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4章 第四章在線免費閱讀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5章 第五章在線免費閱讀

就在我以為一切越來越好的時候,初二第二個學期期中考過後,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消息傳來,學校的董事會換人了,連帶着校長也要換,一開始我們以為和我們關係不大,畢竟之前的校長和校董也不經常在學校,只是在討論,換校長的時候能不能順帶換校服,那個時候學校的校服是最好認的,因為從上到下,都是白的,除了領子和校徽是紅色的。都是白的對初中女生其實很不友好,畢竟那個時候的女生,經期還不穩定,有些也剛剛初潮,有的時候突然一片紅,就很尷尬……男生也討厭一身白,因為他們不能肆無忌憚,稍微不注意,白衣白褲就變成黑衣黑褲,自己洗又洗不幹凈,所以校服穿完一個學期就變成灰白的。

臨近第三次月考的時候,新校服定下來了,衣服不變,還是白色的polo衫,紅色的領子,紅底金紋的校徽。褲子變成了藍黑色的運動校服褲。周邊就我們的校服褲是深色的,消息傳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高興了,之後便是開始建新的教學樓還有新的宿舍樓,拓寬運動操場,還多了一個亭子在新教學樓對面,亭子旁邊還建了給平台,據說上面到時候會放上孔子雕像和一些裝飾的石壁……

那個時候,所有人對換新的校長校董都很開心,還說換的挺好的,說不定在最後一年還能住新宿舍,在新教學樓上課……硬件整改新建完後,新校長開始整理老師和學生了。當然,主要是學生……

原先都是在學期末交下個學期的學費,這次說得等期末成績出來後再交,之前簽的三年免學費的合同,換成按成績排名來重新劃分,每年都換。而我雖然成績也回不到之前的第一名,因為你在努力的時候,總會有人比你更努力。但好在有兵哥的鼓勵,我一直保持着中上的成績,語文歷史政治地理這些文科科目,我偶爾還能拿個單科第一。但數學只能維持及格,英語物理生物也是不溫不火,所以總分不高,排名也就低了。換成成績排名,我可能就一點優惠享受不到了。

果不其然,這次只有全年級前三全免,前15減一半,而我期末考成績是全年級第39名。回家被媽媽念了好久,她說本來只借了一萬多給哥哥的,哥哥要上高中了,選擇直升本校高中部。學費比之前初中又貴了不少。其實哥哥高中不想繼續在那個學校讀了,他覺得在那所學校里像牢籠,他已經被關了三年了,不想再繼續了,但爸爸和媽媽都覺得他的自制力比較差,出來外面讀就可能讀不了大學了。不讓他出來讀公立高中。然後說如果他繼續在那個學校讀的話,之後給他每個星期的零花錢漲到200,不在裏面讀的話,就沒有零花錢。我才知道,原來哥哥是有零花錢的,每個星期都有100塊錢,而學校是封閉式的,只有小賣部,裏面只有學習用品,飲料和八寶粥,麵包之類的東西,他買什麼需要這麼多的零花錢……

那一整個暑假,媽媽一有機會就在我耳邊說,我學習退步導致優惠沒有的事情,然後就在我耳邊細數和誰借了多少錢,什麼時候得還誰的……如果哥哥中途回家,她就立馬閉口不談……

這兩年,我已經學會了怎麼調節自己的心情,不讓自己沉溺在媽媽那些話對我的打擊和傷害。但次數多了,難免也有失控的時候,所以我迫切的希望早點開學,回去見到我的同學,舍友,還有兵哥,用快樂的情緒替換那些負面情緒。

在我還想着這次開學後,給舍友和兵哥準備什麼樣的開學問候的時候,一個驚天的消息傳來了。我們的班主任兵哥,被新換的校長換掉了。因為班上有一些人家裡有些困難,之前考進來的時候有優惠政策,還勉強負擔的起,但現在按成績排名就算了,同分的卻不是同個名次,按姓名首字母排序,就這麼順延掉了好多人,那些成績總分在前15,名次卻沒排進去的學生家長就去找班主任,這其中就有我的舍友張靜,她之前也是免學費,之後成績也是維持在前十,但期末考的時候按照姓名首字母排序,她就因為張這個姓氏被順延成第16名。她家裡只有她爸爸一個勞動力,她媽媽身體不好,沒辦法出門工作,下面還有弟弟妹妹也要讀書,所以沒了優惠的話,家裡完全負擔不起這學費。但家裡又覺得小靜這麼優秀值得好好培養,所以找到兵哥,希望能和學校商量商量,哪怕只是減一半的學費也好。

兵哥就和其他有同樣情況的班的班主任一起去和校長談,談到最後還是沒能改變,那些家長就說,實在不行就只能轉學了。但學校說,轉學可以,但之前減免掉的學費,都得補回去,才能轉學。後來不知道怎麼鬧的,最後那群學生家長和學校還鬧上了法庭,最後因為合同里寫的那一句最終解釋權歸學校所有,家長們還是得返還那些優惠的學費。原先的校長去了新的學校任職後,聽說了這件事,向這些家長拋出了橄欖枝,讓這些學生去他現在的學校讀書,小靜因為成績好,而且家裡條件確實困難,新學校還承諾幫她還三分之一的學費,但在新學校免學費,和之前一樣只交學雜費。

小靜還和我們說了一個重磅消息,因為之前和學校鬧上法庭的時候,兵哥也在,他現在被學校開除了,如果不出意外,他會到新學校教書。到快開學的時候,果然不出所料,兵哥去小靜的學校教書了,還是小靜的班主任。

趁着班主任新學校開學比我們早,我和幾個舍友相約去他的新學校看看他。他看着我們的眼神很複雜,最後只是帶我們逛逛了學校,請我們吃了一頓學校食堂的飯,就說別在那獃著了,新領導看到也不好,讓我們回家去。

開學後,我們換了個據說教了二十多年書的男老師當班主任,和之前班主任一樣,教英語,班上多了很多人,不是之前預想的從別班轉來的成績好的,而是從外校轉來的。新班主任有口音,上課還愛帶小蜜蜂擴音,卻一直噴麥,原本就聽不懂他說的話,這下更是聽不清了。他還很古板,不讓我們和外班的人接觸,他會親自搬椅子守在教室門口,班上的同學下課除了去上廁所和打水,不能離開教室,必須坐在位置上學習,就算是在班級里,也不能去找人聊天。如果站在別人位置旁邊超過2分鐘就會過來看在幹嘛……班上的人都叫他老盯,因為他老是盯着我們。

下課的時候,走廊外面充斥着別班的同學玩鬧的聲音,而班裡卻只有沙沙的翻書聲和偶爾輕聲說話的聲音。雖然這種氛圍很想是自習室。但自習室里的人是自願學習的,而我們上完課後,正想要休息休息,下節課才能有精力去聽課。他卻硬逼着我們在這短短的10分鐘也不能鬆懈,必須學習。

因為被盯的久了,班裡的氛圍很壓抑。很多人都開始假藉著買水或是打水,上廁所的時候去樓下走走,透透氣。班上留着的人越來越少。老盯就生氣了,他又制定了給規則,每次同時出教室的人不能超過4個人,其他的人想出去,只能等有人回來。於是每次快下課的時候,不需要上廁所但需要打水的人就會把自己的水壺傳到門口的同學那裡,那裡放了張空桌子,要去上廁所的同學,就一人拿幾個水壺去,打水的地方就在廁所門口,留一個人在那打水,其他三人先去上廁所,上完廁所出來後,一個換之前打水的同學,兩個拿着打好的水杯回班上換人……

沒過幾天,班上的人怨聲載道,不斷的抱怨吐槽。班長陳笑在這個情況下接受了全班的委託,去和老盯反應這件事。老盯以這不是他應該操心的事情把他堵回來了。班上的班委就和陳笑一起商討,打算越過老盯,直接去找教導主任說。但教導主任找了老盯談話後,老盯雖然取消了出門人數的限制,但還是不允許我們和外班接觸,不允許在教室內說笑,聊天,打鬧……班上的同學也就各退一步了。那就去外面吹風,去樓下散步,能有時間休息就好。但沒想到,老盯替換掉了班上的班委。從班長開始,用考試成績去排。第一名是班長,第二名是副班長,第三名是學習委員。最後一名是勞動委員,倒數第二是生活委員,倒數第三是心理委員,倒數第四是文藝委員。完全避開了之前那些班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