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王小狂危險了

第一十章 滔天巨火

第九章 王小狂危險了

陳志成怎麼也沒預料到,在吾悅市,居然有人敢扇他的臉!

從出生起,他就是含着金湯匙。

只要是他想要的,就從來沒有得不到的。

就算是他爸,也是將他捧在手裡,不曾對他動過半根指頭。

可眼下,他居然被人打的牙齒都掉了?

然而,王小狂卻沒有因為陳志成的質問而停手。

又是連環幾個巴掌落下。

陳志成瞬間像個鬼樣,然後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聽到動靜的保鏢馬上沖了進來,可馬上被王小海踹飛,不省人事!

其餘富少面色大變,剛要還手,便感覺到自己的臉上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襲來。

一口口血水,一顆顆牙齒,頓時四處飛舞。

而這一幕,引起了會館裏其他人的注目。

「這些人,不是混跡在陳少那個圈子裏面的富少們嗎?」

「我的天,那人,是,是陳少!」

「居然有人對陳少動手?」

「你居然打了陳少?」

李才仁呆若木雞地看着王小狂。

「忘了,還有你們兩個呢。」

王小狂毫無預兆的兩巴掌扇出,李才仁和柳美美臉上瞬間烙印上了五根手指印,兩人身形一陣搖晃,眼前發黑。

見到這一幕,李笑笑很是解氣,吳清影也心潮澎湃。

這麼刺激的一幕,她們還從未親眼見過。

王小狂的強硬,讓她們明白了什麼叫做真男人。

但馬上,兩人臉上便浮現出了憂色。

「這打的可是陳志成啊。」李笑笑憂心忡忡。

陳志成的惡名,在吾悅市,可是鮮有人不知道的。

眼下卻在王小狂的手下折磨到不成樣子。

要是偌大的陳氏企業對王小狂報復的話……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陳志成強忍劇痛,漏風的嘴,好不容易才說出這番話。

王小狂居高臨下看着地上的陳志成,冰冷的眼神彷彿神魔降世,霸絕天下!

剎那間,連帶着王小狂身上的氣息都開始變化。

吳清影粉拳緊握,雙眸放光。

李笑笑心臟狂跳。

與王小狂認識不久,可眼下的王小狂,讓她心神激蕩。

難道他真是奇人?

「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不過我還不想污染了這兩位美女的眼睛,現在,再給你們一個消失的機會。」

「滾過來,向她們賠罪!」

陳志成怒火中燒,囫圇不清的嘴裏叫囂:「滾你大爺的,讓我賠罪?只有我死才可能!」

「要麼你現在弄死我,要不然,等我離開,死的人就是你!」

王小狂冷笑,拿起桌上的叉子,毫不猶豫地扎在了陳志成的手心上。

「啊!」

鮮血四溢,殺豬般的凄厲叫聲從陳志成的嘴裏發出。

旁邊圍觀的人一陣心驚肉跳。

「狠,太狠了!」

「這人是誰?居然這麼大膽?」

「陳德淮可就這一個兒子,陳德淮要是知道了,這傢伙怕是會死得很慘啊。」

陳德淮,陳氏企業的掌舵人。

在吾悅市,屬於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李才仁此時肝膽皆顫。

他後悔不迭,早知道,就不帶王小狂這傢伙來這兒了。

畢竟陳志成這麼慘,陳德淮必定會出手,比起陳志成,陳德淮可是更加心狠手辣啊!

李笑笑與吳清影都有些呆愣。

王小狂竟然如此厲害?

「混蛋,你給我等,給我等着……我要你死!」

陳志成用盡全身力氣,嘶吼出聲。

「還真的是不怕死呢?」

王小狂目光泛冷。

威脅過他的人,要麼還沒出來,要麼,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唰!」

拔出叉子,王小狂又刺向了陳志成的另外那隻手上。

「啊!」

這次,陳志成幾乎都要翻白眼了,劇痛,讓他的骨頭都在顫抖。

「死定了。」李才仁面無人色。

王小狂這兩叉子下去,陳志成雙手即使能得到及時醫治,也不可能如正常時候那麼靈活了。

這下,陳氏企業肯定會不死不休的報復啊!

「混蛋,你,你給我,等,等着!」

陳志成用儘力氣,恨恨地瞪了王小狂一眼,隨即,雙眼一黑,陷入了昏死狀態。

「陳少!」

剩下的富少見狀,一個個面色慘白。

就在此時,王小狂的目光掃來。

剎那間,幾人有種思想都凝滯的感覺。

那種目光!

仿若神魔降世!

恐怖!

讓人膽顫!

這種目光下的王小狂要殺他們,他們連懷疑都不敢有。

「別愣着了,快把陳少送醫院,要是遲了,陳少就要變成廢人了!」

這時,李才仁疾呼。

一眾富少聞言,連忙架起陳志成,拼了命的往外跑。

圍觀的人們獃滯地看着王小狂。

他們知道,吾悅市,將會掀起滔天巨浪。

「王小狂,你完蛋了,給自己儘早找塊墳地吧,陳家不會放過你的。」

李才仁恨恨地瞪了王小狂一眼,然後拉起柳美美,也開始瘋狂奔逃。

「王小狂,要不現在我給你買機票,你去外面躲躲?」吳清影關切道。

李笑笑緊緊盯着王小狂,目光中透出幾分複雜。

儘管王小狂幫了她們,但眼下,無疑讓她們陷入了更大的危機之中。

在吾悅市,得罪了陳氏企業,那就只有死路一條啊。

「不必。」

王小狂不以為然地摸了摸鼻子:「就這些人,我還沒看在眼裡。」

「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李笑笑聲音猛地提高:「要不了多久,陳德淮必然會發了瘋的要找到你,然後將你大卸八塊!」

「你一個人可以逃跑,但我和我父母往哪兒跑?」

「笑笑……」

吳清影扯了扯李笑笑的手:「假如沒有王小狂,我們現在估計已經被……」

看了李笑笑和吳清影一眼,王小狂淡淡一笑:「放心,我自己做的事情,不會牽連到你們的。」

「王小狂,笑笑只是一時情急。」吳清影連忙解釋。

王小狂笑容依舊。

眼神中帶着一絲玩世不恭,以及霸絕天下的無畏。

「我明白。」

「不過我想告訴你們的是,這些人,我還真的沒有放在眼裡,你們就不要為我擔心了。」

……

翌日。

市醫院。

醫院高層此時如熱鍋上的螞蟻,院長更是一連召開了好幾個會議。

「可惡,陳少的手居然被叉子給扎穿了!」

「通過X光掃描,我們發現陳少的指骨移位,手部神經也出現了難以逆轉的破壞。」

「伴隨着口腔大量出血,腦震蕩,眼下已經進入重症監護室了。」

「因為腦部震蕩,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來。」

「哎,陳少要是醒不過來,陳德淮必定會把怒火發泄到我們身上,要知道,我們院的實驗室,就是他捐款建造的啊。」

院長和一眾醫生們無不愁雲慘淡。

陳氏企業每一年都為他們捐了不少的錢。

要是這次陳志成不能救回來,那陳德淮必定不會再捐錢給他們醫院。

半天過後。

在知曉自己的兒子進了重症監護室,陳德淮停下了手裡的一切工作,乘坐私人飛機趕了回來。

看着病床上的陳志成,陳德淮眼神陰翳,一股殺氣,瞬間在病房裡瀰漫。

周圍的護士和醫生見狀,無不屏住呼吸,不敢去看陳德淮。

「小陳,立刻安排國內頂尖的專家會診,半天之內,我要他們拿出一個診療的辦法出來。」

「另外,帶着豹爺,就算將吾悅市掘地三尺,也務必將那個混蛋找出來,我要讓他跪在我兒子面前禱告還有懺悔!」

「哪怕他現在已經一具屍體,也要給我抬過來!」

陳德淮身邊的年輕人推了推眼鏡掩飾心頭的震動。

豹爺,背景驚人,據傳是古武家族出來的人,在吾悅市呼風喚雨,能量滔天!

這個王小狂,這下只有一條路了,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