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視死如歸?

第十一章 鬧了個大烏龍

  每月每人五萬,不算多,一些保全公司的王牌保鏢年僱傭金好幾百萬都是有的,但關鍵這個任務的意義在於這是易老頭留下的最後一個任務,其本身的含義就大於了任務的報酬。
  「對了,你覺得我家容容怎麼樣?」白老爺子問的很隨意,就像出門的時候看到晴空萬里,隨口問旁邊的人你覺得今天天氣怎麼樣啊?
  「白大小姐?人很好啊。」張子明這是說的真心話,他看得出來白子榮是個善良的人,待人和善,從這大莊園進來一路遇到的傭工都會笑容真誠和白子榮打招呼,而白子榮也一一回應就看得出來一二……至於為何對自己一口一個變態?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一場意外……
  「很好?那就好。」白老爺子神秘的笑了笑,說道:「容容這孩子朋友少,性格上有點彆扭,但正如你說的,容容這丫頭人還是很好,你們就好好相處吧,你也不用把容容當什麼小姐,拿她當妹妹就行了,要是容容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多擔待一下,當然,要是原則上的問題你直接和老頭子我說,我給你做主!」
  「老爺子言重了。」張子明笑容依舊,但卻越來越搞不懂了這老頭子到底打的什麼算盤,人很好?好好相處?當妹妹?還要給我做主?這是我一個保鏢該涉及的問題嗎?!
  「不言重,我說的都是真的。」白老爺子嚴肅的點了點頭,沒有半點說笑的意思,這就將張子明更想不明白了,但不等他提出疑問,白老爺子轉而一笑,說道:「行了,你和容容晚上還約了出去玩吧?我也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
  張子明帶着滿腦子的疑惑來到了車庫,見到了臉上同樣寫滿了疑惑的白子榮和在一旁擠眉弄眼怪笑的陳雅詩。
  「額,白小姐,我有個事想和你說一下。」張子明這剛剛開口,白子榮也突然說道:「喂,你過來,我問你個事。」
  「白小姐,你先說吧。」
  「什麼事?你問吧.。」
  兩人再度同步,然後是一陣沉默,又同時開口。
  「白老爺子和我說,讓我把白小姐你當妹妹看待。」
  「你和我爹說了什麼?他竟然讓我把你當哥哥看!」
  兩人說完都是一驚,然後四目相對,同時無語……結果很明顯,同樣的疑惑,同樣的不解,證明兩人事先都沒個準備,也就不是誰在搗鬼下迷魂湯,這純粹是白家這對父子的決定。
  「你可別做夢啊,我才不會認你這個變態當哥哥!」白子榮漲紅着臉憋出了這樣一句話,張子明也是一愣,撈撈頭髮說道:「我也從沒有考慮過拿白小姐你當妹妹的念頭啊,會不會是白老爺子和白叔誤會了什麼?」
  「什麼誤會了什麼?沒考慮過?你是覺得我還不配當你妹妹嗎?」白子榮怒了,從來沒這個念頭?我堂堂白家大小姐的身份認不起你當哥哥嗎?!
  無數先輩的經驗告訴我們,女人的思維有時候就會像這樣,突然跳躍到一個很奇怪的位置上,而往往這個時候,只有閉嘴不爭,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比如此刻,張子明已經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要說白小姐當然配當自己妹妹,這不等於是打自己臉嗎?還說從來沒這個想法,現在不就有了?
  但要是說不配,白小姐不配當自己妹妹?堂堂白家千金大小姐,又是大美女,怎麼就不配了?
  於是張子明在這個時候像是得到了無數先輩的指點一樣,選擇了沉默……
  「什麼和什麼啊。」看着氣氛不對的陳雅詩連忙轉移話題,說道:「我們不是還要去小吃街的嗎?快走吧,快走吧!」
  陳雅詩不由分說就把白子榮推到了副駕駛位上,然後自己偷笑着做到了主駕駛,看到張子明和張子魚也已經做上車了,於是喊道:「坐穩了沒?前排乘客請繫上安全帶,賽車手小雅,準備就緒,三,二……啊,痛痛痛,容容你別糾我耳朵啊!」
  「好你個小雅,還敢渾水摸魚!」白子榮這個氣啊,小雅剛剛問坐穩了沒她還點了點頭,正準備系安全帶呢,猛然醒悟,這不對啊?怎麼讓陳雅詩這丫頭開車了?
  於是連忙乘車子還沒發動,拔了車上的鑰匙,然後把這丫頭趕到副駕駛位置上,自己一路開車來到了所謂的小吃街。
  小吃街上只有一個被夾在中間的停車位了,自知自己車技有幾斤幾兩的白子榮看着這個車位有些苦惱,不知該如何下手。
  「我來吧。」張子明自告奮勇,白子榮看着一旁閨蜜鼓動的眼神,略想了一下就車上走下來。
  張子明坐在駕駛位上,踩油門然後剎車,打方向盤一氣呵成,奧迪A8划出一道弧線,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停車位上。
  然後張子明下車,就看到陳雅詩一手扯着白子榮,一手拖着張子魚竟然一路小跑出了一段距離……這是要幹什麼?
  陳雅詩這個時候回頭過來,看到張子明已經跟了上來,驚訝了一下……然後跑的更快了。
  無奈的聳聳肩,張子明猜不出陳雅詩這是在玩那一出,但顯然是不想讓自己靠近的,於是只好遠遠的跟着。
  走了大概十來分鐘的樣子,張子明看到陳雅詩打了個電話,然後來了一個青年,顯然和陳雅詩白子榮都認識的,想來這就是陳雅詩的哥哥吧?
  「……哥哥,後面有個男的,一直跟着我們。」陳雅詩如受到驚嚇的小動物一般,語氣中流露着擔憂,然後還偷偷的看了張子魚一眼,看到這位漂亮的女保鏢聽到這話並沒有什麼反應,暗地裡鬆了口氣……就怕小魚會給小明通風報信什麼,那就不好玩啦!
  「什麼?」陳從武驚怒,竟然有不長眼的敢尾行自己妹妹?這他媽是不想活了吧!眼中泛起怒意,向陳雅詩身後掃去,果然看到一個文弱青年不近不遠的一直跟着……他媽的這傻逼看到自己還笑?!
  「哥哥,我們去那邊吧,這裡人多,會很麻煩的吧?」陳雅詩指着一條小道,那裡比較偏僻,沒什麼人。
  「行。」陳從武聽到自己妹妹竟然開始考慮省麻煩了,不由得感慨萬千,妹妹這是長大了啊,曾幾何時自己這妹妹是怎麼有趣怎麼來的呢,高興的話小事也要往大了來……可憐的陳從武,完全不知道,自己這是被親妹妹給誆進去了。
  「對了,小雅,這是你朋友,我看着好像有點眼熟?」走在前往偏僻小道的路上,陳從武友好的向張子魚笑了笑,心頭泛起絲絲疑惑,自己好像在哪兒見過這人,但怎麼想不起來了呢?
  「哥哥,你這搭訕方式太老套了!」陳雅詩佯怒,語氣略帶不滿,有你這樣在妹妹面前和妹妹的朋友搭訕的哥哥嗎?
  陳從武訕笑,也知道自己這問的着實有些唐突了。
  落在這幾人身後的張子明摸了摸鼻子,陳從武看過來,他就禮貌性的笑一笑,這人咋還怒了呢?費解歸費解,張子明還是得不遠不近的跟着白子榮等人,然後就發現周圍的行人越來越少,當走上一條小路轉過個彎的時候,耳旁響起了男子忿怒的聲音。
  「活得不耐煩了?連我妹妹也敢……」陳從武一邊說,一邊從拐角走了出來,然後迎面看到了張子明這張臉,說了一半的話頓時卡殼了,臉色大變。
  「我見過你。」張子明思索了半晌,說出了這句話。
  果然,果然是他!陳從武瞳孔一縮,蹭蹭蹭連退了三步,然後側頭看了看還站在一旁的看戲的陳雅詩三人,語氣焦急,連忙說道:「跑,快,快跑。」
  陳雅詩對這變故疑惑不解,她從沒見過自己哥哥這個模樣,當初陳從武被人暗算中彈,陳雅詩自己都哭得稀里嘩啦了,這個硬骨頭的漢子都是咬着牙堅持過來,反倒安慰起自己,今兒個這是怎麼了?老哥見到小明怎麼連忙就讓自己跑?而他自己就站在那裡不動,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你誤會了。」張子明苦笑,陳從武為什麼會這個表現,他有些頭緒,但他是不合適開口解釋的,偏了偏頭,看着站在一旁一頭霧水的白子榮和陳雅詩,兩人這狀態是指望不上了,再看看嘴角帶着一抹弧度,目光中有幾分狡黠的小魚,顯然沒打算在這個時候解釋什麼……可憐的陳大小姐,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這回要把自己和自己老哥給載進去咯。
  「你救過我,想要我的命,你可以拿走,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但那是我妹妹,你想要做什麼,先殺了我!」陳從武咬緊牙關,一字一句的說出這串話,連槍都掏了出來,指着張子明,但手上的槍依舊沒給他帶來半點安全感,視死如歸,像是在做最後的囑託,說道:「妹妹,哥不用你幫我報仇,答應哥,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