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女尊,拯救悲慘的小可憐男二第004章 想和小可憐一起睡覺覺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女尊,拯救悲慘的小可憐男二第005章 被小可憐踹下了床在線免費閱讀

錦蘇解下身上血玉令牌,那是號令太女暗衛隊暗鳳的鳳牌,一人可抵千人,傳說中殺人於無形,暗夜的王者。

錦蘇遞到了方瑩的面前。

「這是…」

方瑩震驚的看着展翅翱翔的血玉鳳牌,心中的猜測悄然形成,她認出了這塊令牌,雖然聽說過,但是這隻軍隊從來沒在人前現身。

所以,方瑩不敢說下去。

錦蘇拿起方瑩的手,打開她的手掌,把這塊令牌放在她的手心,合上。

鄭重道「好姐妹,我的身家可交給你了。我要你即刻動身,回錦國,去皇陵找那裡的林將軍,�孟寧傅廷修半夏�會帶你去找到暗鳳。你帶着她們,裏面有風火雷電四大統領,命他們分別帶領四隊人馬,去各國的快活樓,快速的掌握各國的情報。告訴他們,用內部的聯絡系統,不可用快活樓的傳遞系統。」

方瑩聽到這裡,感覺瞳孔睜大的一次又一次。這語氣,聞名各國對的快活樓竟然是她的產業啊!這可是整個大陸,各國經濟發達的城,都有那麼一座快活樓,一座樓日進萬金都不為過。人間傳言,聚金窟,美人樓,人活一日,女娘不進快活樓瀟洒一回,枉來人間走一遭。

方瑩咽了咽口水,「咳咳,你容我緩緩,你真的確定,他們能聽令與我?」

錦蘇:「哈哈哈,當然不是,你要帶着我的戒指去。」

錦蘇欣賞的看着好友,智商在線,武功高強,成功幾率大了幾分。脫下食指的銀色戒指,古樸的有點黯淡無光。

但是就是這不起眼的戒指,才是號令暗鳳的關鍵。

錦蘇把戒指套在方瑩的右手食指上,銀色的戒圈,發出一道綠光,自動放大了一點,適合方瑩食指尺寸,綠光就直接消失不見。

錦蘇拿起方瑩右手食指的戒指,懟到左手手掌令牌的鳳眼出,直接暗扣對上。鳳牌直接對半打開,漏出裏面的方印。赫然刻着錦蘇二字,這是直屬太女錦蘇的暗衛隊。如果是換了別的太女,派人前去,不懂這其中的關鍵。那麼暗鳳,會直接斬殺了來人,再由統領,帶領眾人隱秘暗處,等錦蘇的血脈出現接手暗鳳。

方瑩:「你要坑死我是吧!」

錦蘇無奈的擺擺手,「這不是說了嘛」

「要不是姐姐我多問一嘴,指不定過去就屍骨無存了都!」、

「我們方瑩少將軍智勇雙全,肯定化險為夷,何況,這麼難的事都知道另有乾坤。」

方瑩把令牌收好,這個女人滿嘴的花言巧語,信她豬都會上樹了。

「趕緊的都交代了,姐姐很忙的,都幾更天了,還折騰呢!」

錦蘇突然上前,抱了抱方瑩。「這一路兇險,我等你平安匯合」

方瑩一臉嫌棄的推開錦蘇,「去你丫的煽情,姐姐過幾天就回來找你喝酒,必須去你那幾個**樓紙醉金迷一番!」

話落,方瑩收好剛剛錦蘇抱她的時候,塞給她的信。

幾步輕功,就消失在錦蘇的視野中。

錦蘇看着方瑩消失的方向,站了許久,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喊了一聲「風一,你去跟着方瑩,那裡薛文哥哥在,要是萬一她撂挑子不幹了,就給我把她帶回來。」

暗處走出來一個年輕的女子,眼神冰冷無光,抱着一把刀行了禮以後,直接向著方瑩消失的方向飛去。

錦蘇看都安排妥當了,雙手合掌翻轉向天伸展,審了個老腰。

唉,累了累了,熬了一點點夜,身子就經不住了。

識海看了一眼莓莓,還在呼呼大睡。不行不行,自己也要去睡一會。

錦蘇順着青石小路,走回卧房。推門走進,屏退了兩個伺候的男侍,便掀開珠簾,往卧床走去。

我了個天,忘記剛剛回來的時候,直接把小可憐往自己的床上搬了。

只見暖黃的燭光灑在小可憐白皙的臉上,瑩潤如玉,連他臉上細細的絨毛都在發光。

此時的錦蘇,就像被魅惑住了一樣,愣愣的看着小可憐走去。

錦蘇低頭,靠近陸景琰。輕聲「陸景琰,陸景琰,醒醒」

看着小可憐睡的安穩,一點沒有蘇醒的跡象。錦蘇脫了外衣,換了一套舒適柔軟的月牙色梅花寢衣,柔軟的寢衣服帖的穿上錦蘇身上,交領的上衣,斜斜的交叉,露出她傲人事業線,勁美s形的腰曲線完美的襯託了出來。在暖黃的灼光下,更顯曖昧。可惜了,這個房間唯一的一個男人,還躺着床上,已經沉睡,無人欣賞到這樣的美景。

錦蘇走到床邊,繼續低語「陸景琰,這床那麼大,多睡一個我也是可以的對不對,給你三秒鐘,你要是不同意你就說一聲,1、2、3。你看,你也同意我睡在這的」

錦蘇在她數1的時候,已經掀開被子,躺了進去了。

這個湊不要臉的!

錦蘇躺進暖暖的被子里,側身溫柔的看着陸景琰:「炎炎,你同意了可就不能反悔了哦!那麼,晚安好夢小可憐。」

錦蘇用氣勁熄滅了燭台的燈光,獨留外室的一盞燈照明即可。

錦蘇合上眼眸,不一會也沉沉的睡去。

這一晚確實是有些疲憊忙碌了,也難為錦蘇了。

錦蘇這個湊流氓,雖然嘴上佔著陸景琰便宜,但是床上還隔着一個枕頭寬的距離。這個房間就一張床,外室硬硬的軟塌,也確實睡不得。

其他的房間,陳年積灰,這個別苑卧房,還是臨時過來,才打掃整理的。

其實錦蘇不說,直接躺上去,陸景琰沉睡着,也說不了話,不讓她睡。

錦蘇其實也是尊重着陸景琰,心疼他的。

深夜微涼,溫度越來越低,錦蘇最為女尊國的女子,且有渾厚的內力傍身。整個人跟個暖爐一樣,吸引着某人。

陸景琰在沉睡中,感覺到絲絲涼意。迷迷糊糊的尋着左邊的暖源靠近。

剛靠近,暖源就離他而去,睡夢中也嘟着嘴,不滿的伸手抱住暖源,不給她跑走。

他的頭髮蹭過錦蘇下顎,撩起一片癢意。還不知覺的,把臉靠上胸口蹭了蹭,尋找舒適的睡姿。

錦蘇在睡夢中,忘記了身處女尊國,還以為是以前養的小貓咪蹭了過來,直接回抱住,在陸景琰的發頂沉沉找一舒適的位置,繼續熟睡。

微黃的燈光灑在這一對佳人身上,像一幅定個的畫卷,讓人忍不住收藏。

直到第二天清晨,一聲慘叫打破了這個唯美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