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8章 第八章在線免費閱讀

可能俱是不如人第9章 第九章在線免費閱讀

校運會過後,我們以為和老盯的關係緩解了,以為我媽之間磨合好了,可以這樣相安無事了。但接下來,他的操作直接激起了所有人的反抗心理。

第三次月考過後,按照慣例就該準備秋遊了,這次秋遊去的地方是之前初一春遊的時候去過的遊樂園,所以有些初三的學生就不想去了,但也有一部分的學生覺得下學期的春遊已經被取消了,最後一次全班出去玩都想去,即使是去過的,也可以再去一次。

因為意見不統一,學校就讓各班班主任去統計,但是只要有一個不同意去,就整個年級都不去。這個規定一出,那些不想去的也沒辦法只能去,不然就成了年級罪人了。

班上的同學都已經決定好要一起去了。教導主任讓學生會去統計意見,身為學生會主席的陳笑就在課間的時候去各個班收意見表。收到我們自己班的時候,才發現,老盯根本沒有發那些意見表。陳笑就去辦公室找老盯,結果看到老盯自己把那些意見表都填了,全部都是不同意。他看到陳笑後就讓陳笑一起幫忙填,都選不去。

陳笑說:「班上的同學都想去。」

老盯:「上次的校運會你們已經出盡了風頭,也已經玩夠了,一個運動會都讓你們有一個多星期靜不下心來學習,再來個秋遊,你們還怎麼學習,這個學期都快過了。也快中考了,不能再玩了。好了,這些表格我已經寫完了,都不去,全年級陪你們留下來學習,多好。」

陳笑憋着一口氣,拿了表格就走。出門就聽見一個老師問老盯:「怎麼不讓你們班的人去?」老盯說:「帶隊去秋遊太累了,還得坐這麼久的車,我也年紀大了,沒心思去玩,還不如都不去,在學校學習。沒課的時候還可以回辦公室休息下。方正其他人都只會認為是班上的學生不想去,不關我的事。」

陳笑回到教室後,把老盯的寫的表拿出來,讓班上的人一起,全部重新改成同意去。謝宇問:「怎麼都是填過的啊?」陳笑說:「老盯搞的鬼,不想讓我們去,他嫌累。」

班上的同學都義憤填膺,一起在吐槽老盯,然後一起把意見表改回來。

晚上晚自習的時候教導主任就在廣播宣布:「關於初三年級是否參與秋遊一事,秉持着民主的原則,我們進行了全年級的意見收集,現統計情況如下,初三全年級共8個班,362人,全部願意去參與秋遊這一集體活動……」

這句話一出,整個初三班級都爆發出強烈的歡呼聲。老盯正坐在講台上一起聽廣播,聽到這一句話,臉上帶着的笑沒了。他把廣播關掉,看着班上的人,看了一會說:「陳笑,麻煩你解釋一下,為什麼本該不同意的意見表會變成同意?」

陳笑也直接回:「那老師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沒有填寫,卻有不同意的意見表。」

老盯:「好,你小子好啊。」

老盯說完就走了,我們都知道,這件事他理虧在先,沒辦法說什麼,但之後我們的矛盾一定不會少……

不過,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準備秋遊,時間定在星期四,星期三晚上,學校讓各班班主任帶隊,讓住宿生出校採買點秋遊的東西。教導主任來班上統計需要外出的人數好安排出校順序的時候,老盯就直接說:「我們班不需要,不用安排我們班了。」

教導主任走了之後,老盯看了我們一眼,也走了。

陳笑走到講台上說,「老盯不讓我們出去,我們沒有出門的假條,沒有老師帶隊,肯定是出不去了的,這樣,住宿生把要買的東西寫出來,走讀生幫忙一下,晚上回家的時候順便買一下,零食類的就不列了,種類太多的話,也很難去找,給走讀生增加難度。零食之類的就走讀生拿班費去隨便買點,買一樣的兩份,明天我們是分兩輛車去,也就在車上會吃零食了。飲料就等會去小賣部買,謝宇,等下和我一起去搬。」

謝宇比了個ok的手勢。

第二天,走讀生很順利的把東西都搬進教室,因為是秋遊日,所以一切東西都可以帶,平常在校門口搜違禁品的老師也撤了。幾個走讀生一共搬了4箱零食。

秋遊一路上,都很順利,也很開心,除了老盯一路都是陰沉的臉。到了之後,他就不再理會我們,自顧自的走了。陳笑便向我們說了下午集合的時間和地點,然後說,「之前大家也都來玩過一次了,沒來過的,在門口有全園的地圖冊,免費的,需要的可以去領。有什麼事情可以去找工作人員,或者找我,或者找別班老師,沒事的話,可以去玩了,初中最後一次出來玩了,玩的開心!」

回校之後,老盯也是直接下了車就直接回教師宿舍了。留下我們一班人不知道接下來的安排,還是陳笑去問了二班班主任才知道的。

陳笑讓我們先回班級,等所有的車都回來,應該就差不多可以吃飯了,到時候再聽廣播通知排隊吃飯。

到教室後,陳笑說:「看來接下來,我們和老盯,會有一場惡戰。我們得提前做好防備,我在學生會的職務也已經開始交接了,學校的一些放假通知我可以讓下一任主席告訴我,但大部分消息都得從教師會議上才有通知,這個就得去不停的問別的班,不能問老師,老師們估計會去和老盯說,老盯也可能會讓他們不要告訴我們,一直問也會讓老師煩,謝宇,你不是和五班的人關係好嗎?你讓他們班的人有什麼事情通知一下我們,我也讓二班的人有事情通知我們,這樣大部分的事情我們就可以知道。一些需要我們排頭做的事情,老盯應該會說,他不會讓別人知道他和我們在鬥氣的,這樣他自己會覺得沒面子的。」

陳笑沉吟了一會,接著說:「現在是我們班上的特殊時期,我就在這直接謀朝篡位了,重新當回這個班長,你們覺得呢?」

新班長劉學謙說:「我求之不得,當這不到半學期的班長,我是真的打從心底佩服你,怎麼當這麼久還當這麼好的?」

新學習委員也站出來說:「那一朝天子一朝臣,班長是不是得用回原來的臣子,配合才默契啊。」

其他幾個新班委也跟着起鬨,陳笑一拍板:「那就這樣,所有的班委都換成兵哥任命的,同學們,眾志成城!」

「一班最正!」全班人把兵哥之前定的口號喊了出來。

這個時候響起了通知去食堂吃飯的廣播。陳笑就帶我們下去吃飯了……

晚自習的時候,不出所料,老盯還是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