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商幼微點點頭,「母親寧願相信下人的話,也不肯相信我,傳揚出去,自然會惹人笑話。況且我處置憐兒,也是為了咱們陸家着想。

母親試想一下,將一個手腳不幹凈,又背叛主子的下人,繼續留在府里,這讓其他下人會怎麼想?

到時候怕是個個都效仿憐兒,偷盜主人家東西,並且勾結外人,反正母親寬大為懷,不會計較,這可不就會助長了這種歪風邪氣?

我也是為大局着想,希望底下的下人,能守好規矩本分,做好差事,若是這樣,母親還覺得我刻薄,那我便當這個壞人吧。

反正憐兒是非發賣不可的!」

徐氏被噎得啞口無言。

商幼微淡淡一笑,這徐氏雖然拎不清,但她對陸家卻很在意。

她話里話外都是為了陸家着想,她自然無話可說。

她徑自對林媽媽道:「林媽媽,有勞你叫人將憐兒帶下去發賣了吧。」

林媽媽聞言,請示地看向徐氏,「夫人?」

徐氏穩了穩心神,堅決不想在這個自己一向瞧不上的兒媳面前,墮了威風,便道:「商氏,我怎知你說的不是片面之詞?」

「母親要證據,那還不簡單?今日目睹了憐兒偷東西的人,可不在少數,我可以叫她們都來。」商幼微不以為意道。

徐氏見她信誓旦旦的樣子,有些遲疑起來。

憐兒見事情如此發展,終於慌了。

她白着臉,在徐氏面前跪了下來,「請夫人為奴婢做主啊,奴婢真的沒有偷少夫人的東西,是別人栽贓嫁禍奴婢的。」

徐氏聞言,瞬間來了精神,看向商幼微,「聽到了嗎,她是被冤枉的。」

商幼微輕笑了聲,「母親,她說冤枉的,就一定是冤枉的么?那些十惡不赦的殺人犯,還說自己是被冤枉的呢?您可有見過哪個衙門斷案的大人,會聽信殺人犯的狡辯之詞的?」

徐氏有些轉不過彎來,「我……」

商幼微嘆着氣道:「母親就是太善良了,總是見不得別人吃苦,但母親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咎由自取的,她們犯了錯,就一定要受到懲罰,這樣她們才能改過向善。」

徐氏一聽,心裏有些動搖。

商幼微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又加了一把柴,「尤其我們陸家,家大業大,底下人多,本就容易混水摸魚,您今天饒過了偷東西的憐兒,明日就會有別人生出不軌之心,到時候我們陸家,怕是就要敗在這些惡奴手裡了,真到了那時候,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徐氏雖然蠢,但她向來是最在乎看重陸家的,聽到會對陸家帶來不好的影響,面色變了變,立馬吩咐林媽媽,「趕緊將人處置了。」

憐兒嚇得肝膽俱裂,可惜她還沒來得及再說一個字,便被林媽媽捂住嘴巴,給拖了出去。

這個變故,令綠青和徐鶯都驚怔在原地。

商幼微接過下人端來的茶水,抿了一口,將二人的反應,看在眼裡。

她們以為有徐氏撐腰,她就沒辦法了么?

殊不知,只要事情對陸家不利,徐氏比誰都狠!

她只是想發賣憐兒,但是徐氏對憐兒的處置,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經了這一遭,綠青和徐鶯都不敢說話了。

「公子來了。」

這時,外頭忽然傳來下人的稟報聲。

屋內的幾位女眷,聞言,俱都轉頭看向門外。

珠簾輕晃,陸廷梟修長的身影,走了進來。

他換了一件藏藍色的袍子,襯得公子俊美無雙,溫潤如玉。

徐鶯和綠青都看得面色發紅,眸內的愛慕都快要遮掩不住了。

商幼微瞥了二人一眼,隱約明白了什麼。

徐鶯對陸廷梟的愛慕,闔府皆知,而且,她可是徐氏心中最佳的兒媳人選,只可惜,被她截了胡。

可即便陸廷梟已經娶妻,但徐氏仍舊沒有歇了讓徐鶯做兒媳的心思。

她無時無刻不想讓徐鶯對她取而代之。

這些,商幼微很清楚,可是綠青……

她其實也應該想到的。

身為星暉院的大丫鬟,日日對着陸廷梟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不會生出別的心思?

她與憐兒勾結,就是為了抓她的把柄,讓她成為下堂婦吧。

想清楚了這些,商幼微在心裏嘆了口氣。

綠青和憐兒都不甚聰明。

可就是這樣不怎麼聰明的人,卻在原書里,將原主給害慘了,當然,原主自己也有問題。

這次她若沒有覺醒,她也會走原主的老路。

「見過表哥。」

「見過公子。」

徐鶯和綠青二女,起身對陸廷梟行禮。

陸廷梟的目光卻並沒有看她們,而是看向坐着沒有動靜的商幼微。

商幼微察覺到了,只得收斂思緒,起身行禮,「見過夫君。」

陸廷梟黑眸打量了她一眼,嗓音清冷地「嗯」了一聲,然後上前給徐氏請安,「母親。」

徐氏拉了他的手,笑眯眯地說:「去吃飯吧,我讓人給你做了喜歡吃的菜。」

商幼微清楚看到陸廷梟在聽到喜歡吃的菜時,額角青筋跳了一下。

見狀,她唇角輕勾了一下。

陸廷梟大概是想到了餛飩了吧?

「你笑什麼?」

突然,陸廷梟出聲道。

商幼微愣了下,抬頭看他,才知道他問的是自己。

她連忙斂去笑意,反問:「我有笑嗎?」

陸廷梟黑眸微眯了下,「有。」

「哦,那大概是看到夫君,心情愉悅吧。」商幼微彎起眉眼,昧着良心道。

陸廷梟神情滯了下,這個女人……臉皮可真厚,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怎能說出這麼輕佻的話?也不怕別人笑話!

到了桌前,商幼微剛要在陸廷梟身旁的座位會下,這時,徐氏忽然發話道:「鶯鶯,你坐你表哥身邊,方便給他多夾些菜。」

商幼微一頓,果斷坐去了一旁。

徐鶯得意地看了她一眼,喜滋滋地往陸廷梟身邊走去。

商幼微唇角勾了下,也不知道她在得意什麼?

難道當布菜丫鬟,很有面子么?

商幼微心裏很是嫌棄。

「誰叫你坐那麼遠的?坐過來!」

卻在這時,陸廷梟偏頭看了她一眼,沉聲開口。

商幼微:「……」