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6章 第六章在線免費閱讀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7章 第七章在線免費閱讀

自從老盯被教導主任說過之後,開始在很多無關緊要的事情上錙銖必較。

班上的清潔區打掃完,檢查衛生的學生會成員也檢查過了,給了滿分。他卻把打掃衛生的同學叫出去,讓他們去掃藏在角落的灰塵,直到一塵不染後,才讓他們進來。

宿舍衛生也是,他沒辦法進女生宿舍,所以一直在為難男生宿舍。班上的男生說,他已經有點瘋了,學校只是要求漱口杯,毛巾,桶,鞋子這些擺放在規定的位置,擺放整齊成一條直線。而他要求漱口杯里的牙刷和牙膏,要統一牙刷在外面,牙膏在裏面,統一朝向右側,連洗衣服的洗衣液,還有沐浴露,洗髮水,上面的泵頭也得統一朝右側。他還會突擊去檢查,檢查不合格就會罰抄英語作文,經常是二十遍起……

班上男生和別班的同學吐槽過後才知道,學校沒有規定到那麼嚴,這一下子,當場就炸了。開始反抗起來了,在老盯說他們擺放不合格要罰抄的時候,班上最大膽的謝宇,就開始頂嘴。說,我們已經按照學校的規定做了,你如果心情不好,就自己找地方發泄,不要發泄到我們身上,我們不是你的發泄工具。

兩個人大吵一架後,最終以謝宇寫2000字檢討交給教導主任結束。但從那之後以謝宇為首的幾個人,在輪到他們打掃衛生的時候,就只是打掃表面,宿舍內務也不按標準做。班上的風紀分也一直在被扣。但幾次過後,老盯覺得謝宇他太過強勢,他不敢再去說謝宇,但又咽不下這口氣,開始變本加厲的去折騰其他的男生,男生都開始反抗後,又開始對成績不好的女生說,怎麼都是女生,學這種女生有天生優勢的英語卻學的那麼差。她說的那個女生就是我的舍友小琪。她從小就是家裡寵大的,基本不會讓自己受委屈,聽到這話,就直接回了句。那你學英語,做英語老師,是因為你是女生嗎?老盯的臉色當時就黑了。

班上的一些消息靈通的同學,打聽到班上如果被扣風紀分的話,會扣班主任工資,一分200塊錢,同樣,加分有獎金,學生考試考的好也有獎金,即將舉行的運動會,有任何的獎項都會加分。

就在這個消息悄悄滲透到班上的所有角落的時候,班主任拿來了運動會報名表,然後直接指派人,誰之前參加運動會拿過獎,他就讓誰參加,加上之前的消息,班上的人都說,他是前陣子被扣錢了,想加回來。

但運動會也是我們期待很久的活動,也就沒說什麼,報名了的,在每天晚自習的時候,都會去認真的訓練,這是學校特許的。老盯也破天荒的沒說什麼學習更重要的話。

其他沒有報名的同學,就開始計劃運動會上的其他事情,但之前老盯任命的那些班委基本沒做過這些事情,於是,原先的班委出來,攬過了職責,新班委也是巴不得,他們接回去,甚至還提議去找老盯,讓老盯把班委換回來。

但大家都知道老盯不會同意,也就當說笑了。

不愧是已經合作了兩年的班委,一下子,就確定了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先是去確認今年能不能做班服,之前兩年都沒人做班服,開幕的時候都是穿的校服,但現在網上很多人在運動會上穿班服的視頻,班上的人也想着最後一年,留下個紀念。

陳笑跨過了老盯,直接去找了教導主任,教導主任猶豫了一下,在陳笑說這是宣傳學校的一種新手段後,同意了,但還是不允許奇裝異服,並且一個班的人要統一。如果班上有一個人是穿不一樣的,就都換回校服。

陳笑同意了,在班會上,提出了這個問題,然後,舉手表決,多數人同意的話,少數就服從多數。結果是全票通過,畢竟大家都覺得這件事情很酷。接下來,原先的文藝委員蘇冉,就開始統計班上人對班服的想法,然後匯總,設計班服樣式。雖然她當上文藝委員是因為她學過音樂,會彈鋼琴,但這不影響她設計班服。

不到兩天,設計稿就出來了。

普通的黑色T恤,考慮的是學校不讓奇裝異服,別的襯衫之類的學院風,平時不太會穿,T恤的話,平時也能穿。黑色則是男女都可以,並且在一堆白色校服里,對比最明顯,而且,雖然運動會在十一月,但廣東的十一月穿短袖剛剛好。

前面的圖案是超人的logo,靈感是一群男生的超人夢,後背的圖案,是最上面一行superme的英文,本來是想男的寫superman,女的寫superwoman,但這樣不好弄,和生活委員陳志傑找的廠家溝通過後,還是改成了superme,雖然找不到這個單詞,但班上的人說,這是超越自我的意思。英文的下面是兩個大大的數字,91。代表九年一班。

設計稿定下後,就交給陳志傑了。他和廠家對接,也負責講價,班費也交到他手上了。

蘇冉就帶着班上幾個心靈手巧的女生,利用下課時間,給班上的人用彩色卡紙摺紙花。到時候,班上的女生戴手腕上,男生拿在手上。

學習委員也就是我的同桌,小純,和我一起想運動會的口號,還有就是提前寫在運動會上,給廣播台念的加油稿。

每星期兩節的體育課,勞動委員謝宇和陳笑一起訓練同學踢正步和走方陣。

其他人都很自覺的去當後勤。重點照顧那群報名參加比賽的同學。

在運動會開始前3天,班服做好了。根據陳笑的信息網,全校除了我們班,沒有一個班級有定班服,所以在運動會開始之前,陳笑讓全班的同學都保密,不要讓別的班的人知道。所以班服是先放在門口,然後讓住宿的學生開學帶行李來的行李箱清空,拿到門口,裝在行李箱里,再運回班級。徵用了3個人的行李箱才一起運回來的。

到班上後,先是將前後門都關上,再把靠走廊的窗戶的窗帘拉上,才拿出來發,陳笑還在上面控制大家不要太激動,不要大聲討論。帶回宿舍的時候,我們還專門背上書包藏在書包裡帶回宿舍,以前因為回宿舍就睡覺了,最多手裡拿本書,現在一下子都背書包,還是挺多人看的,還有人過來問我們,我們都只說是學習資料。其實後來想起來,一個宿舍8個人,把包裝去了,重新折一下,一個書包就可以放下,但卻非得一個人背一個書包,裏面就放一件衣服……

我們女生都覺得得洗一遍才能穿,但是同時洗的話,怕被人看出是班服。所以就一起放在晚自習結束後洗,那個時候除了初三,都回宿舍了,其他班級都在我們樓上,那個時候除了樓下巡邏的教官,沒人能看到。到第二天早上出早操的時候,就差不多幹了,就收到宿舍里。等午休回來睡覺就全乾了,就可以收起來了。

男生們一開始是不想洗的,但陳志傑說,這是直接從工廠拿出來的,雖然沒人穿過,但最好還是洗一下,畢竟到時候要穿一整天。因為男生的走讀生多,住宿生就直接拿給走讀生,讓幫忙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