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施展神技

第10章 逆天的燕雲辰

「是啊,燕雲辰現在修為境界這麼低,就算偷,也不至於拿這個偏門的《追風步》啊。」

大多數人也不是沒腦子,不由都懷疑起事情的真實性來。一雙雙眼睛看向燕浩和燕烽,目光中泛着疑問。

燕烽臉色一沉。眾口鑠鑠,他誣陷燕雲辰的事情要是經過族人們的大嘴巴傳出去,那他燕烽可就聲名掃地了,族長再寵他,也不能看他這樣胡作非為,誣陷好人啊。

他當即沉聲說道:「他有沒有偷竊,大家翻一翻他的屋子就知道了!」

「給我搜!」

燕浩當先一腳,將院子里的一個茶几給踢翻了。

好幾人沖了出去,在屋子裡翻騰一番。燕雲辰那本來就破敗的屋子頓時一片狼藉,顯得更是破碎不堪。

燕烽囂張的叫道:「給我使勁的搜!不要怕打爛他的東西!有什麼嫌疑的物品,統統給我砸開!」

「燕烽,你太卑鄙了!」燕雲辰怒視着燕烽。

不久之後,眾人在屋子裡找出了一本功法,正是《追風步》的秘籍。

「沒錯,正是我的秘籍。」燕烽十分肯定的說道。他一見到《追風步》,頓時心中大定,暗道燕雲辰終究還是逃不出他的算計。

「燕雲辰,看你還怎麼抵賴!」燕浩囂張的叫道。

「你們之前偷偷來我屋子周圍放了這本書。」燕雲辰一字一頓的說道。他目光掃視周圍,說道:「族人們,你們都不是笨人,當知道此事的蹊蹺,這擺明了就是燕烽的誣陷!」

眾人神色都變得十分的複雜,這發生的事情一套一套的,細細想來,他們乃是特意被燕烽拉過來的。這一切安排的太巧了,他們越發懷疑燕烽。

燕烽沒想到自己設下的局一直讓大家懷疑,臉色頓時一變。

他沉聲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和燕浩在合謀害你。」

燕雲辰說道:「我只知道,我的身法精妙無比,可踏虛躍空,何須要偷你的身法秘籍來學習,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放屁!」燕烽忽然就激動起來。

身法一直是他引以為傲的技能,身法考究的可不僅僅是修為境界,還有靈力和身體的多重協調。大部分的人即便境界高也學不到其中的精妙,而他乃是燕家少有的能達到「踏虛躍空」水平的人,在年輕一輩中絕無僅有。

如今燕雲辰居然說也能踏虛躍空,這簡直就是打他的臉!他豈能不激動。

眾人不由搖頭,暗道燕雲辰這說話實在沒水平,就算是反駁,也不至於吹這個牛啊,這不是將自己往死胡同里堵嗎,這下就算是本來沒偷功法,也要被弄成偷了。

看來燕雲辰就是一個蠢貨,怪不得體內生出垃圾天脈來!

燕雲辰倒真沒說謊,如今他的天脈被師妃天帝改造,身體本就輕盈無比,再加上學了師妃天帝賜給他的浮光幻影步,身法達到一個很高的水準。這踏虛躍空雖然沒有正式施展過,但想必可以試一下。

燕烽不肯罷休,直接攔在了燕雲辰的面前,叫道:「你這大言不慚的東西,你既然這麼說,不妨給我們施展一下踏虛躍空,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廢物怎麼表演。」

他拉着燕雲辰的手臂,直往旁邊空地上帶。他也是狠毒,一心想要讓燕雲辰丟盡臉面。這是要將燕雲辰往死路上逼啊。

眾人也都讓開地方來。

燕浩冷笑說道:「燕烽大哥精通步法,能在虛空中停留兩息的功夫。」

所謂踏虛躍空,就是說身體在半空中停留,如鳥兒一般飄立。這對身法而言,乃是一個極大的考驗。燕家大部分人都辦不到。

燕烽能在虛空中停留兩息功夫,已是讓族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是啊是啊,雲辰,你就亮一手給我們看看嘛,我們也好學習學習。」很多小輩也都有看熱鬧的心理。

他們可都沒打好心思,擺明了是要看燕雲辰的笑話。大家都知道燕雲辰是垃圾天脈,連修為都難以寸進,又哪裡來的能力修鍊身法,更不用說將身法修鍊到踏虛躍空的高水平。

由不得燕雲辰不同意,大家決定就這樣逼迫燕雲辰。

燕雲辰緩緩說道:「我要是能證明自己能施展踏虛躍空,是不是就可以就此洗脫嫌疑,證明我是被人誣陷的了?另外某些人渣,也可以滾蛋了?」

「你要是會這一手,自然不會去偷《追風步》秘籍,這就說明有人在誣陷你,族人們都給你作證!」眾人說道。

燕烽急於讓燕雲辰出醜,催促叫道:「不要說你腳踏虛空停留兩息功夫,就算能施展出架勢來,我都算你過關!」

在他看來,要是燕雲辰能施展出踏虛躍空,那母豬都會爬樹了。

燕雲辰說道:「我要是中了,便能證明我的清白,只是我被誣陷一場,心理損失太大,總要有些補償吧。這樣吧,你放一些丹藥做賭注,若是我成了,這丹藥便歸我。」

「燕雲辰這小子不會是想丹藥想瘋了吧!」眾人真不得不佩服燕雲辰,這擺明了是自找嘲諷嘛。

燕烽冷笑喝道:「好!就依你!要是你成了,這丹藥就歸你,要是你沒成么,就看我怎麼制你的偷竊之罪!你這個廢物敢偷我的功法,我要讓你死的難看!」

邊說著,燕烽朝着旁邊一個樹樁上放下一把丹藥,不僅有二品的滋脈丹三十顆,還有三品的擴經丹十顆。

擴經丹乃是幫助人擴張經脈的,經脈一擴張,靈力奔涌自然更通暢,反過來也能滋長天脈。三品的擴經丹,可是一個好東西。

燕烽這隨手一把丹藥下去,絲毫不心疼,也是料定了燕雲辰必輸無疑。

燕雲辰終於不再拒絕了。

他目光深邃,抬頭看了高空一眼。他的眼睛是如此的敏銳,天上白雲纖毫畢現,都在他的眼中。他緩緩跑了幾步,忽然很有感覺。

只有他自己知道,浮光幻影步有多麼的神奇。

燕雲辰在細細感受着浮光幻影步的心法,畢竟是第一次施展踏虛躍空的招式,他全無經驗,還需要好生琢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