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初戰生死

第十章 次元斬

  周圍場景緩緩變化,風凌出現在一座巨大的擂台之上,周圍的觀眾席上竟坐滿了圍觀人群,不斷的在高喊着「紅龍,紅龍!」
  站在對面的是一個光頭壯漢,大概有三十幾歲,一米八幾的個子,**着上身,粗壯的肌肉不斷滾動,臉上一條橫跨鼻樑的傷疤顯得分外兇悍。
  「一方死亡,戰鬥結束。生死競技,開始!」
  小孩子?第一次進競技場吧!生死競技場可不是你這種有個好天賦異能的小天才可以進的!」紅龍一愣,接着露出一個自認為溫和的笑容,卻殊不知因為臉上那條傷疤,笑容顯得更是可怖。「放心,我會輕一點的。」
  風凌此刻終於明白,為什麼電子音聽到自己堅持進生死競技場發出的戲謔聲音了。生死競技場都是一幫自身沒有一個好異能,導致終身無法踏入更高層次,卻因為年齡較大,經常與異獸搏殺,造成了遠超正常等級的戰鬥力。
  大叔,你臉上的傷疤好醜啊!怎麼弄得!」風凌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去你大爺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去見死神吧!」一對巨斧憑空出現在壯漢手上「身體強化!」本就強壯的身體竟再度膨脹一分,身高堪破兩米。
  風凌見到這一幕,不禁呲笑一聲。自己師傅有個朋友,同樣是身體強化,但人家那覺醒的是泰坦異能,據說在二級的時候就已經突破到了三米,九級巔峰全力釋放異能,會變成五十多米高的真正巨無霸。
  「異能是硬傷啊!」風凌撇了撇嘴,輕靈之靴附着,綠色的風刃緩緩成型,橫放在半空中透着張狂,不可一世的桀驁。
  「臭小子!異能好了不起嗎?」紅龍雙目瞬間變得猩紅,縱身一躍,巨斧猛的向下劈去。
  嘭!
  風刃與巨斧悍然相撞,不斷爆射出火花與風的流光。
  「不行,風刃要堅持不住了!」風凌微微眯眼,沒有想到這叫紅龍的壯漢竟然這麼強。收起所謂的輕視之心,一柄晶瑩剔透的綠色匕首出現在了風凌手心。目光漸冷,小腿肌肉繃緊,蓄勢待發。
  終於,風刃再也抵擋不住巨斧的劈砍,碎裂成了兩半,消失於無形。
  「臭小子,還有什麼招啊!」紅龍將兩柄巨斧相互撞擊,凶厲的目光緊盯着面前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凌風,異能風系,請指教!」風凌深鞠一躬,身形如閃電般爆射而出。
  唰!
  匕首划過紅龍的粗壯的手臂,卻只是在紅龍手臂上留下了一道細小的口子,甚至連血液都未流出一滴。
  「傻小子,死來吧!」紅龍一把抓住風凌的小腿,扔向空中,縱身一躍,巨斧張開,衝著半空中的風凌悍然下落!
  「分屍,分屍,分屍!」競技場外的觀眾沸騰了!甚至可以想像到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被巨斧劈成兩半,鮮血橫流,變作冰冷屍體的場面了!
  「鬼影三分!」就在巨斧接觸到風凌身體的剎那,風凌忽然虛幻了,三道相同的人影出現在半空中,淡淡的看向地面的紅龍。三道身影同時開口道「果然厲害,我收回嘲諷的話,但也就到此為止了!」
  空間內密密麻麻的的細小風刃一一浮現,向著紅龍的身體爆射而出。
  「想要蟻多咬死象嗎?笑話,嗜血狂化!」一聲震天怒吼,紅龍的身軀再度暴漲幾分,古銅色的肌肉如同鋼鐵般精悍。
  與風刃悍然接觸,爆發出驚人的爆炸,空氣中充斥着四散的風系能量。
  風系能量緩緩消散,露出了一個衣衫襤褸的壯漢,一身衣服已經變成了徹頭徹尾的乞丐服,強壯的身軀上布滿着密密麻麻的白刃,那是數百道風刃造成的結果。
  小子,還有什麼想說的嗎?你拼勁全力也不過給我造成些許狼狽而已,現在你還能發動攻勢嗎?連根手指也抬不起來了吧!實話告訴你,我發動嗜血狂暴後,現在的身軀連普通人都不如,如之前的風刃隨意一道都能至我於死地,但你還做的到嗎?哈哈哈!」紅龍緩步走到風凌面前,巨斧抬起「小子,生死競技場真的不是你該來的,去死吧!」
  「啊!」一道鮮血噴流而出,人頭飛速旋轉,沖向高空,眼神中充滿着驚訝於不甘的絕望。
  「咳咳!多謝你告訴我,要不然我還真不確定能否一擊必殺你!」風凌咳出了兩口鮮血,大範圍的風刃凝結與埋伏極限的透支了自己的能力。
  萬幸,最後一道微小至極的風刃依舊與風凌聯繫着一起,也就是這樣的一擊,決定了兩人生與死的區別。
  光影閃爍,風凌直接的退出了天網,巨大的異能消耗與精神的高度緊張,直接陷入了被動昏迷中。
  於此同時,天網炎黃城區競技場爆發出了大型震動。二階初級生死競技場的常勝將軍紅龍即將完成十連勝卻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斬殺了!
  賽後一陣驚訝之後,就開始各方信息搜查,居然發現這小子竟然是今天剛剛辦理天網,真實年齡只有12歲,第一次參加生死競技場,戰績上觸目驚心的一勝零負,勝率100%,一切的一切都更為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而造成這一切的主角,卻舒服的躺在大圓床上,沉沉的誰去對於這些,毫無所知。
  炎黃異能學院某一處。
  一個中年男子優先的靠在沙發上,看着面前不斷播放的視頻,神色有些古怪,喃喃自語「鬼影三分,蝴蝶島的武技竟然讓他修鍊成了,還真是可不錯的天才。獨孤縱橫這個老小子,放心吧,我會照顧好這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