師叔。」

表面在外攻擊天魔藤,實際偷偷在一邊聽着的元魔獸,眼珠閃過一絲光亮。

嘿嘿嘿嘿嘿嘿的聲音又發出。

它似乎有辦法搞到天魔珠了。

它寄予那顆珠子已久,有了它,就可以晉陞了。

但是守護天魔珠的黑蛇是比它厲害多了,現在可以利用二人去偷珠子了。

嘿嘿嘿嘿嘿嘿聲笑得更大了。

它立馬來到二人面前比劃,意思知道是知道珠子位置, 可以帶路。

莫輕舟就知道這元魔獸長的跟現世的黑猩猩一樣 ,看着黑黑憨憨的 ,實際上賊頭賊腦的 ,打不過就認輸 ,還知道借別人的力量,還會偷聽。

不過他倆也沒有點透它的小心思,二人會了會意,跟上了元魔獸身後。

只見太陽已出。

元魔獸走到一個平平無奇的草地上又蹦又跳的 。

然後一條黑不溜秋的通道出現。

這地方有天魔珠 ,要不是它,估計兩人找到天荒地老也找不到。

隨後讓它在前面開路。

兩人也跟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