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3章 第三章在線免費閱讀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4章 第四章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班主任,一個30多歲了成熟中帶着幼稚的邱姓男子,教的是英語。那時候我們都叫他兵哥,因為他當過兵名字里也帶了兵字。他和班上的同學玩的很好,班上的所有同學都挺喜歡他的。我自然也不例外,不過因為性格,我很少和他單獨接觸。第一次月考成績出來後,他把我叫到辦公室問我為什麼成績會退步,是對新環境還不適應嗎?在這之前已經經歷過媽媽的冷嘲熱諷,我以為兵哥也是來興師問罪的,於是我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樣,梗着脖子說,這才是我的成績,我原先成績也不好,這才是我的真實水平,之前那全校第一的成績也是因為運氣好。說完我也不看他,看着窗外,心裏像是被堵住一樣,我在想我應該會是老師在這個班上第一個討厭的學生了吧,或許也會是那唯一一個。眼睛也有點發澀,我覺得他現在看我的眼神里一定是失望的。不惜浪費一個優惠名額招進來的卻是我這樣鑽空子的……

兵哥一時間被我突如其來拔高的音調給嚇到了,但他也很快反應過來。放低了聲音問我,為什麼會這麼想?我盯着窗外沒回答。兵哥沉思了一會,他開口問道,是你的家裡人這麼說的嗎?我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但我沒有動,也沒有去擦。

兵哥站起來走過去把辦公室的門關上,然後倒了杯熱水給我,還順手拉了椅子給我坐下。他說,你現在想開口和我說說是什麼情況嗎?我搖了搖頭,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掉。我不想哭的,但就是忍不住,喉嚨一陣陣的發緊。兵哥抽了張紙巾給我,說,那你現在想安靜的自己呆一會,還是我陪你在這坐坐?我說不出話,嘴唇動了動但沒聲音。兵哥又開口了,或許,你想聽我說幾句嗎?我點點頭。

兵哥說,我不了解你的家庭,也不知道你父母的為人,你和他們相處更久,更有資格去評價他們,我和他們只有一面之緣,所以我沒權力也沒資格去評價,我唯一能和你說的,就只有你的成績和你在學校的表現。你看啊,你這次的考試在班級里雖然只排在了25名,但年級排名還是在50以內的,全年級8個班,不看普通班,只看4個尖子班,一個班45人,4個班180人,你的成績還是屬於上層水平的,只是你偏科有點嚴重,所以老師才想叫你過來問問,是什麼原因,是老師說的聽不懂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這個時候,我也慢慢的平靜下來了,除了還有些抽噎,思緒已經拉回到兵哥的話語上了。

兵哥拿出我的成績單說,你看,你語文的單科成績在年級前10,你語文老師說你作文寫的很好,很有靈氣,但英語和數學有點弱,歷史滿分,生物地理也不錯,所以為什麼英語和數學不好呢?我的教學不好嗎?我搖搖頭說,我小學英語就不好,小學班上的男生調皮,把英語老師氣哭了,她那個時候還懷孕了,上課就經常性讓我們自習,或者是提前教英語課代表,讓英語課代表給我們講課,課代表只會把老師說的重點抄在黑板上然後帶我們讀一遍後,就讓我們自己回去背誦,所以上課的時候好多知識點跟不上。

兵哥點點頭,那數學呢?小學數學怎麼樣?我說,小學數學基本都是滿分,小學數學老師還經常會拿奧數題給我做,現在的數學老師上課聲音太小了,聽不清楚,而且坐前排的那個男生劉學謙,老是搶答,數學老師就以為都會了,然後就講的很快,然後就去講拓展的知識點了。兵哥說,這個問題問了好多人都是這麼說的,這個劉學謙,他就是暑假補過課,這些東西都學了,就在那裡丟人現眼,我得好好的說說他去。說完,兵哥看了看我,問,現在心情平復了嗎?我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點了點頭。

兵哥說,雖然我不知道你和父母的相處模式是怎麼樣的,但有一句話,叫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有些時候,我們可能不能理解父母為我們做的事情,覺得他們不理解我們,但也許過幾年後,你才會知道,父母當時的安排是煞費苦心的。我說,我不懷疑他們不愛我,只是覺得在選擇的時候,我永遠不會是那個被選擇的。

其實,我心裏一直知道,他們是愛我的,但有的時候就是這種愛,讓我想恨他們恨不了,想愛他們也起不起來,自己從小得到的愛,太少了,被偏愛的才會有恃無恐。不被偏愛的,總是會患得患失,總怕哪一步行差踏錯,就會墜入萬丈深淵……

兵哥看了我一會說,送你一句話吧,我很喜歡的一句話。他說。

不公平傷害不了你,但心態可以。

他看着我的眼睛很認真的說,活在這個世界上,心態很重要,維持良好的心態,比每次都考第一都重要,之後,你如果覺得不開心了,或是想發泄一下心情的時候,可以找一件你喜歡的事情做,像我就愛練字,你如果暫時想不出來,要做什麼,練字,看書,寫日記,都是值得推薦的,可以多去嘗試嘗試。

回到教室後,我心裏的感覺很微妙,但整個人卻充滿了幹勁,拿起了練習冊,開始刷題……

慢慢的,我感覺自己越來越開朗,也開始和舍友敞開心扉,在一次次的夜談中,互相了解彼此內心最深處的秘密……舍友知道我不太敢和父母那一輩的人接觸,甚至會在周末的時候帶我去她家,去感受那種可以肆無忌憚的和父母開玩笑的感覺。但回到家裡的時候,還是和從前一樣,不言不語,專註於自己的事情,其實也不是沒有試過和父母深度聊天一下,但在我做心理準備,做了整整一下午,好不容易鼓足勇氣開口,總會有各種各樣的事情打斷,他們也不會為了我停下來,幾次過後,我也就不想說了,畢竟,對於我來說,他們的理解已經不是第一位的了。

別人都是周五放假的時候開心,而周日下午返校的時候磨蹭。我總是相反的,周五回家的時候,我慢慢吞吞的收拾東西,周日返校的時候,下午3點的校車,我1點半就準備妥當了。雖然每到這個時候,我都會被媽媽叫去幫哥哥收拾東西,因為他是2點的校車,比我早,但他不玩到1點45,他是不會回家的,他只給自己留15分鐘洗澡。洗澡完他還要弄造型,所以經常性來不及整理東西,讓校車在外面等,幾次過後,媽媽就提前將要帶回學校的東西都放在哥哥的房間,然後讓我去幫他整理,我只要表現出一點不願意,媽媽就會說,都是兄弟姐妹,不要那麼小氣,幫忙一下怎麼了。然後又小聲的說,你哥哥不會收拾東西,都是直接塞的,你整理完空間還可以多放點東西,你多厲害啊,就幫你哥收拾下吧。

其實除了前幾次不太願意幫哥哥收拾外,後來我會自覺的在收拾自己返校的東西時給哥哥收拾,因為這樣,媽媽買的零食就有我的一份,以前我不知道哥哥帶的東西里還有零食,我以為和我一樣,只有幾個水果。

第一次看到零食的時候,媽媽說,之前不知道你學校什麼零食算違禁品什麼零食不算,就只給你準備了水果,下個星期給你準備點。其實媽媽是知道的,或者說哥哥那份零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因為哥哥的學校是周邊所有私立學校最嚴的,他們學校能帶的,我們基本都能帶……

但那個時候,我自己覺得我心態調整挺好的,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點點頭,說好,然後繼續幫哥哥收拾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