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5章 第五章在線免費閱讀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6章 第六章在線免費閱讀

換完班委後,老盯還開始對座位進行了大調整,從進門的一個座位開始,橫着過去,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轉學來沒有成績的就直接排在最後面。

我全年級37名,在班上只排了25,即使之前走了好幾個人,我前面也還是有很多人。最後我坐在了靠牆第三排。前面是個男生,長的很高,我本身就矮,之前一直是坐在前兩排的。加上我還近視,但媽媽說近視不能天天戴眼鏡,度數會加深,如果給我配眼鏡,我就會天天戴,對眼睛不好,就沒給我配眼鏡。之前坐在前面中間,度數也不深,還勉強看的到。現在不僅被擋掉一半,還靠牆黑板有反光,離的也遠。基本上黑板上的內容我就看不見了。對於英語這些本就學習吃力的學科,就徹底跟不上了,也因為更多時間放在了薄弱的科目上,歷史這些優勢科目也開始有點下滑了。在初二學期末,我的成績還可以上二中,到初三第一次月考後,我的成績只是剛剛好夠留在本校……

本來還想努力一把,去市裡那個排名在靠前的公立高中,但爸爸說那個學校的師資比起以前弱了不少,而且班上人又多,據說一個班有近80個人。最主要的是那裡離家遠,他不想像之前一樣,在工�傅昭寧��一半的時候被老師打電話叫去學校載暈倒在教室的我回家。

那個時候,是晚上熬夜學習,早上又要比初一初二早起半個小時,去訓練,備戰體育中考,在期中考的前一天早上,我訓練完後,就感覺頭暈目眩,我以為是訓練過度了,班主任又在催我們吃早餐然後去早讀,隨便吃了點之後,就回教室了,早讀一半,我一低頭,毫無任何徵兆的就吐了。吐完後,我覺得整個人好了不少,就自己收拾掉嘔吐物後,去校醫室拿了點吃腸胃的葯,直接和涼水一起吞了。結果就在第二節課上一半的時候,我又一次感覺頭暈目眩,我跟老師說了之後,老師讓同桌扶我去校醫室,我站起來那一瞬間,就沒有了任何知覺,只在模模糊糊間看到自己已經躺在了地上。等我徹底清醒過來,是在校醫室,班主任和我爸爸在說話,校醫給的診斷是腸胃炎,沒有什麼大事。

爸爸脾氣很暴躁,聽到沒什麼事,就對老盯說,你這個老師,下次說話說清楚點,說的不清不楚,我還以為我女兒出了什麼大事,要死了呢。我看到老盯臉色有點不好,但也沒反駁回去,只是笑了一下。他們回頭看見我已經醒過來,老盯就說,那你就先回家好好休息吧,東西已經讓你同桌收拾好了。這是他第一次對學生說話的時候沒有用鼻孔朝天的命令式的語氣。

我一言不發的跟着爸爸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爸爸就說,你身體那麼差,高中就不要去遠了,就在家附近就好了,我才不用開車來接你,你可以自己回家……

到家後,媽媽問我,請假回家會耽誤上課嗎?我說不會,明天考試,今天都是自習課。我媽就說那,明天的考試你還去考嗎?我沒有說話,只是心中一股難以言說的感覺,為什麼不問我的身體情況呢?片刻後,我輕輕的搖了搖頭。媽媽一看我這樣就用自以為是的語氣說,你不會是怕考試怕到裝病吧?如果是這樣你就完了,整個人生都完了。一個考試都能怕,怕也改變不了你成績不好的事情。

說完她也不看我,就轉身走了,突然她又轉回來說,你們考試考幾天,我說三天,媽媽說,那你是打算三天都不去嗎?我低下頭,不再說話。媽媽哂笑,然後嘆了口氣,說你真的完了,沒救了……

我回房間後,哭了一場,不敢出聲,只是悶在被子里,午飯也沒有吃,那個時候,房間沒有隔音,我可以清晰的聽見爸爸媽媽在討論午餐吃什麼,媽媽說中午就只有他們兩個吃,就煮點面吃吧。爸爸說,可以……

我哭累了,睡著了,再次醒來已經是晚上了,姐姐下班回家了,大姐學習不好,初中讀完就輟學去打工了,因為學過電腦操作,就在家附近的廠子里當出納。工資得上交一半給爸爸媽媽,其他的大部分都給我和哥哥買東西,自己只留下一小部分當生活費。

姐姐摸着我有些發燙的身體,給我量了體溫,39度,發燒了,但我昏昏沉沉的,手腳也發軟,沒力氣下床看醫生。姐姐和媽媽說了之後,媽媽在家找了退燒藥給我吃,因為吃不下飯,我直接吃了葯就又睡著了。

到晚上10點左右,我又醒了,姐姐擔心我,沒回自己的房間,她正坐在旁邊看書,我出聲叫了姐姐,姐姐過來拿了杯溫水給我喝。喝了幾口,姐姐說要去給我煮點粥吃,但她剛出房間門,我就又吐了,但除了剛剛喝進去的水和膽汁,我什麼都吐不出來,在那裡不斷的乾嘔。姐姐嚇壞了,跑去找爸爸媽媽,爸爸打電話給附近的衛生站,請醫生來家裡。很快醫生就來了,給我打了吊針。然後讓姐姐去沖了杯葡萄糖水給我喝,我才感覺緩了過來。

看我緩過來後,醫生就問我一天都吃了什麼,我說沒吃東西,早上吃的也吐掉了。醫生和爸爸說,應該是腸胃的問題,腸胃有點弱,平時還是得注意下。後面還是得開藥吃,晚上要再看看會不會又燒起來,又燒起來就得送醫院去。送我這邊也沒用了。這裡葯不全。如果沒燒起來的話,明天就去找我開藥,吃兩天葯就差不多了……

等我徹底恢復回學校的時候,已經開始發期中考的成績了。因為初三比較重要,所以初三的試卷都是當場考完,就直接送到辦公室讓不監考的老師當場批改。所以基本下一場考試考完,上一場的成績就出來了。最後一場考完,當天晚上的晚自習總分都已經統計好了。我請假了3天,剛好在發成績的時候進教室。

老盯就說,上次直接按名次排座位,你們好多人有意見。那麼這次,就讓你們自己選,按照成績排名選。

大家聽到後,就直接按照最開始的座位去坐了,基本每個人都選擇了自己最開始的的座位,除了後排幾個玩的比較好的,和別人商量好換座位後,坐到了一起。老盯看着大家的選擇後,表情明顯不是很好,但是是他讓人自己選座位的,也就沒辦法說什麼。

不過後來,本來我們班是第一個排隊下樓吃飯的,因為我們初三在所有學生的最高,在往上的樓層據說是給高中部的,但還沒開始招收高中部的學生,所以往上沒有人了。我們班又是最靠近樓梯的,學校就安排我們班先走,然後整層樓走光了,再下一層樓的走。食堂打飯是先打好放在桌子上,一般排隊下去就直接按班級坐好就可以吃飯了,不夠的就可以舉手讓在旁邊的叔叔或者阿姨添,為了避免浪費,基本上除了胃口小的女生,正常男生都是得添飯添菜的。但他總是對後面的班級說讓他們先走,然後等全校的人都走完了,再過近十分鐘,才讓我們下樓吃飯,而他自己已經提早在教師食堂吃完飯了。到我們去吃飯的時候,飯都有點涼了,涼了之後就變得有點硬,添菜的時候也基本就剩個底了,有些比較好吃的菜甚至都只剩下菜湯了。

過了不到一個星期,班上就有人受不了了,因為老是吃冷飯,加上吃不飽就得吃零食,胃吃出問題了,回家看醫生了。然後去和家長告狀,家長就找到學校里。說自己交那麼多的食宿費,天天給他家孩子吃冷飯冷菜。教導主任只能去找老盯。老盯就只能讓我們重新第一個排隊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