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替身…」大司命美眸眨動,重重而語,「人皮面具,亦或是易容術,原來如此…」

「恐怕不是人皮面具,亦不是易容術,若是人皮面具和易容術,豈能瞞過影密衛。」嬴霄說道。

「這個江湖,有高超的劍術,有神奇的陰陽術,也就有玄妙的醫術,想要徹底改變一個人的容貌和聲音,或許很難,但只要有時間,就會成功。」

「醫術,徹底改變了容貌和聲音,倒是有點小看這所謂的醫術了。」大司命一邊恢復,一邊感慨而語。

「武王殿下當真聰慧,羅網小看了武王殿下。」兩位半邊面具殺手讚賞說道,「所以,羅網將再不會小看武王殿下。」

「天羅地網,無孔不入,武王殿下,這一次,您也只會在羅網這張網中。」

「那還真是本王的榮幸。」嬴霄淡笑,「只是,網而已,困住一些蚊蠅蟻蟲理所當然,若想困住一頭猛虎,恐怕有點難吧。」

「自然難,但並非不可能,因為這張網不是普通的網,真龍都可纏住,一頭猛虎又算什麼。」兩位半邊面具殺手道。

「這麼自信?」嬴霄道。

「當然,因為在羅網,我們才是從來沒有失敗過的殺手,這江湖,也唯有我們才能稱之為最強殺手,羅網長老,在這裡覲拜武王殿下了。」兩人拱手而語。

「羅網長老。」嬴霄眯眼喃語,「凌駕於天字級殺手之上的最強殺手么。」

「羅網長老之下,無殺手。」兩人淡語。

「好大的口氣。」大司命冷冷道。

「陰陽家,大司命,少司命,哼…」聽見大司命的冷哼聲,兩人目光第一次落在了大司命和少司命身上,更是不屑。

「若非趙高大人想從你們身上獲得陰陽術的秘密,此刻,你們已經是死人了。」

「找死…」被羅網長老如此看不起,大司命徹底怒了,冰冷的肅殺聲中,血紅的陰陽二氣已宛如一個獨特領域。

「退後,你們確實不是這兩位的對手。」嬴霄命令說道,「不要因為憤怒而送死,那是不明智的選擇。」

「是,武王殿下…」有嬴霄的命令,大司命不甘的退後了。

當然,真正讓大司命退後的還是她自己清楚她絕不是這兩位羅網長老殺手的對手。

少司命也隨着大司命退後。

「兩位,出劍吧。」嬴霄戰意已起,劍氣四散,引動着手中天問劍共鳴。

而天問劍也在自行共鳴。

感受到天問劍自行共鳴,嬴霄也想到了剛剛天問劍自行到他手中,而不是他隔空取劍。

唰!

嬴霄的目光順着天問劍劍意而去,落在了兩位羅網長老手中的劍上。

「這兩柄劍…」嬴霄不由重聲,「可以告訴本王,它們的名字么?」

「武王殿下手中拿的是天問劍,劍譜排名第一,更是帝王之劍,勉強有資格知道這兩柄劍的名字。」兩人異口同聲。

然後左邊的羅網長老先是告知說道,「武王殿下,此劍名不嗔,而屬下,也就代號不嗔。」

隨即,其催動內力,本是銀白色的劍身瞬間金光激射,殺伐無盡。

繼而,右邊的羅網長老再是開口,「武王殿下,屬下手中此劍名焚寂,屬下也就代號焚寂。」

熊熊熊!

劍氣縱橫,彷彿如火焚燒,讓這片區域都升溫了。

「不嗔,焚寂,都不在劍譜之上,但本王能感受到,這兩柄劍,不遜色天問。」嬴霄重語,「羅網,當真讓本王刮目相看。」

「也多謝羅網為本王送來了這兩柄好劍。」

「既然羅網還是原來的羅網,本王也就得自創一個江湖勢力了,正好缺好劍。」

「哈哈哈,屬下佩服武王殿下您的野心,但…」不嗔大笑,笑聲中,金色的劍氣在月色的映射下,更加耀眼。

金光有多快,這一劍便有多快,直刺嬴霄喉嚨。

毫釐之間,天問劍的劍鋒擋住了這一劍。

霸道的劍氣縱橫,淹沒了所有金光劍氣。

叮叮噹噹!

須臾之間,嬴霄和不嗔已交鋒十幾回合。

忽然,嬴霄的背後傳來炙熱,是焚寂出手了,炙熱劍氣中,卻有死亡血腥的殺伐,雖然沒有不嗔的劍快,但殺力足夠。

嬴霄催動太玄經,內力爆發,施展獨孤九劍之破劍式,擋住了焚寂這突如其來的絕殺一劍。

劍光在月色的映射下,彷彿沒有了原本的殺氣,舞動如同一幅好畫,劍之共鳴聲,好似那古老的藏歌,鏗鏘有力,直入人心。

三人的身影更是交織不斷,身法同樣美如畫。

看着如此戰鬥,大司命的瞳孔不知如何轉動,心中重重而語,「畫面有多美,每一劍的殺氣就有多強,此時此刻,我若加入戰鬥,或許都不知道我自己怎麼死的。」

「武王殿下殺那個贗品趙高的時候,絕對沒有出全力。」

「而羅網,竟有如此頂尖的殺手,完全凌駕於六劍奴之上,東皇大人小看了羅網,更小看了趙高。」

「不對,也或許,我也小看了東皇大人,即使我是陰陽家大司命,自始至終,也從未見過東皇大人出手。」

「這個江湖,本以為天人境後期的我,已是超級高手,可現在看來…有點可笑…」

這一刻,三柄劍的劍勢皆達到了最巔峰。

不嗔大喊,「武王殿下,讓我們見識見識殺死趙高大人贗品的那一劍吧。」

「你們夠資格么?」嬴霄淡語,劍氣環身,隱隱進入了一種瘋魔狀態。

獨孤九劍,何為求敗。

這些天嬴霄的閉關,對獨孤九劍又有了新的領悟。

瘋魔之中,無懼無畏,眼,心,一切意志和意念之中只有一柄瘋魔的劍,只有那無窮無盡的瘋魔。

瘋魔狀態下的一劍,才是真正求敗的一劍。

「孤獨九劍——破劍式!」

人劍合一,嬴霄雙眼血紅遍布,周身劍氣也是如血一般。

這一刻,嬴霄是劍魔。

唯有劍魔,才能施展出真正的獨孤九劍。

看見這一劍,不嗔和焚寂不由對視,皆在對方眼中看到了那麼一絲驚恐。

他們號稱最強殺手,亦是最強劍客,只是一瞬間,他們就能看出這是可怕的一劍,真正讓他們恐懼的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