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1章 第一章在線免費閱讀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2章 第二章在線免費閱讀

小的時候,我一直很懼怕我的父母,因為小時候的爸爸脾氣很暴躁。不論是哥哥姐姐們做錯事情還是媽媽做了什麼事情讓他不滿意,他都會厲聲的訓斥,有的時候甚至會上手打哥哥姐姐們。對於媽媽,爸爸也是缺少了耐心,媽媽有時候問多幾句話,爸爸就會很不耐煩,甚至於去吼媽媽,爸爸說要做的事情,媽媽做不到位,爸爸也會很生氣。別人惹爸爸生氣了,爸爸對那個人最多也是冷臉,但還是會維持表面的平和,然後轉身朝媽媽發泄,找一些小事情去和媽媽吵架……

我對爸爸的恐懼印刻在靈魂的最深處,每次只要他低下嗓音說話時,我就會很緊張,即使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即使他只是在和別人聊天。實在受不了這緊張到心慌的感覺時,我會跑去躲起來,不是沒有和媽媽說過,而是媽媽覺得我會這樣反倒是莫名其妙。久而久之,我越來越喜歡自己一個人躲在沒有人知道的角落……也因禍得福吧,我居然從小到大都沒被爸爸打過,但被媽媽打過。

那個時候,我和哥哥因為一點小事吵起來了,吵到最後甚至動起手了,一開始打的很兇,姐姐攔不住我們,就打電話給爸爸,那個時候我們只記得爸爸的手機號碼,是爸爸讓我們背的,說有事就找他,媽媽的號碼不需要背,有事找媽媽也沒用。過了不知道多久,我和哥哥已經沒什麼體力了,只是互相揪着衣領,固執的等待爸爸回來主持公道。但爸爸只是回來看一眼,發現沒出大事就要繼續去工作了。他看了一下我和哥哥,然後說了句,還不放手?我和哥哥就放開對方,然後一問原因,只是小事,他本來還平靜的表情立馬就嚴肅起來,他讓我們在客廳一人站一個角落,然後去把在房間寫作業寫的好好的姐姐也叫出來,讓她也找地方罰站,然後就出門去工作了。

站了很久,站到我們三個的腳都很酸的時候,爸爸下班回來了,媽媽也一起回來了,媽媽只是看了下我們,然後問了哥哥,知道是爸爸叫我們站的,就沒多說什麼,轉身去廚房做飯了。爸爸先去把身上的東西都放下,然後拿起放在角落的藤條,坐在客廳的中間。他先叫了哥哥過去,哥哥慢慢的挪了過去,爸爸開始詢問事情經過,哥哥回答一遍之後,爸爸抬頭看我,又問我是誰先動手的,我說是哥哥,爸爸又問了姐姐,姐姐也說是哥哥,爸爸拿起藤條就打。他邊打邊說,妹妹這麼小,你還動手打她,你是不是哥哥,姐姐比你大,她說的話你不聽,你是不是弟弟,這麼小的事情也值得鬧這麼大,你是不是男子漢……

哥哥被打的邊哭邊躲,爸爸抓着他的胳膊不讓他跑,打到哥哥一直說他錯了,他才放開他,讓媽媽帶着他去擦藥了。爸爸轉頭看向姐姐,把姐姐叫到跟前,沒有多說什麼,抬手就打,姐姐被打的次數很多,她不敢躲,就這麼站在那裡讓爸爸打,爸爸打到有點累了才停手說,這麼打的人了,都已經9歲了,打電話說件事情都說不清楚,還說的那麼嚴重,我還以為你弟弟要被打死了。下次打電話不說清楚,就不是打這幾下這麼簡單了。

這個時候哥哥擦完葯回來了,不知道他和媽媽說了什麼,媽媽看着已經被嚇傻的我,自以為小聲的和爸爸說,小的也得打,你看她都不哭,憋在心裏到時候憋出事情來,得給她打哭了。爸爸讓媽媽去打,媽媽朝我走過來,抓着我胳膊打我小腿,我記得很疼很疼,但我就是哭不出來,甚至連話也說不出來,最後是她放下藤條,在我臉上甩了幾個耳光,我才徹底哭出來。

等我哭出來後,媽媽又說,行了,哭幾聲就夠了,進去吃飯,不然還打你。我哭的抽抽噎噎的,整個喉嚨都感覺是堵住的,根本吃不下飯,卻又不敢不吃。那個時候,我才5歲,但那是按照習俗算的5歲,我是在年末出生的,還沒滿月就已經過年了,所以我還沒滿月就2歲了,那個時候我應當是3周歲,姐姐8周歲,哥哥6周歲……

雖然後來爸爸改了,從我讀小學開始,或者說是從我哥開始青春期知道要自尊開始,他就不再採取打的方式了,每次都是厲聲訓話,但他聲音一放低的說話,我的心臟就會不由自主的狂跳,嚴重的時候,還會有心慌的感覺……

但說來也奇怪,比起爸爸,我有時候更親近打過我的媽媽。但是媽媽重男輕女,對於哥哥的話,她會聽會記住,會很快響應。而我和姐姐們的話,總是看她心情,我第一次開始察覺母親重男輕女是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又或者說是這之前沒想那麼多,在那一次過後,對於別人說的重男輕女有了具象。

小的時候,我只有一雙拖鞋可以穿,除了出門,在家都是光腳,家門口是一條土路,那時候,除了村裡幾條重要的大路,基本都是土路,又正值夏天,外面路上的沙土被曬的很燙,不穿鞋根本沒辦法出門。我那一雙拖鞋已經穿到後腳跟快磨沒了,側邊鏈接的那塊塑料也斷了三分之二了,我穿着那雙鞋都不敢走快,走路慢慢吞吞的,一步一步的,連抬高都不太敢。爸爸開摩托車從我旁邊經過,遠遠的就看到我了,但他沒停下來,只是飛快的從我旁邊過去,我想喊他,他已經走遠了,等我到家後,他已經坐在客廳里看電視了。我進門後就把那雙拖鞋放在門邊,走到客廳,他看着說,我剛才看到你在外面走了,你怎麼走那麼慢,小孩子不要這樣子走路,像老人一樣,沒有朝氣。我想解釋,但我不敢,我只是點點頭。

媽媽回家後,我拿着拖鞋蹲在媽媽面前說,幫我買一雙拖鞋,我這雙快壞了。媽媽看了之後說,好。於是我安靜的等待。可是整整三天過去了,媽媽也沒有買。我和媽媽說,我這雙拖鞋已經快走不了路了,媽媽有點不耐煩的再次答應我去買了。哥哥聽到後說他也要買球鞋,他那一雙鞋底被他踢破了,媽媽說,他這雙球鞋暑假前才買的,現在才剛開學沒多久怎麼又壞了,然後讓哥哥先去穿他的涼鞋,不要穿拖鞋出去跑,容易摔倒。

那天晚上,媽媽就拿了個鞋盒回來,裏面只有哥哥的球鞋,我問媽媽,我的拖鞋呢?媽媽一臉尷尬,說忘了還有你的拖鞋了,明天再去一趟買。然後讓哥哥去試試好不好穿,哥哥說不要藍色,要綠色的。媽媽第二天去換了顏色回來,挑我不在一樓的時候,拿給哥哥,我下樓吃飯的時候,就看到哥哥在試那雙綠色球鞋,媽媽看到我下樓只是有點尷尬的說,明天買,明天一定買。

結果還是忘了,又過了兩天,我的拖鞋徹底斷了,我只能踩在上面然後往前挪。爸爸在回來的路上,看到我慢慢的挪,直接問我怎麼又這麼慢慢的走。走近看到我的鞋後,他默不作聲,打電話問了媽媽,確認還沒買之後,把我的拖鞋扔到旁邊的垃圾堆,帶我去鞋店買鞋。那時候我的一雙拖鞋5塊錢,哥哥一雙球鞋75塊錢,拖鞋就在球鞋旁邊的架子上,我為什麼會知道呢。因為那個時候,爸爸在還錢的時候,我在兩個架子前看了很久,我一直盯着哥哥的同款球鞋,和它的價格牌,爸爸付完錢回頭看見我在看,還問我是不是要球鞋,我只是搖了搖頭……

不知道是那次之後,媽媽被爸爸說過了,還是怎麼回事,我一說起需要什麼東西,她就會說,她記性不好,真的需要就要提醒她去買,或者去找爸爸拿錢自己去買……

我開始對向爸爸媽媽拿錢買東西這件事感到恐懼,就連買筆,買作業本,這種只需要拿五毛錢的,我也不敢開口,每次都是拖到不能再拖的時候,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提前準備好怎麼開口,然後選擇一個沒有外人在,他們看起來心情還可以的時候去開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